酋长别打脸 丰京遗迹 第431章 突如其来的惊变 相思洗红豆



    谢谢阅读,文字仅供大家学习参考写作,不定期删除,敬请及时阅读


    “你干什么?”

    小媳妇惊怒交加,忙不迭的缩腿,向后退去,惊恐的看着中年男。

    “别怕!

    中年男挤出了一个笑容,刚要安慰一下,人群那边,突然传来了刺耳的尖叫声,随即哭喊也响了起来。

    “怎么回事?”

    中年男蹭的一下站了起来,一把抄起弯刀,就往过跑。

    “不好了,是山鬼!”

    “好多山鬼呀,怎么办?”

    “大酋长果然来追杀咱们了,我就说嘛,他怎么可能会放过背叛朝歌的人。”

    这些背叛者都叫了起来,他们中也有一些巫师,但是实力一般,连混元境的门槛都不到,要不然也不会混的这么惨了。

    中年男看的睚眦俱裂,数不清的山鬼正在人群中肆虐,每一次利爪挥舞,都能拍翻一个人类,那些不反抗的好好一点,要是反抗,会被直接围攻。

    “滚开!”

    一个男人挥舞着战斧,不停地砍杀。

    数只山鬼围着他,喉咙中发出低吼。

    男人的力气终究是有限的,稍微一个松懈,几只山鬼便扑了过来,咬在了他的胳膊和脸上,猛的一撕,就是一大片皮肉。

    嘶!

    中年男禁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果然是夏野出手了。

    那些山【龙无敌】鬼明明可以咬断敌人的喉管,可没有那么干,而是不停地撕扯,这显然是惩罚,让背叛者们在承受到最够的惩罚前,想死都死不了。

    “不要杀我,我错了,我愿意回朝歌!”

    “饶了我吧!”

    “求求你了,我不想死。”

    人们哭天抢地。

    朝歌有一支山鬼兵团,虽然见的人不多,但并不是秘密,毕竟任命一只山鬼当大先知,夏野可是独一份的。

    “求饶?晚了!”

    鬼爷拿着桃木法杖,施施然的从树林后面走了出来。

    “你们竟然没有一点要隐瞒的意思,大酋长连面子都不要了吗?

    中年男讥讽。

    “注意你的措辞,夏野不是你的大酋长。”

    鬼爷呵斥。

    “你们就不怕别人知道了,对朝歌寒心吗?”

    中年男威胁。

    “没人会知道的。”

    鬼爷露出了一抹狞笑,看的中年男心头发慌:“放心,你们想死,也不容易,毕竟死亡有时候,是解脱,所以我会把你们丢进盐场,直到累死前,都要为朝歌贡献出最后一点价值。”

    鬼爷的话,让一众人的心脏猛跳。

    “都是这个家伙的错,是他鼓动我们离开朝歌的。”

    有人突然醒悟过了起来,开始攻击中年男,试图推卸责任。

    “别再废话了,大酋长给了你们最后的机会,可是你们并没有要,现在,就安心的去做一辈子的矿奴吧!”

    鬼爷又不是人类,所以对待这些人,哪怕看到他们受虐惨死,心理上也没有任何不适。

    作为朝歌的正规军兵团,又是鬼爷精挑细选出来的,这些山鬼的战斗力极强,不到三分钟,就把这些人一网打尽。

    中年男满脸血污,脸上已经没有一片完好的皮肤了。

    “我错了,饶我一命。”

    被摁在地上的中年男挤出了一个笑脸,但是心底却发誓,一定要逃出去,然后复仇,把夏野的两面三刀,宣传的天下皆知。

    “呵呵!”

    鬼爷走到了中年男面前,突然抬起法杖,狠狠地戳在了他的脸上。

    噗嗤!

    脸颊直接被戳破了。

    “继续求饶呀?”

    鬼爷一边调侃,一边转动法杖。

    啊!

    中年男惨叫,宛若被大象爆了菊花的可怜虫。

    “把这家伙的皮剥下来,然后再把肉一刀一刀的割下来,让他自己吃下去,对了,准备上等的草药和巫师,随时给他治疗。”

    鬼爷冷笑:“背叛了我们大酋长,还求饶?告诉你,你连痛快死去的资格都没有!”

    听着这些话,中年男才发觉,自己那点小伎俩,是何等的可笑,夏野能在十五岁的年纪,建立起一座万人大部落,怎么可能是自己能够愚弄的。

    鬼爷亲自出马,凡是离开朝歌的人,全都被抓住了,除了死掉的,其余都被送到了一座秘密的矿场,这辈子,是别想再出来了。

    朝歌的清晨,薄雾弥漫,有清脆鸟叫,一片祥和。

    只是赶回的龙人斥候,打破了这份宁静。

    “夏太丁率领轻骑,先行一步?”

    看着龙云送回来的情报,夏野一脸愕然:“他疯了吗?”

    自己都灭了夏危和夏子寒,算起来,一共干掉了太丁部落七千兵马,他竟然还没有一点紧迫感?玩孤军深入,难道不想活了?

