酋长别打脸 丰京遗迹 第434章 人头在此 相思洗红豆



    谢谢阅读,文字仅供大家学习参考写作,不定期删除,敬请及时阅读


    夏野拔剑!

    唰!

    剑气呼啸,斩在了涌过来的龙卷飓风上,直接将它打散。

    夏太丁右脚踏地后,发力,二段加速,扑向了夏野,对方能一击破掉自己的攻击,他早在预料之中。

    要是没这么点实力,估计也坐不稳朝歌的大酋长之位。

    “不过真的好年轻呀!”

    看着夏野年轻的脸庞,以及面对战局,处变不惊的姿态,夏太丁都有些嫉妒了。

    自己也算年少成名了,可是十六岁的时候,在做什么跟着父亲大人在荒域狩猎,偶尔因为争夺猎场,会和其他部落的人发生厮杀。

    那个时候,自己已经拿到了五个人头了吧还被父亲表扬,说是部落的希望之星。

    现在和这个夏野一比,简直连提鞋都不配呀,人家居然拥有了一座万人大部落,麾下带甲数千。

    看着那些异族女拱卫着夏野,夏太丁此时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杀掉他。

    “去死吧!”

    夏太丁怒吼,绝技爆发。

    轰!

    元气迸发,形成了一头五米高的巨大棕熊,两个跨步接近了夏野,双手握拳,猛击而下。

    夏野没有动,因为身旁的艾琳娜和阿布动了。

    这一次要对阵的是敌方部落酋长,英雄境,艾琳娜不放心,亲自跟了过来,见状,她眉头一挑,不见任何动作,原本背在身后的长枪却已经出现在了手中,手腕一抖,便是无数的枪花爆闪,钉在了棕熊的要害上。

    阿布没有使用蒸汽手枪,而是拔剑出手,一道锐利的剑气宛如长虹贯日,轰在了巨熊的脑袋上,又贯穿而过。

    轰隆!

    巨熊崩溃。

    夏太丁杀到。

    轰!轰!

    兵器碰撞,元气激荡。

    夏太丁身体摇晃,连退了十几步,才稳住身体,而地面也留下了一连串半指深的脚印。

    夏太丁的表情,一下子凝重了。

    “你们是什么人”

    夏太丁呵斥。

    虽然只是过了一招,但是夏太丁眼力不凡,一下子就看出了这一男一女的强大。

    别说两个人一起上,就是单打独斗,自己都不一定能赢。

    “我们是大酋长的部下!”

    两个人异口同声。

    “尼玛!”

    夏太丁就像吃了苍蝇一样难受,英雄境又不是路边的野菜,哪有那么常见,每一个【无龙敌】,可都是部落的中流砥柱。

    这个戴眼罩的小子何德何能,竟然得到了两位英雄境的效忠等等,夏野的异族女不少,年轻的也就算了,那些少妇不会也是……

    “你猜对了,她们都是英雄境!”

    夏野耸了耸肩膀,一脸的调侃:“所以你今天,死定了。”

    “先祖在上!”

    骑兵们惊呼,脸色变得灰白,今天怕是无法幸存了。

    “尼玛!”

    夏太丁却是又气又怒:“你们不要脸的呀你们可是英雄境呀,为什么服从一个杂鱼少年”

    艾琳娜和阿布这气场,一看就是部落中的话事人,夏太丁不明白,他们为什么就效忠夏野了呢。

    “大酋长不是杂鱼,是英雄境!”

    阿布提醒。

    “即便是杂鱼,也是我们的大酋长!”

    艾琳娜笑了,目光中,有着对后辈的欣赏和喜爱,也夹杂着些许的敬意。

    “什么什么境”

    夏太丁没在意艾琳娜的话,因为他被阿布那句话惊到了。

    “英雄境呀!”

    菘果放大了声音:“难道你是聋子”

    “你才是聋子呢!”

    夏太丁气的鼻子都要歪了:“他怎么可能是英雄境”

    “为什么不能是”

    菘果反问。

    “因为……因为……”

    夏太丁想说,因为年轻呀,十六岁,毛都没长齐呢,你们知道英雄境代表的是什么吗是一个部落的主力,享受的是最好的待遇……,只是这些话,夏太丁都说不出口了,因为这些异族女,一脸的淡然,开口堵了回来。

    “大酋长是天才,你不理解也正常!”

    “就是,凡人要认清现实,不要妄想!”

    “要不是你们把大酋长交给了赵王,献祭了他的血脉,他会更厉害。”

    提到这茬,异族女们就气愤不已,恨不得立刻扒了夏太丁的皮。

    “……”

    夏太丁心中有一句妈卖批,很想骂出来。

    自己十六岁的时候,踏入混元境,已经开心的不得了,被誉为天才了,现在一对比,自己才是杂鱼呀!

    这一刻,夏太丁迫不及待的想宰了夏野,只是他知道,没可能了,身在敌人的地盘,部下还被围攻,怎么看,都应该立刻逃走。

    “对了,部下!”

    夏太丁扭头一看,才发现就这么说了几句话的功夫,骑兵已经死的没剩下多少了。

    骷髅兵们,正在围拢过来。

    “你逃不了的,乖乖投降,留你一具全尸!”

