酋长别打脸 丰京遗迹 第439章 主宰之眼进化 相思洗红豆



    谢谢阅读,文字仅供大家学习参考写作,不定期删除,敬请及时阅读


    夏野看完了粮食和军械,自然就是欣赏战争建筑了。

    太丁部落的建筑很多,起码上百座,其中也有不少稀有建筑,可是和朝歌的一比,说实话,完全不够看。

    也就是诞生熔火巨人的熔火之心,还能入夏野的眼睛,只可惜这也是阉割版本的,真正的完全体,在夏城。

    如果没有拿下先祖祭坛,即便得到了熔火之心,诞生的熔火巨人也不会听夏野的号令,不过现在整个部落都是他的,自然也就没这种麻烦。

    在将一些不重要的建筑的元气供给切断,全力生产熔火巨人后,夏野来到了先祖祭坛。

    夏城的先祖祭坛,以夏野的身份,别【龙敌龙】说门槛,连祭坛区的那条长街都没资格进去,也就是前往荒域的时候,大族长为了稳定这些马前卒的军心,才让他们进去了一趟。

    太丁部落和夏城的先祖祭坛无论布置还是风格,都一模一样,只是规模小了很多,而且供奉的只是历代太丁部落酋长的先祖之灵。

    “你……你想干什么?”

    作为向导的夏安试图阻止夏野,可是刚说完,就被星期五一脚踹翻在地。

    “记住你的身份。”

    星期五何止。

    “把他带下去。”

    除了菘果和珈朵,夏野把所有人都赶了出去,之后开启主宰之眼,凝视先祖祭坛。

    轰!

    似乎受到了感应,祭坛上摆着的青铜大鼎,原本只是燃烧着一堆温暖的篝火,此时突然爆燃了起来。

    噼啪!噼啪!

    火焰摇曳,甚至化作到了一只玄鸟,扑杀夏野。

    珈朵和菘果立刻攥着武器,准备上前,只是玄鸟在冲到夏野面前时,主宰之眼直接向外辐射出一个淡蓝色的光环。

    轰

    光环掠过玄鸟,将它碾成了指甲盖大小的火花,这些火花没有四散飘落,而是像被旋涡吸引似的,全都涌进了夏野的左眼中。

    珈朵和菘果对视一眼,看到夏野没事,俱都悄悄地退了出来,为他守门,防止别人打扰。

    不同于那些马前卒部落的先祖之灵,这座祭坛之火,自从太丁部落诞生便没有熄灭过,所以寄存的先祖之灵也格外的强大。

    随着玄鸟灭亡,火焰噌的一下拔高,爆燃,凝结成更多的玄鸟,尖叫着,射向了夏野。

    轰!轰!轰!

    玄鸟全部被主宰之眼击碎,吞噬。

    夏野感觉到左眼处,越来越烫,有一种发胀的感觉,而且看到的景物,也都扭曲了,仿佛海市蜃楼一般。

    一些神秘玄奥的画面,开始在眼前流淌。

    有征战杀伐,有修养生息,有死亡,也有降生……

    “这不会是夏氏的历史吧?”

    夏野觉得他可能正在看夏氏的历史画卷,不过除了这些,连带着,他将这数百年的岁月变迁,也稍稍的窥探到了一些。

    真的是从茹毛饮血的时代,一步步地发展到了现在。

    “人类还真是顽强呀!”

    看着穿兽皮的人们,学会了收麻织布,学会了刀耕火种,夏野感慨万千。

    轰!

    先祖之火快要燃尽了,它尽最后的力量,将所有的火焰凝结成了一只超大的玄鸟,喷射向了夏野。

    唳!

    一股刺耳的鸟叫席卷了祭坛,随着而来的还有一波恐怖的精神威压,仿佛战车一样,要碾碎夏野的意识,让他头疼欲裂。

    祭坛的温度瞬间攀升,那些照明用的灯油直接被点燃了,就连青铜的灯架都有融化的迹象。

    夏野却是毫发无损。

    轰!

    绝对防御激活,一抹流光萦绕在夏野的身上。

    轰!

    第四枚光团激活,半透明状的龙女浮现在空中,吟唱着空灵的歌,抵消了那股精神威压。

    夏野顿时感觉舒服了不少。

    轰!

    燃烧的玄鸟撞在了夏野的身上,火焰飞散,便在此时,第五枚光团,终于爆发了。

    嗡!

    以夏野为圆心,一圈黑色的光环辐射开来,所到之处,犹如浓墨侵染,甚至开始翻腾黑色的雾气。

    看上去,恐怖又诡异。

    滋啪!滋啪!

    一条条带着吸盘的触手,从地面上伸了出来,摇摆着,啪的一下,便缠在了玄鸟的身上。

    “那是什么东西?”

