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阅读,文字仅供大家学习参考写作,不定期删除,敬请及时阅读


    青年脸色惨白,喘息着看看金,又瞧瞧吴尽欢,哆哆嗦嗦地没有说话。

    金也不客气,再次将他的脑袋摁进马桶中,吴尽欢也让他的一只手,五根手指,全部失去了指甲。

    十指连心,五只指甲被硬生生地挑掉,青年疼得恨不得一下子昏过去,但浸泡在水里的脑袋,让他想晕都晕不了。

    最后他实在受不了了,有气无力地说道:“格丹!他们都在格丹村!”

    “格丹村?”吴尽欢转身回到屋里,翻出纸笔,扔到青年的面前,说道:“画出来。”

    青年颤巍巍地抬起头,看向吴尽欢。吴尽欢抓着玻璃碎片,猛的向下一刺,玻璃锋芒刺穿青年的手掌,深深扎进他的手背当中。他沉声道:“我让你画出来。”

    他疼得哆嗦成一团,但已连叫喊的力气都没有。他手掌颤抖的拿出笔,在纸上画出一幅草图,断断续续地说道:“格丹村位于开布尔山区,沙巴德山谷内。”

    吴尽欢眼中寒芒一闪,揪住青年的左耳,从地上又捡起一片玻璃碎片,抵住他的耳垂,问道:“我最后一次问你,人质被你们藏到了哪里?”

    青年急的脸上泛起不自然的红色,颤声说道:“他们真的在格丹村……”

    吴尽欢摇了摇头,说道:“中国有句俗话,不见棺材不落泪。”说着话,他拿着玻璃碎片,由青年的耳垂处,边锯着边往上割。

    青年的身子抖动个不停,嗓子眼里发出呜呜的嘶嚎,鲜血顺着他的耳朵汩汩流淌出来,将地面染红了好大一摊。

    “他们真的在格丹村,真的在格丹村啊……”青年嗓音沙哑地叫道。

    把青年的耳朵割开了一半,吴尽欢的动作停了下来。

    他将手里的玻璃碎片狠狠扔进马桶里,举目看向金,向他点了点头,看来这人说的应该是实话,人质是在格丹村没错。

    金心中了然,【敌无龙】目光低垂,看眼已经没剩下多少活气的青年。

    吴尽欢眯了眯眼睛,并未说话。但金已然会意,他点下头,走到青年的背后,突的向前一探手臂,用臂弯死死勒住青年的脖子,然后全力往回收。

    青年坐在地上,双只手本能地扳着金的手臂,两只脚在地上刨动个不停。

    金用寸劲,手臂猛然一挫,就听咔的一声脆响,青年的颈骨应声而断,他的挣扎也随之戛然而止。

    吴尽欢拿起浴巾,将地面的玻璃收了收,丢进马桶内冲走,金则是放下青年的尸体,拿起手巾,把门把手以及他们摸过的地方仔细擦拭干净。

    都弄好,吴尽欢和金推开窗户,从二楼的房间里跳了出去。

    窗外是小旅馆的后身,一条狭窄又无人的小胡同。两人走出胡同,绕到旅馆的前门,向里面望了一眼。

    此时,项猛和洪云芸还在和小伙计拉东扯西,见吴尽欢和金的身影在门外一晃而过,两人意识到事情已经办完了。

    项猛拿出手机,装模作样地接了个电话,而后,他对小伙计满脸道歉地说道:“不好意思,我们今天得赶回伊斯兰堡,不能住在白城了,实在抱歉!”

    小伙计皱着眉头,满脸的不高兴,原本已经谈好订下两个房间,结果又中途生变。在项猛和洪云芸的一再道歉下,小伙计的脸色总算是缓和了一些。

    等项猛二人回到车内的时候,吴尽欢和金早已坐在车里等着他俩了。项猛问道:“欢哥,怎么样?”

    “依照那个人的交代,人质都在格丹村。”

    格丹村?这是什么地方?项猛看向迈哈勃布,问道:“你知道格丹村吗?“

    迈哈勃布摇摇头,说道:“从未听说过。”

    白城位于两国交界附近,这一带的小村庄、小部落太多了,即便是本地人也未必知道全部的村庄和部落,何况迈哈勃布还不是白城本地人,大多时候都生活在伊斯兰堡。

    吴尽欢拿着手帕,边细细地擦着手,边说道:“有个人应该会知道格丹村到底在哪。”说着话,他拿出手机,给库尔班去打电话。

    时间不长,电话接通。“你好,这里是巴比扬烤肉店!”吴尽欢开门见山地说道:“我是吴尽欢,我找库尔班先生。”

    等了一会,电话那边的人换成了库尔班。“吴先生!”

    “库尔班先生,我现在需要知道,开布尔山内有没有个叫格丹的村子?”

    “格丹村?”库尔班沉默了一会,说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以前的确是有格丹村,但后来那里就荒废了,现在应该无人居住才对。”

    稍顿,他惊讶道:“吴先生可是打探到……未婚妻的下落了?”

    吴尽欢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说道:“库尔班先生方不方便向我介绍一位了解地形的向导,带我去一趟格丹村?”