    菘果叫嚣。

    “你傻呀,反正是死,我为什么要投降”

    夏太丁开始拖延时间。

    “你才傻呢,因为我压根没想让你投降,不把你的狗头给锤爆了,怎么能让大哥哥出气”

    菘果挥舞了两下巨阙。

    “你……”

    夏太丁睚眦俱裂,今天受到的羞辱,比他一辈子都多。

    “好了,我不想听你的废话了。”

    夏野摆了摆手:“送他上路!”

    夏太丁一愣,跟着怒极反笑,对方这语气,简直就像再说宰一条狗似的,当真狂妄的无以复加。

    “混账,还真当我是任人揉捏的软柿子呀!”

    轰!

    夏太丁咆哮中,身上元气大爆,整个人的气势直线飙升,一股恐怖的精神威压也散布了开来。

    又有几个异族女神情一紧,站在了夏野生前。

    看到这一幕,夏太丁心头闪过了一抹羡慕,继而又变成了忌惮,异族女可是出了名的排外,能得到她们的忠心,可见夏野还是有几分能力的。

    “如果不尽快杀了他,这家伙绝对会成长为一个大敌!”

    夏太丁气势不断的攀升,脑子里却忍不住窜出了一个念头,要是当初夏悚没杀夏无暗,这对父子,恐怕会成为夏氏最强的打手吧

    不,以哥哥的性格,是不会冒这种风险的。

    “夏野,身为大酋长,敢不敢和我单挑!”

    夏太丁微微摇头,抛掉了所有的杂念,开始认真对付眼前的局面。

    “你是脑残吗这么简单的激将法,我都看得出来!”

    菘果翻了一个白眼:“而且看你的眼神,明显要逃了,就别装了。”

    “不错,安心去死,我会帮你好好的照顾你的妻女,享用你的财富!”

    夏野笑了,他不会这么做,只是故意气夏太丁,顺便分散他的注意力。

    “你去死!”

    夏太丁怒吼,看似要拼命,可是整个人却突然向后退去,全力逃命。

    “哈哈,他这样子好蠢!”

    众人笑了起来。

    “什么鬼为什么不追杀我”

    夏太丁一头雾水,他盯着夏野,没看出所以然,倒是他身旁的那个小女孩,看向了天空。

    轰隆!轰隆!

    夏太丁砍翻了一地的骷髅兵,突然就听到了射击两个字,他的神经猛的一紧,眼珠子迅速向四周一撇,想寻找敌人的弓兵,可是一个人影都没有。

    此时的头顶上,传来了砰砰的密集声响。

    “是上面”

    夏太丁猛然抬头,瞳孔猛的一缩。

    太晚了,数十枚弹丸怒射而下,打在了夏太丁的身上。

    夏太丁立刻失去了平衡,被弹丸的冲击力打的扑倒在地,他看到那些弹丸射过的地方,都留下了一个拳头大的伤疤。

    “这……这是……什么武器”

    夏太丁满脸惊恐。

    “大酋长!”

    剩下的骑兵们看到这一幕,吓的魂飞魄散。

    “放下武器,投降不杀!”

    星期五得到夏野的示意,喊了出来。

    骑兵们立刻丢掉了武器,大酋长都被秒杀了,自己还能怎么办也是很绝望的好么!

    夏野走了过来。

    “大酋长!”

    阿布担心。

    “没关系!”

    夏野站在了夏太丁身旁,抬脚踢了踢他的脑袋:“还喘气吗”

    “你……”

    夏太丁一开口,就呕出了一大滩鲜血。

    “放心,我不会让你暴尸荒野的,用你的脑袋祭拜过先祖后,我会把尸体埋入亡者之痕,进行亡灵化,以你的资质,怎么也能出一具超级兵吧”

    夏野嘴角一撇,笑的残忍:“夏悚的脑袋,我还等着你来帮我砍哦!”

    噗!

    夏太丁双眼怒睁,直接气死。

    “哼!”

    夏野起身,视线扫过了那些骑兵,他们立刻像鹌鹑一样,低头缩脖。

    “让龙人空骑兵出动,一个逃兵都不要放过。”

    夏野转身离开。

    “喏!”

    众人啪的一下立正,别看夏野没有亲手击杀夏太丁,但是这并不妨碍众人对他的崇拜。

    诱敌、杀敌、埋伏,整个过程中,都浸透着夏野的智慧,他彻底将夏太丁和他的三千骑兵玩弄在了股掌之间。

    骷髅兵结束了战斗,拖着那些尸体,重新钻回了地下,静待下一次厮杀。

    太丁大军,距离朝歌,已经只剩下不足百里的路程了。

    “酋长在干什么”

    夏擎天脸色凝重,夏太丁已经离开五天了,正常情况下,应该派人送个消息才对。

    “说不定等咱们抵达,酋长已经攻下了朝歌。”

    大胡子打着呵欠,荒域中湿气中,而且毒虫蛇蚁乱窜,涂了草药也不太管用,所以这段时间他都没睡好。

    “希望如此吧!”

    距离朝歌越近,夏擎天就越谨慎,可是直到站在了朝歌城下,他都没看到三千骑兵的踪迹。

   





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



书中自有千钟粟,书中自有黄金屋。
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车马多如簇。
以迅速回贴为荣,以看贴不回为耻。
以认真回复为荣,以恶意灌水为耻。
以虚心受教为荣,以屡教不改为耻。
以真心称谢为荣,以背本趋末为耻。
下一主题返回列表上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