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明星夫人 难结连理 第828章 唱歌给我听 贵族丑丑



    谢谢阅读,文字仅供大家学习参考写作,不定期删除,敬请及时阅读


    下午。

    孟语琴幽幽睁开眼睛。

    “妈!您醒了!”一道沙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孟语琴带着几分茫然看向了那坐在自己身边的人。

    眸光一点点的清晰,那梦中的人影,就在自己面前。

    孟语琴静静的看着这张脸,缓缓抬起了手,要去抚摸他的脸。

    云易抓住她的手,靠向自己的脸,摩挲!

    “妈,我回来了!”

    “妈,您醒了……小易,小易他回来了!”兰若的声音也突然在门口响起,随即脚步飞奔进房间,冲着母亲叫道。

    孟语琴看着云易,又看看兰若,一双儿女,终于又出现在了她面前。

    微微闭目,眼泪滑过眼角,再睁开,她轻声道:“儿子,扶我起来!”

    云易连忙将她扶起,却才刚刚坐起身来,就一把将云易抱紧……

    “妈,您别哭,别哭,弟弟回来了,他回来了!”兰若在一边看着母亲眼角的泪如大雨般磅礴,捂着嘴巴也扑到云易背上,哭了起来。

    孟语琴伸手拉过她,将她一同抱着。

    良久,她突然出声:“还有琳琳!”

    云易从他怀里抬起头:“妈,她没事,很快就回来!”

    “好!”孟语琴点头道。

    …………………………

    …………

    ……

    或许天下母亲都一样,她们爱的单纯。

    爱到了骨子里。

    没有任何灵丹妙药能比的上儿子一句“妈,我回来了!”

    孟语琴很虚弱,但她却难以想象的在清早,似梦似醒间,在儿子刚刚到门前的时候,为他开了门。

    也在这个下午刚刚醒来不久,便仿若百病全消般的下了床,并且笑容满面的亲自下厨。

    没有什么奇迹,比这还能令人心神颤抖。

    那深沉的爱,真的可以感天动地!

    家里关了门。

    只剩下他们来迎接这多年痛哭熬出来的卑微喜悦。

    兰若哭过,笑过,她始终缠着云易,问这问那。

    而云林则【敌无龙】坐在了客厅,竟还泡了一壶茶,听着兰若和云易之间的对话。

    不时,厨房里传来孟语琴明显愉悦的声音,让他那浑身的沉重,一点点的烟消云散。

    还求什么?

    如此,足矣!

    电视开着。

    刚好,又是一个娱乐节目,不知怎的再次提到了云易。

    那视频中,他最后回身一笑的画面定格在电视机里。

    “紫玉,我们都知道,你和云先生都是很好的朋友……”

    客厅里,安静下来,云兰若的唧唧咋咋也停止了,目光看着定格在电视里那满脸血污而一笑的云易。

    “云易,你还疼不疼?”兰若终究是没忍住。

    云易笑了,他笑的没有丝毫勉强,却看向了父亲:“爸,我没给爷爷丢脸!没给您和妈丢脸!”

    云林正盯着电视机里那画面,却突然听到儿子这句话,不由一怔。

    回头看向他,嘴唇颤抖就要开口。

    他想说,他不要什么荣光……

    但此事看着儿子好端端的坐在哪里,什么事也没有。

    云林又回头看向电视里那段画面,再想起他金戈铁血,英雄盖世的模样,一种早就忘了去体会的自豪感,竟慢慢浮现心头。

    一世崇敬的老爷子的形象也再次浮现脑海。

    最后他竟点头道:“嗯,是我云家的人!”

    云兰若本来又要哭,听到父亲这句话,却撇撇嘴道:“哼,现在倒是敢说了!”

    “放肆,没家教!”云林顿时脸皮一抽,盯着兰若喝道。

    兰若受惊,一把跳起朝着厨房跑去,大叫道:“妈,爸爸凶我!”

    “云林,你发什么疯!”果然,厨房里,立刻传来母亲的怒喝。

    云林连忙端起茶杯,喝茶……

    一切的一切,似乎真的已烟消云散。

    然而,云易却目光望着父亲那满头的白发,眼底深处,晶莹闪烁。

    “会好的,都会好的!”心底深处再祈愿,也在发誓。

    这一顿饭,等了很多年。

    没有太过欢声笑语,依然有眼泪点缀。

    但对这一家人来说,足够了,真的足够了。

    碗里的菜,始终吃不完。

    但云易来者不拒!

    他贪婪的享受着这份深切的爱意,曾在战场上,啃着血染的干粮时,多少次不禁意便祈望这种时刻。

    终于走过来了!

