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邪 正文 第五百九十六章:美梦成真,直取扬州 南朝陈



    谢谢阅读,文字仅供大家学习参考写作,不定期删除,敬请及时阅读


    陈三郎做了个梦,美梦!

    在梦中,他再度前往龙宫——刚到龙城外面,便有仪仗队伍在等着,簇拥着他,有侍女帮忙整理衣冠,然后让他骑上一匹高头大马,牵着往前面走。

    一路所见,张灯结彩,喜气洋洋。

    陈三郎有些迷糊,又有些欣喜,仿若喝多了酒,熏熏然的感觉,颇为舒适。

    不用多久,他来到龙宫门前,翻身落马,在一片欢呼声中,被送进殿内。

    里面人头涌涌,宾客满堂,只是他们的面容很是飘忽,无法看得明白。

    陈三郎看见一个高挑的身影,凤冠霞帔,一身大红。

    这便是他的新娘子了!

    两者在殿内施行大礼,一板一眼,按部就班。

    做完这些,陈三郎还来不及体会,四周景观一变,已经来到新房之中。新娘子坐在床前,桌子上红烛明亮。

    陈三郎关了房门,走过去,从桌面取了一柄玲珑剔透的玉如意,轻轻挑开那片红盖头,一张含羞娇媚的面容顿时出现在眼前:

    “公子,你终于来了……”

    声音娇嫩,如黄莺初啼,说不出的悦耳动听。

    “嗯,我来了!”

    陈三郎压住内心激动,双手搂过去,将其抱起,随后一起倒在床上。

    颠倒衣裳,新人见夫,自有一番含羞脉脉,欲拒还迎。

    当所有束缚被抛开,当所有阻隔被撕掉,陈三郎奋勇提枪,顿时觉得进入了一个奇窄无比的所在,妙处无限,他精神抖擞,立刻不知疲倦地冲锋陷阵起来……

    噼啪!

    不知过了多久,桌上红烛爆了个灯花,旋即熄灭,房间顿时暗了下来。

    ……

    已是夜。

    夜间洞庭,分外静谧,大船漂浮在湖面上,由于无人掌舵的缘故,并无行使的方向,慢慢漂动着。

    它漂到【敌无龙】一座岛的边上。

    岛边沙滩,有篝火燃烧。

    “许爷,你看,一艘船!”

    一把沙哑的声音嚷了起来。

    许念娘站起身,眯着双眼看过去。他身边两个,可不是蟹和与蛤吃肉吗?

    “吃货,你去看看,是什么状况!”

    许念娘吩咐道。

    蛤吃肉领命,正要下水游去看个究竟,到了水边,就见到船头甲板上出现个熟悉的身影,再认真看去,顿时惊喜地大叫:“公子,是公子回来了!”

    蟹和闻言,连滚带爬扑过来,确认船头上站着的正是陈三郎,欣喜之意,无以言表,赶紧蹦跶拍手呼叫。

    许念娘倒是依然一副淡定的高手范儿——白天的时候,陈三郎被龟丞相带走,他便认为自家女婿不会有事。

    不过认为是一回事,总得成为事实才行。

    而今,陈三郎安然回归,心头一块石头终于可落地:

    “嘿,这小子看起来很是疲倦,萎靡不振的模样,仿佛与人大战了三百回合一般,看来这趟龙宫之行也不轻松啊!”

    许念娘心里暗暗想道。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蟹蛤两妖负责掌舵,开着大船返程,返回岳阳楼附近的码头。

    见到如斯大船,岸上的众多难民们纷纷来围观。

    大船在此处停泊了一天一夜。

    第二天,有大队兵甲驰骋而至,个个都是精兵,气息彪悍,衣甲鲜明。惊得难民们以为蒙元铁骑大破北方,冲杀过来了,那场面叫一个“鸡飞狗跳,鬼哭狼嚎”,纷纷逃命,还有的竟是直接往水里跳,要来个水遁。

    不过他们很快得知,这队兵甲并非蒙元铁骑,而是来自雍州的一支精锐之师,军纪严明,并没有进行任何的烧杀抢掠之事。

    虚惊一场,难民们这才安心。

    铁骑兵甲很快便登上了那一艘大船,然后扬帆离开,朝东南方向驶去。

    对此难民们议论纷纷,他们却也得知雍州真得平定下来了,恢复了太平秩序,于是不少人开始收拾包袱,离开洞庭,赶赴雍州。

    洞庭虽然资源丰富,但都是在水里,而难民中大部分人来自北方,不惯水性,在水上讨生活颇为困难,不如换个地方去。雍州,最起码距离北方更远一些,即使蒙元打过来了,也不会那么快不是?

    以前他们不走,是因为没有选择而已。

    难民们的选择去向按下不提,此刻陈三郎等乘风破浪,已经行驶在去往扬州的水路上。

    扬州与中州本就接壤,加上泾江的存在,水利交通极为便捷,比起陆地来,起码能加快两三倍的速度。

    之所以去扬州,而不是回雍州,陈三郎自有考虑。以雍州为基业,籍此发家,乃是时局所迫,不得已为之。但不管是硬件还是别的基础条件,被蛮军狠狠肆虐过一番的雍州,比起扬州来实在差得太多,想要弥补差距,必须依靠大量时间积累,重新建设,恢复生产,方有可能。

    但现在,已经不用等了。

    因为扬州已是囊中之物,既然有更好的选择,为何还要偏执于固守雍州?

    这是从天下大势的立场上看待,而从个人情感上,更不需犹豫,扬州,本就是陈三郎故乡。当初从泾县出走,他便暗立誓言,有朝一日,要打回来的!

    此去行程,直取扬州州郡,稳定下来后,以周分曹为首的六房班子,自也会迁徙到扬州,成为新的政治中心。

    这是大势所趋,亦为民心所向。扬州自古富庶,稳定繁荣了数百年,近期虽然受元文昌剥削,但根基尚在,最起码,未经战乱。

    临近扬州境时,陈三郎还有些担心。水路陆路,都是路,那么便会有关卡边防。

    扬州在元文昌多年经营统治之下,实力着实不俗,不但有着名声在外的虎威卫,其实水师也是首屈一指的。当年陈三郎远走,便遭遇了扬州水师阻击,只是仗着蟹和等妖物发挥,才安然脱身。

    而今,蟹和依然在,还有一众玄武亲卫,不过这些兵甲惯于陆战,水上能发挥多少战力,实在没底。

    然而一路顺流而下,陈三郎发觉自己的担心纯属多余。因为接连数个关卡水寨,竟大都剩下些老弱士卒,防守形同虚设,根本翻不起什么风浪。原来元文昌在京城战事吃紧,不断在后方抽调兵力驰援,其中包括水师。今天一拨,明天一拨,抽丝剥茧般,就剩下些老弱留守,应付场面了。

    于是乎,几乎畅通无阻,大船扬帆,直取扬州而去!





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



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
傲不可长,欲不可纵!
下一主题返回列表上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