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阅读,文字仅供大家学习参考写作,不定期删除,敬请及时阅读


    刚才大伙不过是抱团,想要看看云易是不是真有不顾一切也要和所有人开干的意思。

    如果不是,自然借坡下台,大家不撕破脸皮。

    然而事实已经证明了,他们的希望落空,云易脸上没有半分动容。

    大家再次噤若寒蝉。

    若是曾经,众人联合,倒还真不拒!

    可今日的云易,是怎样回来的?

    没有人不记得当年他所犯下的恐怖罪行!

    怎么可能还能重归世间?

    但,他却真的归来了,而且还是再站上神坛之后归来……

    他们连和云易对话的资格都没有。

    “云泰,你能不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云易的声音再次响起。

    云泰已经意识到要出事了,但却不能不出声:“云易,你刚回来,这其中有误会,并不是你以为的那样,你先冷静,我会向你解释清楚!”

    “说!”云易只有一个字。

    云泰一看众人,在这里说,他是说不清楚的,云家是如【龙无敌】何绸缪的,即便大家都心知肚明,可也没有宣之于口的做法。

    云泰深吸口气:“云易,我昨天已经拜访过二叔,是二叔亲自向我授意,开这场董事会的。你的事出了之后,天易也必须要支撑!”

    这是一个好解释,可是兰若还在场:“云泰,以前我怎么不知道你脸皮这么厚,你们都要明抢了,我们能不给你们吗?这些年你是怎么对我和穆琳的?陈总是不是被你逼走的,穆琳是不是被你穷追猛打?啊?刚才你又是怎么抢夺我的成果的?又是怎么兴高采烈将天易分给这些家伙的,云易没来的时候你们不是笑的很高兴吗?不是欺负我们家没有后继之辈吗?”

    “你有胆做,没胆说吗?”云兰若咱就抑制不住了,这些年太憋屈了。

    她最大的仇恨不是其他人,正是云家人,尤其云泰。

    “兰若,你不懂……”云泰心跳如雷鸣,却板着脸道。

    “她不懂,那我问你几句话!”云易的声音却响起。

    “你知道我的底线是什么?”云易饶了一圈,终于目光对向了云泰。

    随着兰若的话,面皮已撕破!

    云泰哪里还有底气和他对视,当然也没有勇气去回答他的问题。

    云易也没有在意他不开口,缓缓掏出电话,拨打出一个号码。

    然后,也不说话,就将电话放在桌上。

    然而穆琳却清晰的看到电话上,“云木一”三个字。

    没有人敢在这一刻出声。

    而此时此刻,在外界,早已翻天覆地。

    “云易竟没死”

    “云易惊现天易总部!”

    “惊天!!云易归来!!”

    “云易陪穆琳参加董事会!”

    犹如惊天之雷,从天易这里最先开始传播,只是当时所有人都被惊住了,没人拍照。

    虽然第一时间标题耸人听闻,但说实话,却并没能马上引起轰动,因为这段时间,其实也不乏这种新闻。

    而最终无一不被证实虚假,无图无真相啊。

    但,并不代表所有人都不信。

    今天,天易这里,要发生惊天大变,自然不会没人关注。

    京城!

    多少世家就等着尘埃落定的那一刻,分享这盛大果实。

    很多人都看着这里。

    当云易出现的消息传到京城的时候,他们自然能确认消息真假,几乎一瞬间便已炸了锅。

    无数人心中大震!

    随即电话开始惊响。

    无数人开始奔跑联络。

    世家豪门,犹如陷入了开水中一般。

    林家家主亲自拨打林三的电话,但毫无疑问,董事会都关机了,一脸慎重之下,又毫不犹豫,立刻派刚好来京城的林家林生金,立刻出发,赶往临海!

    林生金临走时,只得到一句嘱咐:“尽一切可能,稳住云易,待我亲自与他谈!”

    王家。

    王家胜在得到消息的瞬间,面色就白了,手中正在鉴赏的珍贵砚台落地,摔成碎片……

    而他的儿子王斌,更是握着电话,彻底呆滞,好久没有动静!

    乾家!

    周家!

    ……

    而最终不能错过的当然是云家。

    云木一今天没有上班,在家休息。

    当云易的消息传来之前,他还坐在沙发上,和夫人谈着今日天易的情况。

    “董事会应该快结束了,穆琳到底还是没去!”夫人话语中的意味难明。

    听不出她对穆琳没去的态度是喜还是怒。

    然而云木一却是微微皱眉,随即放松:“罢了,这事过后,别再提了,怎么说,她也是老二家的媳妇,不要太过了!”