    “你还没去见琳琳吧?”母亲的声音,在餐桌上响起。

    全家人都微微一顿,云易看向母亲的眼睛。

    母亲笑的很温柔,她的眼睛很明亮,没有丝毫浑浊。

    “嗯!”云易点头。

    “回去一趟,去见见她,今天晚了,明天带她回来!”孟语琴笑着吩咐道。

    一家人的心悬在高处。

    这家里最脆弱的毫无疑问,便是孟语琴。

    所有人都认为,她的欢喜,她的正常是突然而来的喜悦带来的亢奋。

    这令人小心翼翼,深怕一不小心就会击碎她这不正常的正常。

    “妈……”云易要开口,他不敢离开,他刚回来,怎敢再给母亲丝毫刺激。

    “妈是老了,身体是虚弱,但心里清明着呢,去吧,我放心着呢,你就是再大的胆子,也绝对不敢再乱来的。”孟语琴又拿起碗,为他盛汤,并一边说道。

    云林的目光定在了孟语琴脸上,看的很仔细。

    看到孟语琴不耐,叱道:“吃饭!”

    云林才终于确认的朝着云易和兰若道:“吃饭!”

    但很明显,他的神情明显轻松下来了。

    云易和兰若对视一眼,兰若却仍然有些不安道:“妈,您真的没事?”

    孟语琴看向她:“你可仔细点,你弟弟回来了,要是穆琳今年年底还怀不上,你看我不扒了你的皮!”

    兰若刹那间低头吃饭,可却依然没有躲过:“还有,你都三十多了,还整天没事人一样,你要作死啊!”

    兰若可怜兮兮的看向父子俩。

    但父子俩几乎毫不犹豫,便低头回避了她的目光,低头吃饭。

    兰若无语!

    不过云易倒是心头一顿,没忍住抬起了头。

    兰若立刻看向他,却只听他道:“兰若,是该结婚了!”

    “我……”兰若眼睛一瞪。

    “瞪什么瞪,我告诉你,那洋鬼子你赶紧蹬了,再敢来往,看我不打断你的腿,明天,明天我就让人安排给你相亲!”孟语琴举起了筷子。

    兰若只得缩了脑袋。

    而云易一听,却是骤然一怔,洋鬼子。

    他突然记起,当年自己编造的一段趣事……

    心中不由有些歉意,看着姐姐可怜样,他不由心一软:“妈,那洋姐夫的事,我是开玩笑的。”

    他忘了,他曾经是解释过的。

    “什么开玩笑,都带家里来了,还玩笑……”孟语琴却是突然火大。

    “什……什么?”云易懵了。

    这还真有故事啊?

    ………………………………

    ………………

    ……

    夜幕降临。

    云易打开车门,又折回小院。

    他隐藏暗中,关注着屋里一举一动。

    直到约莫半个小时后,家里毫无异常,甚至电视的声音隐约传到耳里,他才总算是放下心,重新朝外走去。

    母亲深爱儿子,儿子又何尝不深爱母亲?

    孟语琴实在恢复的太不正常了,他心头总是不安稳,但现在看来,或许自己真的是他的灵丹妙药。

    而此时,屋里,云林坐在孟语琴身边,看着削着苹果的她,也开口了:“语琴,你……”

    “母子连心,早上我感觉到他回来了,梦梦醒醒的我下楼,开了灯,打开门,就看到他跪在我面前,我当时是要骂他的,但是撑不住晕倒了。”孟语琴削着苹果,轻声道。

    “等醒来,我又要骂他,还要打他,但又舍不得……”

    “这么多年,我担忧他吃不饱,穿不暖,被刀砍伤,被炸弹炸伤……但是云林。”说到这里,她抬起了头,那双眼睛满是坚定:“但我不就是不信他敢死,我的儿子,我知道,他不敢死!”

    “只是所有人都在说他死了,我也就不得不怕了……但他最后果然还是回来了。”

    说到这儿,她将苹果递给云林:“你也放宽心,他肯定再不敢这样了,他说不定现在就没走,就躲在门口,担心我呢!”

    云林接过苹果,半响咬了一口。

    又一口!

    直到苹果吃完,又想了一会才道:“又记起来,你是有名的才女,嫁给我,是不是真委屈你了?”

    孟语琴噗嗤一声笑了:“算了,反正都委屈多少年了,也没法后悔了!”

    云林却眼睛一瞪,脸色难看了:“我就说说而已!”

    ……………………

    ……

    穆琳躺在床上,黑暗中,睁着眼。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她开始习惯了黑暗,黑暗里,没有压力扑向她,她可以畅游世界,世界里有她的爱人。

    当脚步声,在耳边响起的时候,穆琳没有动静,她虽然睁着眼,但思绪早已不知道去了哪里。

    一步,一步!

    那人影在靠近,很轻,很轻!

    仿佛深怕惊扰了脆弱的她。

    但终究当他靠近到了床边,穆琳终于还是被这突然多出一人的气氛给惊醒了。

    黑暗中,她的眼睛慢慢看向了那影子。

    没有人知道,她到底有没有看清这人是谁。

    但她没有叫,没有闹,就静静的看着那道黑影,毫无动静。

    黑影停滞了脚步,静静的屹立在那里。

    直到床上的穆琳开口:“唱给给我听!”

    那黑影缓缓开口,沙哑的声音唱道:“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一路上收藏点点滴滴的欢笑,留到以后坐着摇椅慢慢聊!”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直到我们老的哪儿也去不了,我还依然把你当成,手心里的宝!”





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



好书要支持。
下一主题返回列表上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