    “这……吴先生稍等。”电话那头安静下来,过了差不多有十分钟,话筒里才再次传来库尔班的话音,说道:“吴先生,我帮你找了一位小伙计,他叫京格里,他可以带你过去。”

    “太好了,多谢库尔班先生。你让他到市中心等我,我去接他。”

    “好。”

    和库尔班定好地址,吴尽欢挂断电话,而后他让迈哈勃布开车去往市中心。

    到了约好的地方,没等吴尽欢仔细查看四周的人群,一名二十多岁的青年快步走了过来。

    迈哈勃布看眼吴尽欢,得到后者的示意后,他放下车窗。青年弯下腰身,抬着头说道:“我叫京格里,我找吴先生。”

    听闻他的话,洪云芸把车门打开,青年也不迟疑,毛腰走进车内。

    这名青年,吴尽欢在巴比扬烤肉店里见过,是库尔班手下的伙计之一。吴尽欢和他握了握手,问道:“你叫京格里?”

    青年一笑,说道:“我在巴国的名字叫京格里,在中国的名字叫哈斯木。买买提.哈斯木。”

    吴尽欢点点头,说道:“我就叫你哈斯木吧!”“好。”青年点下头,对吴尽欢正色介绍道:“吴先生,格丹村以前是个不到一百人口的小村子,位于开布尔山区的深处,地处隐蔽,所以经常会有恐怖分子在附近出没,村中也有恐怖组织的固定据点,后来

    美军和巴国政府军连续几次空袭过这里,造成了不小的人员伤亡,再后来,村民基本都搬走了,村子也被荒废掉了。”

    如果说恐怖分子把人质藏在这座已经荒废的小村子里,倒也不是没有可能,毕竟早已经没人再注意这里了!只是……

    吴尽欢问道:“哈斯木,那里的地形怎么样?”

    哈斯木说道:“村子位于一座山坳里,当地人叫沙巴德山谷,地形是四周高,中间洼,不适合防守。”

    吴尽欢笑道:“如此来说,地形对我们很有利。”

    哈斯木忍不住问道:“吴先生确定人质就被藏在格丹村吗?”

    “是那个恐怖分子联系人交代的。”

    哈斯木皱着眉头,沉默不语。吴尽欢不解地问道:“哈斯木,你认为消息有误?”

    “那个联系人现在在哪?”

    “死了。”

    “……”哈斯木叹口气,意味深长地说道:“吴先生,格丹村位于沙巴德山谷,而沙巴德山谷属于锡比族的势力范围。”

    倘若恐怖分子真把人质藏在格丹村,那么,这件事就和锡比族有直接关联了。

    可是锡比族和中国政府、巴国政府的关系都不错,从两国政府的手里也没少拿到好处,所以喻连婷等人在白城附近遭到绑架后,两国政府第一时间找到营救的人,就是锡比族的族长。

    他不明白,锡比族若真参与了这次的绑架行动,又是为了什么?他若有所思地喃喃说道:“这次的事件,不应该和锡比族有关啊!”对于他心中所想,吴尽欢也能猜出个大概,他说道:“只要利益足够巨大,就不存在什么应该或者不应该。这次在白城附近准备投资兴建的水电站,造价高达八十个亿,兑换成卢比的话,就是一千两百多亿

    ,这么大的一块蛋糕,谁又不想多分一勺羹呢?”

    哈斯木眉头紧锁地说道:“如果锡比族真的参与进来,吴先生的救人行动,就……还是到此为止吧!”

    “为什么?”“如果只是小股的恐怖分子,吴先生采取偷袭的战术,或许还有机会一战成功,可对手若是锡比族的话,就算吴先生成功把人救出格丹村,但无论如何也跑不出开布尔山。”哈斯木环视众人一眼,详细解释道:“锡比族的武装力量,多达数百号人,装备着步枪、火箭筒、手雷等大量的前苏联遗留武器,而且他们长年生活在开布尔山区境内,熟悉这里的一草一木,无论是山地作战还是山地奔袭,即便是政府军

    都比不过他们,吴先生带着人质,真能在锡比族人的围追堵截下逃得出去吗?”

    听完他的话,金、项猛等人的脸色也都渐渐凝重起来。吴尽欢揉着下巴,问道:“哈斯木,你带了地图吗?”

    “有的。”哈斯木从怀中掏出一张地图,打开,铺在吴尽欢面前,手指着地图说道:“这是开布尔山地图,这处凹地就是沙巴德山谷,格丹村位于山谷当中。”

    吴尽欢快速扫视两眼,手指着地图的西部,问道:“这里是?”

    “阿国。”哈斯木又指指地图的东部,说道:“这边是巴国。”

    稍顿,他说道:“两国边境,本是恐怖组织最活跃的地区,可锡比族人能一直生存下来,而且还生存得很好,从中也不难看出他们的战斗力,即便是恐怖组织,也要畏惧三分。”

    吴尽欢在地图上查看了好一会,闭上眼睛,掐了掐鼻梁。沉默一会,说道:“今晚,我就要去看下格丹村!”

    哈斯木心头一震,沉思片刻,问道:“吴先生,如果真在村中发现了恐怖分子或者人质呢?”

    吴尽欢对上哈斯木的目光,语气坚定,一字一顿地说道:“救人。”哈斯木揉着下巴,又想了许久,说道:“既然吴先生已经做出了决定,那么,我们就得提前做好相应的准备。”





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



好书要支持。
下一主题返回列表上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