    珈朵震惊,那些触手粗大、狰狞,还滴沥着黑色的粘液,一接触到玄鸟,就开始腐蚀,发出了滋滋的声响,冒起了黑烟。

    玄鸟惨叫,挣扎,可是无济于事,直到被灵魂触手逐渐勒紧,当达到极限后,砰的一下,玄鸟被勒爆,碎成了一团团火焰。

    这些火焰依旧没有落地,而是被主宰之眼吞噬。

    火焰散尽了,祭坛大殿也昏暗了下去,仿佛黎明逝去,黑暗到来,一股阴森和湿冷的色调,开始犹如潮水一般,灌注进大殿。

    夏野脚下的黑暗领域,也褪却了,那些可怕的触手消失的无影无踪,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似的。

    “那是什么东西?”

    珈朵蹙眉,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那些触手,她本能的不舒服,觉得好邪恶。

    “黑暗领域,第五枚光团孵化的能力。”

    夏野解释:“只要身处这个领域,就会持续受到灵魂触手的骚扰,并且还会有头晕,恶心,乏力之类的负面效果侵蚀。”

    “这个能力不错耶!”

    菘果大赞,只是一想到要被那些滑溜溜的触手缠住,顿时打了一个寒颤:“就是看上去有些邪恶。”

    “只有这个能力吗?”

    珈朵岔开了话题。

    “第一枚光团的能力进化了!”

    夏野撇嘴,他其实想看到第六枚光团激活的。

    接下来的时间,除了执行原定计划外,夏野也让部下把那些不重要的建筑物拆掉,把建筑核心取了出来。

    对朝歌有用的稀有建筑,夏野留下,准备重建,没用的,直接用主宰之眼汲取。

    这些光团,越往后,诞生的能力越强,所以夏野很渴望看到后面那四枚,会有什么神奇能力。

    “要是可以让我回到大灾变发生前就好了。”

    夏野嘀咕了一句,随即便自嘲一笑,这根本不可能嘛!

    处理完了这些事情,夏野开始寻找夏太丁的宝藏,有一些贵重物品,哪怕是夏驮和夏安这种亲儿子都不知道,但是没关系,夏野第一个光团的能力,不仅可以透视,还能在附近出现珍宝或者危险后,提前预警。

    夏太丁藏东西,肯定有规律,不是住宅,就是先祖祭坛,或者情人的住所,夏野挨个走了一遍,然后就搬回来个三个被兽皮层层包裹的青铜箱子。

    “开箱!开箱!”

    菘果欢呼着,兴趣盎然。

    “你来吧!”

    夏野呵呵一笑,小孩子总是对这些东西感兴趣。

    “那我就不客气了!”

    菘果搓了搓双手,挑了左边一个打开,里面放着五张皮。

    “这个不会是人皮吧?”

    菘果满脸嫌弃,一只手捏住了鼻子,一只手抖开人皮,果然,看样子,应该是从某个男人的后背上扒下来的。

    “这上面写的是什么?”

    夏野皱眉,看不懂,于是把鬼爷喊了过来。

    鬼爷研究了一番,得出了一个结论:“应该是一种或者几种秘药的配方,还是带回去,让鹿灵犀破解吧!”

    朝歌最有学识的人,肯定是鹿娘无疑。

    “反正很值钱!”

    菘果笃定,能被夏太丁如此慎重的保存,绝对不会是一般的珍宝。

    第二个箱子,最大,也最沉,里面放的是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其他的效果没有,就一个字,非常罕见,自然也就值钱。

    “这是什么?”

    菘果拿起了一个长条状的物品,上面全是一个个小方块,用手按一下,还能摁下去。

    “不知道。”

    鬼爷摇头,语气中尽是落寞:“鹿娘应该知道。”

    鬼爷很郁闷,自己深的夏野器重,以山鬼之姿,得以出任朝歌大先知之职,可是连这点见识都没有,也太丢人了。

    “哦!”

    菘果有点儿小失落。

    夏野的嘴唇动了动,终究是没说出来,这他妈不就是一块键盘么,虽然已经很烂了,键帽也掉了不少,但是外形没怎么变化。

    “夏太丁的上辈子难道是一个程序员,直到膝盖中了一箭?”

    夏野忍俊不禁,他看了下,这还是一块知名厂商的机械键盘,如果是肥宅的话,应该不舍得买这么贵的键盘。

    菘果在箱子里一顿翻找,最后拿出了一个塑料小人!

    “我知道这个,肯定是施展某种诅咒需要的道具!”

    小luoli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还伸出食指,触碰了一下小人的胸部,不过为什么这里要做这么大?还有这身衣服,好暴露呀!