    “夏太丁从骨子里,还是瞧不起朝歌的。”

    星期五铁拳一攥:“这次就让他有来无回。”

    “如果不是战斗,只是来观察朝歌的话,其实没有多大问题。”

    珈朵分析,三千骑兵,又是以机动力见长,哪怕发生遭遇战,也足够护着夏太丁离开了。

    “这么好的机会,可不能放过了。”

    阿布乐了,只要干掉了夏太丁,这一场战争,便胜券在握。

    “开始布置吧!”

    夏野兴奋,原本以为会是一场恶战,可现在看来,有提前结束的可能。

    夏太丁的轻骑,在树林中穿梭,因为植被茂盛的原因,速度并不是太快,但是在他看来,够用了,至少比两条腿跑路要快的多。

    斥候已经撒了出去,搜索方圆五里的范围,但是并没有遭遇太多的威胁,也就是一些野人总在暗中窥视。

    “夏危这个老货,是怎么输给这些野人的??”

    夏太丁想不明白,怎么看,朝歌都是野人部落那种落后级别,他并不知道,那些野人其实是迷惑敌人的手段,真正的龙人斥候,早把他的动向,禀告给了朝歌。

    尤其是跨过亡者之痕后,不用斥候,无处不在的死亡之眼,就可以全方位的监视这支轻骑兵。

    夏太丁,终于站在了朝歌城下。

    看着巍峨高耸的城墙,雄伟霸气的建筑,夏太丁一时间失声了,就连骄傲的骑兵们,也都一个个目瞪口呆,不知道该说什么,表达自己内心的震撼。

    最后,千言万语,诸般感慨,都化作了一句妈卖批,回荡在嘴边。

    “我没有眼花吧?荒域中竟然还有这么一座雄城?”

    亲卫们呢都在擦眼睛,继而便皱起了眉头,这种城墙,想要攻破,可能要死上不少人了。

    嘎吱!嘎吱!

    城门打开了。

    “小心,注意隐蔽!”

    夏太丁下马,借着树木的遮盖,偷偷地打量着朝歌,很快,一支三百人的野人兵团,押送着一辆辆装满货物的马车,走了出来。

    夏太丁精神一振。

    “酋长,这可是个好机会!”

    骑兵团千人长眼睛一亮。

    夏太丁犹豫了,敌人的斥候太垃圾了,还有那些哨兵,并没有发现自己的大军已经兵临城下,如果趁着这个机会,冲进城内,是不是就占领了朝歌了?

    即便攻不下来,也可以给朝歌带了一定的损失和惊吓吧?

    “酋长,机不可失,下命令吧!”

    千人长催促:“你在后方坐镇,我带一千人冲锋,哪怕是陷阱,也只是折损了我们这些人,你依旧可以居中调度。”

    是的,夏太丁的兵力足够多,所以赌得起。

    “二千,我给你两千人马,使劲冲!

    夏太丁身为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将,知道战场上,哪怕是一个错误的决定,也比犹豫不决要好,所以他果断的下令了。

    “只要攻下朝歌,允许你们洗劫一日。”

    “二郎们,上马,跟我们冲!”

    千人长低吼了一声,翻身上马。

    这么多人的动静,野人们不可能不察觉的,所以他们停了下来,神色紧张的朝着这边张望,还派出了十几个人过来查看。

    “你们也上!”

    夏太丁把亲卫也派了出去:“先冲,一定要把城门给我守住。”

    只要夺下城门,让骑兵进入,这场战争,说不定就可以提前结束了,此时此刻,夏太丁没在怀疑着是不是敌人的陷阱,而是后悔自己再多有一些骑兵该多好。

    “喏!”

    三百骑兵翻身上马,拔出弯刀,便开始冲锋,随后不久,骑兵大队,也出发了,一时间,声势震天。

    “怎么回事?”

    “发生了什么?”

    夏太丁一直关注住战场,在他看来,那些哨兵的反应简直太慢了,竟然满脸惊恐的瞭望这边,想看看发生了什么。

    一般这种情况,不需要弄明白敌情,直接吹号角示警就对了。

    “太蠢!”

    夏太丁撇嘴,号角声也响了起来,可有什么用,自己的亲卫,全速冲刺,不过一分钟,就能进入城门洞了。

    押送货车的野人,看到这么多骑兵,转身就跑,根本没有一丁点儿的战意。

    亲卫们也没有追杀他们,而是直接冲进了城门洞。

    “砍死他们,守住城门。”

    亲卫队长大吼,弯刀怒挥,劈出一道十几米长的刀气。

    砰!

    刀气打在了城门上。

    城防军们慌乱了,一部分准备抵抗,还有一部分则是转身便跑,大叫着敌人来了。

    “哈哈,一群弱鸡!”

    亲卫队长大喜,看着慌乱的敌人,并没有追杀,只有守住了城门,首功就拿到了。

    “成了!”

    千人长看到这一幕,叫了起来:“二郎们,大酋长有令,攻下朝歌,洗劫三日,杀呀!”

    一听到劫掠,可以发财,骑兵们士气大振,在马蹄声中,犹如潮水一般,涌向了城门洞。





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



书中自有千钟粟,书中自有黄金屋。
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车马多如簇。
以迅速回贴为荣,以看贴不回为耻。
以认真回复为荣,以恶意灌水为耻。
以虚心受教为荣,以屡教不改为耻。
以真心称谢为荣,以背本趋末为耻。
下一主题返回列表上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