谢谢阅读,文字仅供大家学习参考写作,不定期删除,敬请及时阅读


    夏擎天综合实力最强,是夏太丁的第一副将,在他不在的时候,负责指挥大军。

    “大酋长去哪了?”

    夏擎天的眉头几乎皱成一团,夏太丁心细谨慎,更是对军纪有严格要求,因此绝对不会犯下错过汇合时间这种错误。

    一众将官面面相觑。

    “酋长不会真的打下朝歌了吧?”

    大胡子抬头朝着城头望去,一面飞扬的战旗,上面绣着一个金色的‘夏’字,仿佛在嘲笑他的异想天开。

    “还愣着干什么?去找人呀!”

    夏擎天朝着部下们大吼。

    三千骑兵中,投降的和被抓获的俘虏,全都送去了矿山,这辈子是别想离开了,需要耗费治疗资源的伤兵,只要不是皮肉伤,全部被处死了,连带着尸体,一起被骷髅兵拖进了亡者之痕中。

    有这些家伙打扫战场,所以现场很干净,除了血渍什么的,不用担心尸体腐烂会引来野狗秃鹫,造成瘟疫传染。

    夏野之前还担心死人太多,没地方掩埋,会形成乱葬岗,现在省时省力,轻松的一匹。

    明明已经兵临城下,可是酋长不在,大家也没办法进攻,只能这么耗着,这一待,就是五天。

    行军大帐,三十多位将官齐聚,【龙无敌】吵做了一团。

    “不能再这么继续等下去了!”

    夏擎天的眼睛很黑,这几天他都因为焦躁,完全没睡好。

    “是呀。”

    将官们无不点头,这可是一万大军,每一天消耗的粮草,都是一个巨大的数字,让人心疼,而且最麻烦的是,大家已经在荒域中待了将近一个月,住宿条件和吃的都不好,也让士兵的状态下滑。

    现在,每天的非战斗减员都在增加,再这么下去,不用战斗,太丁大军就要完蛋了。

    “再等下去,连撸的力气都没有了,还攻什么城?”

    有人抱怨。

    “可是酋长不在,谁指挥?”

    大胡子一句话,又让吵杂的大帐安静了下去,众人你看我,我看你,都有些纠结。

    原定计划,这一仗,不仅要赢,还要赢的漂亮,可是在看到了朝歌雄伟的城墙后,谁还敢拍着胸脯保证,这一仗可以轻松获胜?

    “大酋长,不会被杀死了吧?”

    有个千人长,嘀咕了一句,顿时遭到了众人的怒喷。

    “开什么玩笑?大酋长怎么会死在这种地方?”

    “虽然这周围有战斗的痕迹,但是完全没有尸体,大酋长说不定带着骑兵去抓野人了,对,这城墙太高大,抓一票野人炮灰回来攻城是个好办法!”

    “就算抓野人,也该回来了。”

    “就算三千熔火兵是废物,咱们还有一千熔火巨人,抓个毛的野人呀?”

    将官们越说,声音越小,其实大家都不蠢,将那些不符合逻辑的结果排除后,其实答案,已经呼之欲出了。

    大酋长,十有八九栽在了这座城下。

    只是本能上,谁也不愿意相信,

    砰!

    大胡子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

    “这个部落才建立了多久?一年而已,听说那个夏野毛都没长齐呢,大酋长会死在这种地方?不管你们信不信,我反正不信!”

    “那总不能一直耗着吧?”

    夏擎天叹气,没有兵营驻扎,熔火兵身上的元气是会不断消散的,也就是说,每过一天,它们的战斗力都在衰减。

    “要不先把这个部落打下来?”

    众人决定不再等了,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是他们觉得四千自然兵种,怎么也能攻破朝歌了。

    损失大了,肯定会被夏太丁责骂,但总比这么耗着强。

    拿定了主意后,将官们立刻行动了起来。

    因为自持实力强大,再加上也不可能奇袭,所以夏擎天命令传令兵把号角吹得震天响,用以震慑敌人。

    朝歌,书房。

    “主人,敌人准备攻城了。”

    星期五匆匆来报。

    “总算来了呀,我等的身体都要生锈了。”

    夏野伸了个懒腰,推开了面前的文件:“走,去看看!”

    等夏野赶到的时候,朝歌的将领们,已经站在了城头上,在观察敌阵了。

    不得不说,一千熔火巨人列阵以待,的确有几分霸气。

    “咱们朝歌的巨灵神,什么时候才能攒到这么多呀?”

    菘果憧憬。

    现在已经没有叫丰京巨灵了,朝歌人都把巨灵神当做是自己部落的独有建筑,并以之为傲。

    事实上,随着主宰塔和先祖祭坛的潜移默化的影响,现在巨灵神塔诞生的个体兵种,已经带上了朝歌的风韵。

    “数量少怎么了?一个朝歌巨灵,可以打十个熔火巨人。”

    星期五撇嘴。

    就连一向看星期五不顺眼的鬼爷,这一次也点头了。

    “珈朵,按照计划行动吧!”

    夏野吩咐。

    “你们大酋长的人头在此,尔等还不快速速投降!”

    伊莉薇吐气扬声,吼了出来,虽然是女声,但是她那股发自肺腑的傲气和自信,比男人还要霸气。

    一连三句,飘向了远方。

    “什么?他们在喊什么?”

