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阅读,文字仅供大家学习参考写作,不定期删除,敬请及时阅读


    吴尽欢和詹弗妮顺着叶末手指的方向望过去,果然,前方数百米开外的地方有一条宽敞的河流,横穿开布尔山脉。詹

    弗妮兴奋地说道:“是开布尔河!这一定是开布尔河!横穿开布尔山的,只有开布尔河!”

    找到了开布尔河,他们也就等于找到了具体的路标,接下来,他们只需沿着河岸向东走,就能抵达小镇塞尔盖了。

    三人不约而同地加快地步伐,等接近到河边的时候,三人已经不再是走,而是跑了。

    河面虽然宽阔,但水深很浅,向河中走出五六米远,河水也才没到膝盖而已。

    连日来,他们的饮水一直很紧张,尤其是今天,已经一整天没喝上一口水了,此时三人都直接把头浸在水里,大口大口地狂喝着河水。可

    能是久旱逢甘雨的关系,三人感觉这条河水出奇的甘甜,他们以前从未发觉,原来水还可以是这么好喝的。

    三人喝饱了水,把水壶也灌满之后,吴尽欢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已经脏得一塌糊涂,原本黄色的迷彩服,现在已变成了全黄色,上面都是泥土和污垢。他

    对叶末和詹弗妮说道:“我们在这儿洗个澡!”叶

    末和詹弗妮也正有此意,吴尽欢和叶末向上游走了一段,脱下衣服,泡进水中。

    詹弗妮和他们相距十几米远,虽然之间没有任何的阻挡,但她也不在乎那么多了,把身上的衣服脱个精光,一头扎进水里。

    吴尽欢把自己从头到脚洗个干净,而后漂浮在水面上,舒适地叹了口气。

    他转头向叶末看过去,后者正有一眼每一眼地偷瞄着詹弗妮那边。吴尽欢嘴角扬了扬,笑问道:“喜欢人家?”

    听闻他的话,叶末没反应过来,不解地看着他。吴尽欢向詹弗妮那边努努嘴。叶末总算明白了他的意思,脸色顿是一红,小声低估道:“欢哥你别乱说!”

    “喜欢就喜欢,又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吴尽欢乐呵呵地摇摇头。叶

    末趟着水,走到吴尽欢身旁,和他一样,也仰面浮在水面上,沉默了一会,他像是喃喃自语地说道:“她很坚强。”这

    是他欣赏詹弗妮的最主要的原因。其实叶末的出身和吴尽欢差不多,他俩的喜好也有相似之处,都喜欢那种独立自主、胆大心细的女人。吴

    尽欢转过头来,看着叶末,问道:“你不在乎她身上发生过的【无龙敌】事?”

    叶末正色说道:“那些欺负过她的人都已经被我们杀个精光了。”

    吴尽欢耸耸肩,说道:“如果喜欢,玩玩可以,如果想要进一步的发展,我并不建议。”“

    为什么?”叶末不解地看着他。

    吴尽欢笑道:“我怕你以后的孩子长了一对蓝眼睛。”咳

    、咳……叶末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忍不住咳嗽了好几声,小声嘀咕道:“欢哥,你想得也太远了吧?”

    吴尽欢说道:“娶妻生子,还是要找底蕴相同的人,底蕴不同,生活在一起,难免会出现磕磕碰碰的矛盾,一个两个的小矛盾,日积月累起来,就会演变成大矛盾,我可不希望我的兄弟以后整天为家庭琐事烦心。”叶

    末一脸懵懂的挠了挠头发,还不太能理解吴尽欢的话。他

    二人正聊着,随着哗啦哗啦的水声,詹弗妮游了过来。看

    着她赤身裸体的模样,吴尽欢没什么反应,倒是叶末的脸色更红,原本浮在水上的身子也立刻坐进了水里,说道:“你……你怎么过来了?”

    看着脸色涨红的叶末,詹弗妮笑了笑,说道:“刚才我看到岸边长了不少的夏枯草,正好可以用来处理我们身上的伤口。”夏

    枯草这个英文单词太生僻,叶末没有听懂,他下意识地看向吴尽欢,小声问道:“欢哥,是什么东西?”“

    夏枯草。在巴国和阿国都是很常见的草药。”吴尽欢对詹弗妮一笑,说道:“那就麻烦你帮我们也采一些吧!”

    没等詹弗妮说话,叶末说道:“我跟你一起去!”说着话,他拉着詹弗妮快步向岸边走去。吴

    尽欢摇摇头,重新闭上眼睛,享受着水中的清凉和舒适。

    叶末和詹弗妮在岸边还真采到不少的夏枯草。草枯草主要分布在欧亚大陆,喜干燥,有止血、杀菌、消肿、治疗痔疮等功效。两人采草药的时候,也在互相聊天。詹

    弗妮问道:“叶,你多大了?”“二十一。”

    “二十一?你看起来像是还没有成年呢!”“

    ……”叶末只比吴尽欢小一百多天,算起来,两人是同岁。不过叶末长得的确比较清秀,在西方人眼中,他的外表年龄比实际年龄要小一些。他

    反问道:“你呢?詹弗妮。”

    “直接问女士的年龄很没有礼貌。”詹弗妮提醒道。叶

    末一脸的尴尬,见状,詹弗妮哈哈大笑起来,说道:“我和你同岁,也是二十一。”

    “你是哪里人?”“加利福尼亚。你呢?”“N市。”“……”