    夫人似有些不愿:“这话怎么说的,我们有什么对不住她的吗?这些年,她有什么事,我这当伯母的推卸了……”

    但见云木一似不愿听这些,最终道:“算了,我难道还跟她计较,只怕她心中是不愿跟我们亲近了。”

    “算了,不说这事了,下午我得去找一趟郑书记!”云木一摆了摆手,这些鸡毛蒜皮的事,他的身份自然不屑于多提,沉声道。

    提起郑书记的事,夫人也是眼神一顿:“穆琳什么时候和郑书记有联络的……”

    “云易!”云木一缓缓沉声道。

    夫人脸色微变,又平复:“那郑书记会插手吗?”

    云木一摇摇头:“不会!”

    说到这儿,又看向夫人:“但郑书记为陈先桥的事情,真的打了招呼,所以,穆琳那边,不能生怨!”

    夫人这才明白过来,郑书记明显还是关照着穆琳的,可以不插手,但不能太过了,让郑书记面子不好看。

    “好了,我知道了,本来也没有和她生气的道理!”夫人笑笑道:“穆琳出身太低,她不懂啊……唉!等泰儿稳定了天易,我会亲自过去一趟,总得让她明白道理!”

    这话,云易是没听到啊。

    云木一点点头,却又是一声轻叹:“阿桐那边……”

    话还没说完,他的电话突然响起来。

    接起!

    刹那之间,坐在一边的夫人便只见他陡然之间站起身来,极其罕见的一声惊道:“你说什么?云易?”

    ……

    电话挂断,云木一半响会不过神来。

    而夫人早已从电话里得知了情况,刚才的淡然早已无踪。

    “快,快给云林打电话!”然而,或许是真的关切到儿子,她的反应竟比云木一还快!

    当和云林的电话挂断!

    “怎么样?”夫人脸色已发白。

    云林深吸口气,眼中神色更凝,继续拨打号码,这次是桐叔!

    当电话挂断,这一次他的脸色才终于好看了一分。

    但也就在这时,电话响了。

    那多年没有出现过的名字,浮现在来电记录上。

    夫人也看到了这个名字,心跳不自觉停了一拍。

    云木一的手竟有些颤抖,缓缓接通了电话:“云易!”

    夫人也赶紧附耳过来!

    电话里,一道沙哑的声音,很陌生,但却又熟悉。

    两人脑海中都浮现起那不知看过多少遍的视频里,那男人最后的悲戚歌声!

    就是这道声音!

    “兰若是我姐姐,因为她的成果,是谁几次将她逼到困境,受尽委屈,却无力求援。最后在我身死,她承受着骤然丧失弟弟,背负起撑起一个被悲痛打击到完全灰暗的家之时,又是谁,丝毫不顾忌她的眼泪,强迫她交出了她数年艰辛得来的成果?”

    “穆琳是我夫人,却因为她的财富,是谁穷追猛打多年,令她受尽委屈,却不敢多说一句。又是谁在我身死之后,她无依无靠,正需要亲人支撑的时候,毫不留情的将我留给她的东西,肆无忌惮的抢走,更是迫不及待的就在今日将她从座位上赶下来?”

    “我父母,多年无我伴随身旁,心焦至极,是谁竟在这种时候,一再逼迫他与我妻反目成仇?更是在丧子之痛还没能有稍许平复,我母亲甚至还昏迷不醒的情况下,便夺走了他儿子留在世间的念想?”

    “我生死都在等闲,还贪念一点身外之物?你要,可以拿走,但怎么可以去抢?去在那一众只差没有彻底倒下的老弱妇孺面前,强硬的去抢?”

    “抢也就罢了,却将我辛苦打下的江山,交给我的血仇王家,交给一众视我为敌的人……”

    ……

    电话里,声音沙哑,却很平淡。

    应该说淡漠。

    但就是这淡漠的声音,却最恐怖,因为,那时没有丝毫这样便开口了。

    同时,一字字,一句句,不容反驳!

    这是心伤到了极致。

    “这种种,让我念兄弟情?情在哪里?”

    我云易三十而立,自问可顶天立地。不负世间,除父母膝下为不孝子外,不负他人。不求恩报,但至少不该以我为仇!”

    “今日,我就站在这里,就看谁有胆量,在我面前敢给一个“云家势大,便能护我一家安危!”的理由!”

    电话到这里沉默了。

    而电话这头,云木一和夫人已完全脸色铁青。

    云木一的嘴唇更是颤抖起来,但却硬是说不出一个字。

    谁敢在云易面前用这个理由?

    护他一家安危?

    他一家过的日子,已经被说的一清二楚。

    沉默半响,电话里终于传来最后一句话。

    这并不只是对他们说的。

    “说实话,我真的不能理解,在我眼中,你们不过是一群卑微的蚂蚁!就算成群,也不过是一脚下去的事!你们竟然真的就敢不知天高地厚的想要来啃一啃大象!很好,很好!老子正好杀气还没褪尽,刀锋还算锋利……今天下班之前,谁家没有交代,这世间正好少一家!”





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



书中自有千钟粟;书中自有黄金屋;
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车马多如簇。
以迅速回贴为荣,以看贴不回为耻。
下一主题返回列表上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