酋长别打脸 丰京遗迹 第428章 夏太丁震怒,倾巢而出! 相思洗红豆



    谢谢阅读,文字仅供大家学习参考写作,不定期删除,敬请及时阅读


    别看夏太丁驻守边境这么多年,其实和野人交手的次数屈指可数,对于他们的了解,也就是偶尔有贩奴团抓回来的野人,除了穷不拉几,还格外的野蛮。

    “不是荒域野人,是朝歌野人。”

    男人解释。

    “有区别吗不都是野人”

    夏太丁本想耻笑,可是突然醒悟了过来:“你说什么,朝歌野人”

    “对呀!”

    男人猛的点了点头,一想到被那些土著撵的漫山遍野的狼狈逃窜,男人的心头就是一把辛酸泪。

    “呵呵!”

    夏太丁的脸色沉了下去,有了一个不好的预感,但是旋即又笑了起来,自言自语:“不会的,自己的大军怎么会输那可是近一万的兵力!”

    “别废话了,说正事,你们不是去攻打朝歌了吗收获如何”

    一个亲卫凑趣的问了出来,要是酋长开心了,说不定会赏赐一些财货,自己就能有些余钱,去潇洒一下了。

    “咕嘟!”

    男人吞了一口口水,瞄了夏太丁一眼。

    “到底怎么了你快说呀”

    亲卫催促。

    话到嘴边,可是男人实在开不了口,因为太丢人了,而且这么大的损失,酋长会怎么收拾自己

    “真的战败了”

    夏太丁语【龙无敌】气疑惑。

    “嗯!”

    男人的回答,细弱蚊蚋,几乎听不清,可夏太丁是英雄境呀,耳力强的可怕,他的脸色顿时一变,抬脚就踹在了男人的胸口上。

    砰!

    男人跌翻了出去,噗的吐了一口血。

    “既然都战败了,你还回来干什么为什么不去死”

    夏太丁大骂。

    “酋长饶命。”

    男人磕头如捣蒜。

    “夏危呢不敢来见我我又吃不了他!”

    夏太丁心说,我是吃不了你,但是我可以撕了你。

    “怕……怕……”

    男人结巴。

    “怕什么”

    夏太丁怒吼。

    “怕是战死了!”

    男人说完,整个脑袋都抵在了地板上,身体瑟瑟发抖。

    亲卫们也知道大事不好,一个个缩起了脖子,当缩头乌龟,尤其是刚才问话的那个,这会儿颤抖的如尿崩。

    这种事情,瞒不住的,当夏太丁主动派出斥候,去接应那些溃败的士兵,顺便从过往的商队打听消息,整个战争的全貌,也逐渐清晰地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竟然……竟然一天之内就战败了”

    知晓了过程的夏太丁,满脸都是不可思议,他就怕会出什么纰漏,所以派出了部落中最老成持重的夏危,没想到打出的却是这种战果,自己就是派一头猪去,都不会这么惨吧

    “那个朝歌到底有多少兵马”

    夏太丁的问话,自然是得不到回答的,因为夏危的军团,连城门都没有闯过去。

    “五千军力,再加上之前的一千先锋军,还有一千熔火兵,和一千石头人,足足八千的人马,就是统统丢掉湖水里,都能听个水响,你们现在,居然连朝歌的状况都没弄明白”

    随军物资肯定就也被朝歌劫掠了,这个不提,但是这么多成年男丁战死,这要休养生息多少年,才能攒回来呀

    在这个生产力和医学极度落后的年代,人口的增长是极度缓慢的,急都急不来。

    为了让人口增长,每个部落都有明文规定,一旦过了十六岁,女孩还不结婚,会被强制婚配的。

    “去,给我查,那个夏野到底是什么鬼”

    夏太丁怒气勃发:“要是让我知道他的幕后支持者是谁,我会把他的脑袋都打爆!”

    直到现在,夏太丁都不觉得一个无依无靠的贫民窟年轻人可以闯下这么大的基业。

    就在夏太丁发飙的时候,夏野也在清点战利品。

    除了俘虏,缴获的武器、铠甲,足以武装三千人,只不过拥有夏刀的夏野,连青铜器都看不上,于是都当做第一批赏金,奖励给了野人们。

    野人们拿到武器,开心的简直要疯了,每天都抱在怀里,在部落中招摇过市。

    那些没有捞到出战机会的野人,嫉妒的眼睛都红了,发誓下一次作战,一定要多砍几个人头。

    长弓足足缴获了一千多把,除了损坏的,缝缝补补,凑齐一个千人的弓兵团没问题。

    要知道,即便是制作一把普通的长弓,至少也要一年多,所以朝歌的远程武器,是相当稀缺的,要不是靠着卫氏的支援,夏野可弄不到那么做弩弓。

    最后,就是粮草了。

    夏太丁的计划是让夏危覆灭朝歌后,还要劫掠荒域的野人部落,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所以给他准备了足够五千大军使用五个月的物资。