    夏野瞅了一眼,心说,不,你错了,那只是一个动漫人物的手办而已。

    等等,也不算错,这东西也是宅男们经常用来使用的施法道具呀,虽然没有诅咒效果,但是施法完毕后,会自带空虚效果,进入贤者时间。

    这个箱子中,有七件物品,对于部落土著来说,真的是非常稀罕,能引发轰动,可是在夏野的大学时代,却司空见惯。

    鬼爷和菘果煞有介事的鉴赏了一番后,打开了第三个箱子,只是稍稍打开了一条缝隙,便有紫色的光芒从透了出来。

    “这是什么东西?”

    鬼爷惊呼。

    在箱子中,放着一颗水晶头骨,头骨上,布满了神秘的图腾,真是这些图腾烙印,散发着紫色的光芒。

    这光芒,有些冰凉。

    “这个我知道。”

    菘果的脸色一本正经。

    “是什么?”

    鬼爷追问。

    “听我母亲说,这块大陆的北边,曾经有一个神奇的部落,他们的所有族人,都是水晶凝聚的躯体。”

    “水晶人?那怎么吃饭睡觉?”

    鬼爷不解。

    “不知道!”

    菘果摇头:“反正它们挺厉害的,打的周边所有部落节节败退,直到荒兽出现后,它们的踪迹才逐渐消失。”

    夏野的左眼皮在猛跳,他迟疑了一下,还是伸出了手,摸在了上面。

    嗡!

    夏野的脑袋,猛的往后一扬,就像被撞了一下,随即便有无数杂乱纷呈的信息流,涌进了脑海。

    守护!

    拯救!

    逻辑!

    错误!

    ……

    一些词汇,不停地在夏野的脑袋中乱响,让他头疼欲裂。

    “大哥哥!”

    菘果大惊飞跃,撞在了夏野的身上。

    砰!

    两个人跌翻。

    “主人,您没事吧?”

    鬼爷赶紧来扶。

    “没事!”

    夏野推开了鬼爷,盯着水晶头骨:“它应该是一种建筑的核心!”

    “什么?核心?”

    鬼爷蹙眉:“总不会是诞生水晶人吧?”

    “不知道,等回去了,交给主宰塔解析吧!”

    夏野对这些收获,还算满意:“对了,第二个箱子中的东西,可以扔了。”

    太丁部落暂时还在夏野的控制下,那些俘虏都被关押在军营中,因为每天都能吃上饭,所以尽管忐忑不安,但是也没有闹事,不过这种状况不会持久的。

    鬼爷找到了珈朵。

    “主人的计划开始执行了,到时候这些俘虏,会成为麻烦。”

    珈朵点头:“我正想和大酋长说这件事呢。”

    “珈朵,你很聪明,但有时候,太古板!”

    鬼爷劝了一句。

    “嗯?”

    珈朵不解。

    “有时候,某些事情,大酋长明明知道,可是只能装作不知道,而咱们这些人呢,就是用来背黑锅的,明白吗?”

    鬼爷语气严肃:“大酋长,永远只能是英明的,不会犯错。”

    珈朵愣了一下后,便反应了过来。

    “我没有兵权,不然这个命令,该我下的。”

    鬼爷无奈。

    “我知道!”

    珈朵已经全明白了,夏野带来的兵力太少,不可能押送俘虏回朝歌,那么在应付夏悚的大军前,最好的办法,就是处决那些俘虏。

    要是二千多人,杀了也就杀了,可现在是二万多,夏野要是做了,会背上一个屠夫杀神的恶名。

    这对于夏野将来的统治,极度的不利。

    “明白了就去做吧,我会对外宣称,这个命令是我下的!”

    鬼爷安慰。

    “没必要!”

    珈朵拒绝,眼神坚定,为了夏野,她什么都愿意做,即便被当做恶女杀神,那又如何?

    夏城,族长大宅。

    虽然部落平静无大事,但是十几万人的大部落,鸡毛蒜皮的事也不少,而夏悚又是一个事必躬亲,喜欢将权力攥在手里的人,所以总是很忙碌。

    一些本该是大先知处理的纠纷,夏悚也不放过,没办法,最近他和大先知的矛盾,越来越尖锐。

    一个部落,只允许一个话事人,夏悚绝对不允许夏允芝爬到自己头上去。

    爱尚手机阅读地址:





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



书中自有千钟粟,书中自有黄金屋。
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车马多如簇。
以迅速回贴为荣,以看贴不回为耻。
以认真回复为荣,以恶意灌水为耻。
以虚心受教为荣,以屡教不改为耻。
以真心称谢为荣,以背本趋末为耻。
下一主题返回列表上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