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阅读,文字仅供大家学习参考写作,不定期删除,敬请及时阅读


    一共三十尊巨人冲了出来,散布在城门前的空地上,大杀特杀。

    人类就别提了,无论是熔火兵,还是皮糙肉厚的石头人,面对着朝歌巨灵的图腾柱,都是一击破碎。

    偶尔有石头人打中了巨灵,可是连明显的伤痕都留不下来,孱弱的‘战斗力’简直让人不忍直视。

    “退回去,继续战斗,不准跑!”

    骑兵团长呼喝着,握着弯刀,逼迫着炮灰返回前线,等看到巨人冲出来后,他只是迟疑了一下,便一抖缰绳,调转马头,冲向了城门。

    “跟我来。”

    骑兵团长大喝,很快,五百轻骑便犹如一片云彩,奔腾着,穿过了血腥的战场,涌向城门。

    “加速!加速!”

    夏立新带着先锋军,也在狂奔,他和骑兵团长的想法一样,敌人的最强兵种出来了,那么防御必然空虚,要是趁着这个时间差杀进去,就能打通通往胜利的大门。

    朝歌巨灵的战斗力是恐怖的,可大家毕竟也是久经战场的将官,从经验来说,体型越大的兵种,速度越缓慢,所以完全可以绕开巨灵,直扑朝歌城内。

    “长官,主将打出旗语了,让咱们进攻。”

    亲卫看到中军有一面大旗在晃动,立刻提醒千人长。

    “走!”

    千人长统帅的是一千常规步兵,见状也开始冲锋,【龙无敌】不得不说,这些常年镇守夏氏边境的将官们,还是有几把刷子的。

    当然,那个只想着镀金的夏梧桐除外。

    骑兵仗着速度够快,最先冲进了城门洞。

    “很好,他们跟上来了。”

    团长回头瞅了一眼,发现夏立新已经跟上,不由的松了一口气,要是孤军深入,那可就必死无疑了,可是等他扭回头,准备大战一场的时候,直接愣住了,因为摆在对面的,是密密麻麻的床弩,寒光凌冽的弩枪,已经上弦,随时准备射击。

    “先祖再上!”

    骑兵们脸色一变,立刻开始恳求先祖的保佑,甚至不用团长催促,因为他们知道,已经没有退路,只有用最快的速度冲破敌阵,才能活下来。

    “冲过去!”

    “射击!”

    两道声音,竟然压过了奔腾的马蹄声,回荡在耳膜上。

    崩!崩!崩!

    粗大的牛皮筋弦震颤,成年人手臂粗的弩枪射了出来,或是插在了战马上,或是插在了人身上,巨大的冲击力,让疾速狂奔的战马都仿佛撞上了一顿墙壁,瞬间停止,歪倒在地。

    希津津!

    战马哀嚎,噗通倒地。

    床弩实在太密集了,这种时候,除了靠运气,就是经验救命了。

    一些经验老道的骑兵,使出了镫里藏身的骑术,借助战马的身体遮挡自己,可是朝歌的床弩,是墨芜蘅督造的,杀伤力恐怖,而且还使用了铁质枪头,足以轻易地贯穿的战马。

    还有一些骑兵,调整方向,躲在了同伴的身后,算是暂时躲过了一劫,接下来,还有难关。

    有的骑兵,操作战马,跃过了倒地的战友,可还有一些,要么是骑兵骑术不精,要么便是战马太差,已经来不及了,被前方倒地的战马绊倒在地。

    “杀过去!”

    团长大吼,已经有十几骑成功了,只要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可以接近弩车阵,到时候一顿挥砍,就能攻破,

    弩车阵是恐怖,但有个巨大的弊端,那就是上弦太慢了。

    “朝歌的大酋长,经验还是太少。”

    团长心中,闪过了一抹轻视,正要开口继续催促,就看到城门洞两侧的藏兵洞中,突然涌出了大量的士兵。

    他们没有使用长弓,而是端着弩弓,也不刻意瞄准,只是朝着城门洞中射击后,便立刻退开,之后,有新的弓兵填入,再次射击。

    “完了!”

    那一瞬间,团长的心凉透了,他知道这辈子,都没可能冲出这里了。

    咻!咻!咻!

    箭如雨下,连人带马,射翻在地。

    先锋军冲了过来,便看到城门洞的战斗已经结束了,未死的哀嚎着,痛苦的挣扎,不过更多的是被扎成了刺猬状,一动不动。

    一支兵团的前军,一般都是由老兵组成,就是因为担心新兵没见过鲜血,在遇到苦战的时候,会怯战。

    可是今天,就连老兵们,嗅着空气中浓重的血腥味,都下意识的停下了脚步。

    这一停,也让后面的士兵措手不及,挤在了一起。

    “退!快退出去!”

    有老兵大喊,可是太迟了。

    床弩齐射!

    崩!崩!崩!

    弩弦震颤,发出的声音,就像是死神在招魂。

    锐利的弩枪,从最前面的士兵胸膛中射入,然后带着他,惯性而飞,直到又扎中了两个,才停下去势。

    眨眼间,这里就多出了几十个肉串。

    夏立新的额头,一下子就爬满了汗水,他知道这场战争,己方输了。

    骑兵都冲不过去,那步兵就更没希望了。

    “退出去!”