    正在指挥部下的将官们愣住了,就连士兵们,也是一脸的懵逼,大酋长死了?不会吧?

    正在布阵的将官们,立刻让部下原地待命,自己则匆匆的找到了夏擎天,准备商议一下。

    “肯定是假的!”

    大胡子一眼断定。

    “回个话呀,你们的大酋长是不是夏太丁?不是的话,我就把尸体拿去喂狗了!”

    就在将官们还没商量出个所以然的时候,星期五贱贱的奚落响了起来。

    夏太丁三个字,实在太刺耳了。

    士兵们慌张了,这还没开战呢,大酋长先死了?他们准备向长官讨个说法,可是长官们都不在,于是没了人控制,气氛变得糟糕了。

    “你们先去稳住士气,再做打算!”

    夏擎天咬着嘴唇,思考策略。

    “还稳什么呀,先去看看尸体是怎么回事?要是敢骗咱们,待会儿破城后,把那些人全拖去喂狗!”

    大胡子咒骂着,已经骑马冲向了城门。

    其他将官见状,也赶紧跟上。

    “你们……”

    夏擎天无奈,他有了一个不好的预感,这一次讨伐,怕是要铩羽而归了。

    每一个部落的城头,都有一排绞刑架,会把小偷、强盗、杀人犯之类的囚犯吊死,接着暴尸数日,为的就是震慑屑小,让子民时刻谨记本部落的法律和荣誉,不允许侵犯。

    朝歌城头也有,不过夏野一直没用过,今天,夏太丁算是开荤了。

    夏擎天一行过来后,远远望了一眼,便沉默了,这些人中,最晚跟着夏太丁的也有七年了,所以他的模样,大家绝对不会认错。

    那个神态总是高高在上,那个语气总是傲人自信的大酋长,此时像冬日里晾晒的咸鱼一样,被绳索套着脖子,挂在城头的绞刑架上,夏风吹过,他的身体便会摇摆起来。

    大胡子的身体晃了三晃,只觉得一阵头晕,夏太丁的眼睛,最是有神,可是现在怒凸,像死鱼眼一样,再也不能瞪人了。

    “大酋长!”

    一个将官,噗通一下,跪在了地上,哀嚎出身。

    “起来!”

    夏擎天低吼了一声,快步上前,要把同伴扯起来。

    “夏擎天,你这是什么意思?”

    将官怒急。

    “你不要士气了?”

    夏擎天郁闷,出师未捷,大酋长先挂了,这要是让士兵知道了,还怎么战斗?所以说,当务之急是否认那是夏太丁的尸体。

    “擎天,我明白你的意思,可是敌人会让你如愿吗?还有这具尸体,你难道不要了?要是让夏悚族长知道咱们弃之不顾,都的死。”

    大胡子双手一摊,露出了一个惨笑。

    夏擎天僵了一下,跟着一巴掌狠狠地抽在了脸上:“我当初就不该让酋长追出来的。”

    “不管你的事,谁能想到,大酋长会死在这种人手中?”

    将官们郁闷的吐血,这局面,很糟糕。

    “现在怎么办?”

    大胡子询问。

    呛哴!

    一个将官拔出了佩剑:“当然是攻破朝歌,砍下那个夏野的人头,祭尊酋长!”

    “不错,攻城!”

    几个脾气火爆的将官吼了起来,可是还有一多半,选择了沉默。

    “我觉得还是从长计议!”

    有人提议。

    “你这是什么意思?不想为酋长报仇?”

    将官们,也不可能是铁板一块,此时意见不合,顿时吵了起来。

    城头上,夏野一行看着那些将官。

    “出动龙骑兵吧,可以重创他们!”

    星期五跃跃欲试。

    “然后呢?把士兵吓跑?”

    菘果翻了一个白眼:“咱们要的是全歼!”

    “他们不会就这么退走吧?”

    伊莉薇担心。

    “不会的,不打一场就回去,夏悚不会放过他们的。”

    艾琳娜笑了。

    “万一他们全力攻城怎么办?”

    阿娜蹙眉。

    “攻就攻呗!”

    一帮人心大的不行,完全不在乎。

    “放心吧,他们不会全力攻城的。”

    夏野安抚。

    “为什么?”

    阿娜不解。

    “任何一个势力,都不可能铁板一块,老大死了,下面的人,肯定各怀心思,就说攻城,谁第一个上?”

    夏野分析,要是以前,有夏太丁压着,仆从军只能做炮灰,现在可不一定了,仆从军的千人长,肯定也想着保留一份实力,要知道,手下没兵,就没有话语权。

    现在摆在这些将官面前的,不是杀了自己复仇,是将来的日子怎么办?要是夏悚新派一位大酋长来,他们是不是还能保持目前的地位?

    要说这里面,肯定有想为夏太丁报仇的,但夏野相信,绝对不是全部。





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



书中自有千钟粟,书中自有黄金屋。
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车马多如簇。
以迅速回贴为荣,以看贴不回为耻。
以认真回复为荣,以恶意灌水为耻。
以虚心受教为荣,以屡教不改为耻。
以真心称谢为荣,以背本趋末为耻。
下一主题返回列表上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