    他二人聊得倒是欢快,当吴尽欢泡完澡,连衣服都洗完了,他俩还在边聊天边采草药。

    吴尽欢无奈地敲敲额头,真是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啊!他扬着头,问道:“他俩是打算去贩卖草药吗?”他

    的话,让二人回过神来,定睛一瞧,他俩采集的夏枯草已经罗起了好高。叶末和詹弗妮同是老脸一红,各捧着好大一捆的夏枯草,面带尴尬地走了回来。

    “欢哥!”二人异口同声道。此

    时,吴尽欢坐在岸边的一块石头上,已经穿上短裤,目光在他二人身上扫了两眼,最后看向詹弗妮,说道:“我叫吴尽欢,你也可以叫我的英文名字,杰森。”

    见詹弗妮点了头,他伸出手来,说道:“给我几根夏枯草。”

    叶末抢先抓起一把夏枯草递给吴尽欢。詹弗妮说道:“我和克里斯丁原本是驻扎在阿国境内,在一次巡逻的时候,我们遭受到恐怖分子的袭击……”

    她话没说完,吴尽欢向她摆摆手,打断道:“不用跟我说这些,对于你们的事,驻军的事,以及驻军和恐怖分子战斗的事,我都不想知道。等到了塞尔盖,我们就会分开,你回你的国家,我们回我们的国家。”詹

    弗妮脸色黯然下来,微微垂着头,说道:“杰森,我以为我们已经是朋友了。”吴

    尽欢一笑,说道:“我并没有反对你们做朋友,可以交换个联系方式,以后常联络嘛。”他这话,是故意把自己摘除在外了。叶

    末和詹弗妮对视一眼,谁都没有再说话。吴

    尽欢拿起一根夏枯草,将草梗塞进嘴里,慢慢的咀嚼,把草梗嚼烂,他吐出汁液,涂抹在各处伤口上。

    叶末和詹弗妮也双双坐下来,效仿吴尽欢的样子,把夏枯草的汁液一点点的抹在伤口处。

    吴尽欢率先处理完伤口,向不远处的小树林走去,叶末问道:“欢哥,你去哪?”

    “弄点吃的。”吴尽欢打算在树林中找一根结实点的树枝,把匕首绑在上面,做成鱼叉,今晚他们可以吃顿烤鱼。

    不过他进去的话,出来的更快,他快步向叶末和詹弗妮走过去,同时沉声提醒道:“穿好衣服,准备战斗,有人过来了!”

    叶末和詹弗妮身子一震,紧接着,二人以最快的速度穿上衣服,端着枪械,和吴尽欢一同躲藏在岸边的石头后面,枪口对准前方的小树林。过

    了有十多分钟的样子,一片白影出现在树林里。叶

    末眯缝着眼睛,仔细观望片刻,小声说道:“欢哥,是羊群。”

    又等了一会,一名十六、七岁大的青年手持着羊鞭,赶着一群羊从林中走出来。看

    清楚来者只是个放羊人,叶末忍不住松了口气,看向吴尽欢,问道:“欢哥,我们要不要出去?”吴

    尽欢眨眨眼睛,琢磨片刻,眼中寒光一闪,幽幽说道:“我们有晚饭吃了。”河

    中的鱼都不大,他不知道得捕捉多少只鱼才够填饱他们三个人的肚皮,如果能宰头羊来吃,那么肚子的问题就彻底解决了。想

    到一会可以吃上烤羊肉,叶末和詹弗妮的口水都快流淌下来,他和詹弗妮正要站起身形,吴尽欢抢先拉住他二人的胳膊,皱着眉头问道:“做什么?”

    “过去问问他,一头羊卖多少钱。”

    吴尽欢笑了,气笑的,质问道:“你要向他买羊?”他

    的话,反倒把叶末和詹弗妮都问愣住了,不买羊,难道还要抢羊不成?

    看着他二人眼中的茫然,吴尽欢问道:“你们知道他是不是恐怖分子?或者是不是和恐怖分子有关联的眼线?”

    叶末和詹弗妮正要挺起的腰身又立刻缩了回去。叶末小声说道:“欢哥,他看起来只是个牧羊人,不像是恐怖分子。”在青年身上,也没看到有携带的武器。

    吴尽欢摇摇头,说道:“恐怖分子会在自己的身上做出标记吗?”

    詹弗妮面色凝重地点点头,觉得吴尽欢的话也无不道理。在开布尔山地区,他们做事不得不小心一点。叶末问道:“欢哥,那我们应该怎么办?”

    吴尽欢想了想,直截了当地说道:“杀了他。”叶

    末和詹弗妮身子一震,呆呆地看着吴尽欢,半晌没回过神来。叶末虽然自小就接受杀手训练,但他可不是个变态的杀人魔。詹

    弗妮虽说恨不得杀光所有的恐怖分子,但她可从没杀过平民。现在最要命的是,他们根本分辨不清楚这个牧羊人是恐怖分子还是平民。“

    欢哥,这……这不太妥当吧!”叶末眉头紧锁地说道。吴

    尽欢说道:“如果不想杀他,就不要出去和他接触。”“

    可是……”叶末还要说话,詹弗妮接话道:“叶,还是听杰森的吧!”就

    算那个牧羊人不是恐怖分子,但也不代表他和恐怖分子之间没有联系,一旦己方出去和他接触,他把消息透露给恐怖分子,后果不堪设想。他

    们以为不去和对方接触就没事了,可是人家却赶着羊,一点点的向他们这边靠近过来。

    听闻脚步声越来越近,吴尽欢、叶末、詹弗妮三人心知肚明,他们在河边已经藏不住了。





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



好书要支持。
下一主题返回列表上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