    这也多亏数年来,边境上没有发生大规模的军事摩擦,才能让夏太丁攒下这么多的粮草,可是没想到全便宜了夏野。

    按理说,其中最值钱的应该是食盐,可是自从一个野人部落酋长献上了一处盐井后,就不值钱了。

    这个野人酋长很狡诈,那个盐井出产的都是粗盐,杂质太多,不能吃,否则会死人,不然的话,它才不会告诉夏野的。

    他原本只是想骗几把青铜剑,可是没想到,夏野会提纯过滤法,在野人眼中的垃圾盐井,在他手中却成了摇钱树。

    于是朝歌大酋长的声望,更加的高涨了,并且添上了一抹神秘的色彩,荒域中的野人都说,夏野是上苍赐予的荒域之主,会带领野人,走出荒域,征服那些人类部落,过上幸福的生活。

    于是很多虔诚淳朴的野人,看到夏野的时候,会高呼荒域之主。

    当然,这些谣言,有很大一部分都是星期五暗中传播出去的。

    在整个部落,举行了一场盛大的晚宴,庆祝了胜利后,朝歌便又进入了紧锣密鼓的战备状态。

    龙人斥候已经出发了,密切监视着太丁部落的一举一动,只要大军进入荒域,他们就会在第一时间知晓。

    太丁部落,风雨欲来。

    酋长已经下达了战争动员令,所有十五岁以上的男丁,全部征召入伍,同时各种物资也必须在三天内准备齐全。

    “父亲,有必要这么夸张吗”

    一个青年觉得太劳师动众了,这也幸亏是夏天,不然少了这么多壮丁,农活都要耽搁了。

    “夏危也是你这么想的,然后近万的兵丁都折损了。”

    哪怕已经过了半个月,可是每当提起这个话题,他还是心痛的吐血,别说夏危死了,就是不死,他也会扒下他一层皮,再活活的晒成人干。

    “呃!”

    青年叫夏驮,境界一般,但是内政做的不错。

    看着儿子吃瘪,夏太丁觉得这次还要他留守后方,于是耐心的解释了一句:“我是想趁着这个机会,锻炼一下那些年轻新兵,顺便人数多了,给那个朝歌的压力也会大增,说不定就献城投降了。”

    “嗯!”

    夏驮表示理解,死了那么多老兵,总的补充一下的。

    “原定的狩猎野人计划,还是要执行的,这也需要人手,不然我的损失从哪找回来”

    夏太丁冷哼。

    “说起来,那个朝歌应该很富裕了吧”

    这几天,夏驮看过了不少有关朝歌的情报。

    “谁知道呢,听那些商人说,朝歌的护城河里,流淌的都是牛奶和蜂蜜,每餐必有肉,哪怕是乞丐,嘴巴上都油光锃亮的。”

    夏太丁说着说着,自己先笑了:“这他妈不是吹牛啵依吗”

    “我就是傻子,也不会信!”

    夏驮摇头:“不过那个夏野的身份,倒是值得注意。”

    “有什么值得注意的”

    夏太丁嗤之以鼻。

    “他毕竟是夏无暗的子嗣,要我说,大伯当年就该斩草除根,搞得现在留下了隐患。”

    身为夏太丁的儿子,夏驮知道当年的秘辛。

    “你以为你大伯不想呀,是夏允芝那个家伙从中作梗,才没有成功,不过谁也没想到,他竟然通过试炼,爬了起来。”

    说到这里,夏太丁看了夏驮一眼,不由的叹气,自己的几个儿子,没有一个争气的。

    “半年建城万人部落带甲三千我还是觉得太假了,听说他们和卫氏走得比较近,你说有没有可能……”

    夏驮没有说完,便被打断了。

    “不管如何,这一次,我夏太丁亲自领军,倾巢而出,那个朝歌,注定要成为废墟。”

    夏太丁捏了捏眉心:“下去吧,我离开后,你要好好照看部落,如果有人搞事,就杀人,不要手软。”

    “孩儿明白了!”

    夏驮抱拳:“预祝父亲大胜而归!”

    两天后,太丁大军出征,讨伐朝歌。

    女人和孩子们站在部落外的大道旁,欢送军队,士兵们的脸上,也没有太多的担忧,都想着如何才能抢到一份军功。

    实在是,兵力太多了。

    为了防止士气大跌,夏危战败的事情,夏太丁完全掩盖了下来,而这次,是部落所有的兵团,全军出击。

    开路的是三千轻骑,其中两千,是精锐,披精良的轻甲,带双刀,背长弓,还有两袋羽箭,一袋兽牙制作,一袋青铜制作。

    这些骑兵,可谓是武装到了牙齿。

    再之后,便是三千熔火兵,因为数量够多,那些石头人,夏太丁都懒得带。

    除此之外,是一千熔火巨人,也是这支兵团的王牌力量,各个五米高的身姿,在太丁的平民看来,威猛霸气,战力无穷,足有碾压一切敌人了。

    “这一战,怎么可能会输”

    看着兵强马壮的军队,夏驮把担忧的心放回了肚子里。

   





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



书中自有千钟粟,书中自有黄金屋。
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车马多如簇。
以迅速回贴为荣,以看贴不回为耻。
以认真回复为荣,以恶意灌水为耻。
以虚心受教为荣,以屡教不改为耻。
以真心称谢为荣,以背本趋末为耻。
下一主题返回列表上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