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邪 正文 第五百八十六章:龟蛇交锋,耐人寻味 南朝陈



    谢谢阅读,文字仅供大家学习参考写作,不定期删除,敬请及时阅读


    来者正是龟丞相,依然一副老态龙钟的模样,树皮一般的脸庞挂着一抹笑意,显得云淡风轻。

    对于牠的出现,陈三郎并未露出什么意外之色,反而显得笃定:在上一次会面当中,龟丞相已经表达了态度,所以其一定会在某个时刻现身。

    眼下,刚刚好。

    反观龙宫方面,就不是那么平静了,动荡翻腾的湖水很清晰地表达了牠们的心情。

    在妖界内,龟丞相与龙君一样,都是老祖宗级别的存在,不但足够强大,也活得够久,只是牠在数百年前便飘然离去,下落不明。这么多年来,在妖物心目中,龟丞相早已成为了传说。

    这个传说的分量与神秘色彩并不亚于龙君多少。

    而今,牠现身于洞庭。诸多巡逻夜叉,以及那四位大妖见到,都忍不住心情激荡起来。

    气氛一时间有些凝滞,过了片刻,龙君沧桑的声音响起:“老鬼,你终于舍得出来了吗?”

    这一声“老鬼”感慨良多,蕴含着某些难以分明的情绪,有责备、有意外、还有些亲切……

    龟丞相有名,只是其名早不用,由于“龟”与“鬼”谐音,故而龙君一直都是这么称呼牠的,天地间,也只有龙君才有这个资格。

    龟丞相身子微微一颤,躬身下去,双手拱在胸前,恭恭敬敬地道:“参见龙君!”

    “哼,你不是反出龙宫了吗?何必还对本君施礼?”

    龟丞相忙道:“属下不敢,只是龙君一直闭关,而在下便想出去透透气罢了。”

    龙君顿一顿,缓缓道:“你的意思是说龙宫太闷,太压抑了吗?”

    龟丞相不语。

    蛇后冷笑声起:“龟丞相,你有话直说,何必绕圈子?不就是想说本后专横吗?”

    龟丞相神色淡然:“蛇后言重了,在下并无此意。”

    两边一问一答的,陈三郎倒听得有滋有味,觉得这些活了千百年的老古董们,说话套路其实与凡俗也差不多。

    “咯咯,我言重?本后问你,我要击杀此子,你却横加阻拦,这是何意?”

    蛇后高声质问道。

    龟丞相回答:“此子干系甚大,又有气运加身,却杀不得。”

    “可笑,我等就要出海离开,这天【无龙敌】下如何,又有何等相干?”

    龟丞相道:“蛇后此言不妥。”

    蛇后怒道:“如此说来,你非要插手了?”

    龟丞相慢慢挺直身子,语气平缓而坚定:“你不能杀他!”

    “好,本后且看看你这数百年来有甚长进,别以为躲在岳阳楼中神不知鬼不觉的,只是你自在逍遥,我也乐得清静而已。”

    说着,湖面骤然起风波,呼啸声起,有风来。

    这风,不是自然的风,风本是气,气无形无色,难以捉摸。不过当修炼到了一定程度,便可驾驭各种气流,谓之“风遁”。而不同的修炼本体以及修炼形式,都会让风遁附加上不同的东西,可以是某种气味,也可以是某个颜色。比如说一位妖物架风路过,可能会产生臭味,或者见到一团黑风——这时候,气便具备了颜色与味道了。

    由此,捕风捉影,便见端倪。

    眼下,蛇后雷霆大怒,鼓弄起风来。此风竟是呈现出一种粉红的色彩,看上去处处显露出一股糜烂的感觉。

    粉色的风,直接吹向荒岛,龟丞相站在最前面,首当其冲。牠深知这股风的厉害,双腿微分,背躬下去,鼓足力气,张口一吐,同样吐出一股风。

    两风相触,纠缠在一起,便生成一股股爆流,所到之处,惊涛骇浪,声响惊人。

    陈三郎在后面看着,脸色凝重:双方一交手,便知深浅高低:这位蛇后果然名不虚传!

    关于牠的来历,多是零碎,毕竟时代已久远,反正修炼上千年的妖物,岂是等闲之辈?

    其实也不是修炼得越久越好,毕竟谁都不会真正的长生不死,这时代,早没了长生的环境条件。当活够了一定的岁月,便会进入生涯暮年。

    陈三郎觉得,龙君的状态便是晚年光景。否则的话,牠不会长久闭关,不问世事。因为闭关,尽可能地避免消耗,才能使得寿命延长。

    龙君如此,龟丞相也好不到哪里去,毕竟是同时代的存在,其修为还稍逊一筹呢。

    这么说来,两者都属于高龄妖物了。

    修为再高,也敌不过岁月,到了迟暮阶段,功力只会倒退,再难进步,能维持住状态,已是不易。

    而蛇后呢,牠的千年修为在高阶妖物中却恰恰卡在壮年阶段,也许其境界比不过龙君和龟丞相,但胜在年富力强,故而拼斗起来,谁胜谁负,难以预料。俗话有说:拳怕少壮。

    这道理具有普遍性。

    想通了这一点,陈三郎忽而明白蛇后在龙宫中的强势了,牠确实有足够的本钱。从某种程度上看,甚至龙君对这位老婆都会有几分忌惮,所以很多事情都在忍让着,包括龟丞相离开龙宫。

    这些因由,皆为陈三郎推测,不过不会偏差太多。并非他对于龙宫内部的矛盾有什么兴趣,而是必须弄清楚,才能破局。

    蛇后与龟丞相是打起来了,看着惊天动地的,激斗热烈。但陈三郎非常清楚,这些都是表象,两者根本没有全力以赴。修炼到了这等境界,不到不得已,谁会去拼命?

    这也是修者行走天下,为人处世的准则之一。说白了,就是怕死;不但怕死,还怕受伤,损了身躯。因为这副皮囊,乃是修炼根本,倘若有什么闪失,那就丧失了进阶的途径,悔之莫及。

    人皆如是,贫贱多无畏,当富贵了,反而缩手缩脚,信奉起鬼神了。

    陈三郎看着这场热闹而罕见的争斗,脑子转得飞快,既要想龟丞相在龙宫的位置,又要想蛇后到底会强势到什么地步,还得想龙君的态度如何。毕竟其刚和龟丞相“叙旧”,说了两句,便被蛇后插口打断了。

    然而龙君就此沉默,甚至连牠们开战都不加以阻拦,更不相帮哪一方,这个态度,颇是耐人寻味。

    便在此际,战况突兀发生了变化……





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



`               
    谢谢更新!!!
`
傲不可长,欲不可纵!
下一主题返回列表上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