    纠结了一下,夏立新的理智,让他做出了最正确的判断。

    “啊?”

    看到先锋军潮水一般涌出城门洞,甚至因为争抢,发生了推搡和踩踏,千人长脸上的血色,一下子褪尽了。

    远处观战的夏危,身体一晃,只觉得头晕目眩,恍如世界末日。

    弩弓上弦太慢,所以弓兵并没有追出来,趁机扩大战果,不过虎豹骑出动了,声势更加威猛。

    这些物种,是老虎和豹子杂交后的产物,再通过巫术秘法,开启智慧,拥有了直立行走的能力。

    它们的身高大多在二米左右,提醒魁梧,矫健敏捷,使用的是三米长的长矛,杀伤力恐怖。

    “是虎豹骑!”

    夏氏兵愕然之际,又惊叫了起来。

    虎豹骑,那可是曹氏的独有兵种,和夏氏的熔火巨人齐名,非常难缠,如果是别的兵种,夏氏兵不知道,还不太担心,但是虎豹骑那独有的虎头和豹身花纹,还有屁股后摇摆的尾巴,实在太扎眼了。

    就像熔火巨人具有的天然威慑力,虎豹骑也有,只可惜他们并不知道,夏野的这些,是初级版本。

    不过猎杀一些失去战意的溃兵,最够了。

    虎豹骑长臂怒摆,投掷出长矛。

    唰!

    长矛划破空气,钉在了一个士兵的背上,旁边的同伴满脸惊骇,想要加速,结果看到一个虎豹骑窜了过来,踩在了尸体的身上,一把拔出长矛后,就跃过七、八米的距离,扑杀而来。

    叮!

    士兵使出吃奶的力气,打偏了长矛,可是虎豹骑的利爪挥出,撕扯过士兵的脑袋。

    唰!

    锋利的爪子,在士兵的脑袋上切出了五道恐怖的伤口,都能看到森森的白骨和脑浆。

    二百虎豹骑,却是在一千人的先锋军的纵横驰骋,所向披靡。

    虎豹骑后,是菘果带着混编兵团,冲了出来,然后朝着夏危的位置开始冲锋,小萝莉只想要重量级的人头。

    再后面,是星期五率领的野人兵团。

    朝歌的反击,正式拉开了序幕。

    “诸位,开始狩猎吧,我要那些夏氏人,一个都逃不出荒域。”

    夏野转身,走下了城头,他也要去战斗了。

    “誓为朝歌效死!”

    部下们双脚立正,右手握拳,猛的一锤左胸口,之后散开,去统帅各自的部下,投入战斗。

    “完……完了!”

    夏梧桐喘着粗气,一脸惶急,跑到了夏危身边,他刚才本来在跑了,看到夏立新他们进攻,又转身投入了战场,可谁知道一转瞬,就被攻破了,没办法,他又转身,继续跑。

    夏危抿着嘴,紧握着马鞭,很想一鞭子抽在夏梧桐那张嘴上。

    “撤,撤吧!”

    夏梧桐这会儿已经顾不上建功立业了,战争好可怕,他想回家找妈妈!

    夏危没有搭话,深深地望了一眼战场,最后目光投向了城门洞,寻找了一下夏立新的身影后,便果断的策马转头。

    “撤!”

    夏危痛苦的闭上了眼睛,这一仗,自己输了。

    “主将,还没有结束,只要活着,咱们就能再打回来。”

    亲卫队长安慰着。

    任何兵团,主将就是主心骨,夏危一跑,败军之势就完全止不住了,越来越多的士兵脱离战场,开始自救。

    “啊?这就输了?”

    最惨的是五百重装步兵,他们在这里摆了半天造型,还没有投入战场,就输了。

    逃?别开玩笑了,穿着这么重的铠甲,怎么逃?可是战斗的话,众人下意识的瞄向了狂奔过来的朝歌巨灵,然后果断的开始逃跑。

    “只要逃了,总有一丝希望吧?”

    重步们祈祷着,然后就看到一个小萝莉骑着一头幽灵白虎,从身旁跑过,她还悠有余暇的朝着这边打量了一眼。

    “我难道被吓到眼花了?小孩子怎么会出现在战场上?”

    有重步诧异,也有重步,想拿下菘果,说不定就能当做人质了,可是在攻击的时候,又赶紧停住了,因为在人家身后,有一支混编兵团,跟了过来,虽然种类不同,但是看那些格外庞大的体型,显然都是超级兵。

    “不要管他们,穿这么厚的铠甲,跑不远的,交给其他人。”

    菘果吩咐了一声,便加速了:“勇士们,和我去收割敌方主将的人头。”

    这一刻,朝歌兵团,气势如虹!





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



书中自有千钟粟,书中自有黄金屋。
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车马多如簇。
以迅速回贴为荣,以看贴不回为耻。
以认真回复为荣,以恶意灌水为耻。
以虚心受教为荣,以屡教不改为耻。
以真心称谢为荣,以背本趋末为耻。
下一主题返回列表上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