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阅读,文字仅供大家学习参考写作,不定期删除,敬请及时阅读


    天上血月发生变化了。

    这一点在地下洞窟里的几个人都感觉到了,能站在这里的除了陆尘以外都是化神真君,是站在人族修真界中巅峰的人物,无论道行、修为、眼光、阅历乃至感觉,都是一等一的人物。天空中的变化,当然也逃不过他们的眼睛。

    血月内部产生了变化,但并不是因为地下洞窟这里天澜真君放出了神树碎片。

    几件碎片合在一起,气势万千,引来了天上血月精华光辉,但并没有对血月本身产生太大影响。这一点,几位化神真君都能感觉到。

    让血月发生改变的另有原因,是另外一种力量。

    其实到了这个时候,快要接近最终揭开底牌的时机,许多事情就不再是秘密,都摆到了桌面上,也就很容易看出来了。

    天地之间虽然被血红色的月光所铺满,阴沉压抑,同时也掩盖了许多细微的变化痕迹。但是这几位化神真君的眼中又岂是普通【龙敌龙】人可以比的,没过多久,便有冷哼声传了过来。

    面色凝重略带恨意的是铁壶真君,恼怒的则是广博真君,他指着头顶上那个巨大的破洞,指着更远处的天空以及那一轮诡异的血月,对天澜真君“呸”了一声,道:“这就是你干的好事,让血月吸聚了人血精华?”

    他大声且愤怒地说道:“这么干的话,你和那些魔教妖人有什么区别?”

    陆尘的身子微微震动了一下,侧眼向天澜真君偷偷瞄了一眼,却见天澜真君对广博真君的这句指责毫不在意,就好像是听到了一句不值一驳的蠢话,轻蔑得甚至懒得去多说一句,只是手指微弹,在他掌中的那最后一片神树叶子,也轻轻飘飘地飞了起来,然后落在了那根树枝上。

    和之前的情形一样,这片神树叶子果然和其他两件神树碎片是同根同源的神物,它们聚到一起后,几乎没有任何的排斥反应,直接就聚拢起来。那片叶子落在了树枝上,然后融为一体。

    两片绿叶一上一下,一左一右,就好像从一开始就生长在这根树枝上,在半空中微微颤动,迎风飘扬,翠绿的叶片散发出无限生机光辉,令这个地下世界仿佛都要被绿色所充满一样。

    这完整版的树枝完成以后,半空中便似乎猛地响起一声惊雷,似乎有什么东西骤然惊醒,从沉眠中睁开眼睛,向这边看来。

    天空中那道的血月光辉一下子刺破了所有的阻碍,连地面上的那个法阵也无法阻挡,直接降落下来,落在了这根树枝上。

    这变化过程发生得极快,从天澜真君拿出神树碎片到神树树枝树叶聚拢成形,中间不过短短时间,而且天澜真君看似随意,实际上却是气势如渊渟岳峙,杀机隐藏。

    铁壶和广博二人都是化神真君这个层次的人,都感觉到了天澜真君那股逼人气息的恐怖可怕。

    只要靠近一些,就必然会迎来一股如狂风暴雨般的攻击。

    在那短短的时间里,情形变得有些微妙起来。现在的局面是铁壶、广博、古月三大真君围攻天澜一人,毫无疑问的是他们大占上风。但古月在外掌控地下法阵,外抵血月,内困天澜,并不近身,而铁壶和广博则是对天澜真君出手的主力。

    天澜真君成名多年,强悍桀骜,哪怕是在化神真君这个层次中也有冠绝之名,自然被铁壶和广博二人深深忌惮,要不然也不会暗中谋划做了这个局来围攻此人,意图除掉他。

    同时,身为化神真君的他们当然也不会太过畏惧,就算天澜真君对他们发起攻击,不管会不会落到下风,但是能够支撑一阵的信心,他们还是绝对有的。

    但问题就在于,这里明明是有我的队友啊,那么当然应该让别人冲上去挡住那疯子天澜不顾一切、必定强绝恐怖的反扑一击,然后自己从旁牵制,既省力又安全,还有机会击败天澜,将这个绝好名声拿在手里。

    甚至于……如果他们两败俱伤的话,也不是不行啊,或者说在心底深处,其实是最好的结果。

    大家都是多少年的人精了,这点圈圈绕绕怎么可能想不到,就算早就谋划好一起做这个局,但是对这个临时搭伙的同伴队友究竟会有多少信任度,是不是真的能够完全相信自己上去了全力抵挡天澜这个疯子攻击时,对方不会在背后捅上一刀,就是很难说的事了。

    到了这个时候,站在天澜对面的那两位化神真君才突然发现,原来不管之前大家说得如何好,再如何下定决心赌咒发誓,分析厉害,但是到了最后关头,其实仍然还是无法相信对方。

    也许是到了化神真君这个层次的人物,每一个人都是孤独的吧,他们是如此高高在上,于是,除了自己就再也不会相信其他的东西。

    于是,几位化神真君就这样在看着占了上风的情形下,却各自一动不动,眼睁睁地望着天澜真君将那棵神树树枝抛了出来。

    破损的宅子外头,那片空荡荡的废墟深处,此时忽然传来了一声悠长的叹息声,是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古月真君。他仍然没有现身,但是在那一声长叹里,似乎多了一丝苦涩。

    在场的也许有疯子,有恶人,但没有人是傻瓜,尽管这局面异常微妙,但很快大家就看透了,包括陆尘在内。

    他的嘴角浮起了一丝略带嘲讽的笑意,微微摇了摇头,而对面的两位真君则是面上露出了几分尴尬之色。然而尴尬归尴尬,他们却并没有多说一句,或是做出任何动作。

    毕竟在浮云司崛起的这几十年之前,作为真仙盟中最老牌的几个势力的代表,现在是盟友的天律堂和大宰院,以前可也有过打得头破血流,争得死去活来的日子呢。

    那些仇恨是刻在骨子里的,那些忌惮是抹不去的,就算是化神真君,也是如此。谁都知道,对方心里其实是想杀你的,而且关键是还真的有这个能力,那么,又有谁真的放心将自己的危险软弱处暴露出来?

    他们只能这样站着,再强大的化神真君,这一刻却被那些最粗浅的人情所牵制着,无法动弹,哪怕这让他们看起来有点像是笑话。

    天澜真君轻蔑地向那两个人看了一眼,然后回头对陆尘笑了一下,虽然他没有说话,但是陆尘却看懂了他的意思。

    这等废物,也能与我齐名于世?

    所以,还是干掉算了!

    这个光头的疯子笑了笑,然后一跺脚,正好踩在他脚下石板上那块凹槽上,地底深处的“隆隆”声,顿时响亮起来。





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



好书要支持。
傲不可长,欲不可纵!
下一主题返回列表上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