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阅读,文字仅供大家学习参考写作,不定期删除,敬请及时阅读


    那名恐怖分子的联系人住在一家名叫绿色的小旅馆,位于新城区的西面。

    别过库尔班等人,离开巴比扬烤肉店,吴尽欢低头看了看照片上的地址,而后掏出手机,给迈哈勃布打去电话。电

    话接通,他问道:“迈哈勃布,你在哪里?”“

    吴先生?我还在你们下车的地方。”“

    好,我们现在过去。”

    吴尽欢带着金等人找到迈哈勃布的车子,纷纷坐进车里。迈哈勃布问道:“吴先生,我们回酒店吗?”他

    摇摇头,将照片递给迈哈勃布,指着上面的地址,问道:“你知道这里吗?”迈

    哈勃布仔细看了看地址,又翻过来看看照片中的人,下意识地问道:“吴先生你们是要找这个人?”

    吴尽欢直视着迈哈勃布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道:“他是恐怖分子。”迈

    哈勃布吃了一惊,又惊又骇地说道:“恐怖分子?吴先生,你……你们找他做什么?”

    吴尽欢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问道:“你敢带我们去找他吗?”

    “这……”迈哈勃布实在是不愿意粘上【龙无敌】恐怖分子,无论吴尽欢这些人是恐怖分子的朋友还是敌人,这都会让他自己身处于险境当中。

    他琢磨了好一会,问道:“吴先生,如果我帮你,我会得到什么?”

    吴尽欢说道:“你想要钱的话,告诉我你想要多少?”

    迈哈勃布正色说道:“这不是钱的问题!等事后吴先生走了,恐怖分子找不到吴先生,但却能找到我。”吴

    尽欢问道:“那么,你想要的是?”迈

    哈勃布问道:“事后,吴先生能带我一起走吗?”吴

    尽欢笑道:“你想去中国?”

    迈哈勃布连连点头,正色说道:“如果吴先生肯带我一起走,又有能力带我一起走,无论吴先生让我帮你什么忙,我都愿意。”

    与中国相比,巴国还是太贫穷太混乱了,朝不保夕,能有更好的去处,他当然不愿意继续留在巴国。“

    你走了,你的家人怎么办?”

    “我没有家人!”迈哈勃布眼神黯淡下来,小声说道:“我的家人都已经过世了,在一次恐怖袭击中。”

    吴尽欢的眼睛渐渐变得晶亮起来,一眨不眨地盯着迈哈勃布,柔声问道:“我可以信任你吗?”

    迈哈勃布坦然地对上吴尽欢凌厉的目光,说道:“只要吴先生肯带我走,从今往后,我迈哈勃布的命就是吴先生的,只听吴先生的差遣!”又

    与他对视了片刻,吴尽欢淡然一笑,目光中的犀利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柔光。他幽幽说道:“两天前,有几名中国人在白城郊外被一群恐怖分子绑架,你知道这件事吗?”迈

    哈勃布怔了怔,说道:“好像新闻中有过报道。”类似的新闻在巴国太多了,已经没人会刻意去关注。

    吴尽欢说道:“被绑架的几名中国人当中,有我的未婚妻。”迈

    哈勃布脸色一变,惊讶道:“吴先生……”

    吴尽欢指了指他手中的照片,说道:“大使馆拜托锡比族的族长与恐怖分子磋商,照片中的这个人,就是恐怖分子派出的联系人。”迈

    哈勃布呆了片刻,说道:“吴先生是想要从他身上,打探出这批恐怖分子的消息?”吴

    尽欢点点头,说道:“我不认为和谈会有圆满的结果,我需要自己想办法去救人。但在救人之前,我得知道这群恐怖分子藏身在什么地方,而这个人,他可以为我提供这些信息。”

    迈哈勃布问道:“吴先生要自己去救人?吴先生总共招募了多少武装?”吴

    尽欢一笑,抬手环指了一圈,说道:“都在这里。”

    迈哈勃布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噎到。算上吴尽欢,总共才五个人,想要从恐怖分子的手中救出人质,这不是天方夜谭吗?他喃喃说道:“吴先生,这……”

    吴尽欢打断道:“你不用跟我们一起行动,你现在只需帮我们找到这家绿色旅馆,把我们送过去。”迈

    哈勃布不再多言,点点头,启动汽车,按照照片上的地址,驾车去往城西。

    到了白城的西部,连续打听了三位突突车的司机,总算是找到了这家绿色旅馆。旅

    馆的门脸不大,只上下两层,一楼的大厅里摆放了好几张桌子,看起来是供客人吃饭用的。

    吴尽欢让迈哈勃布把车子停在旅馆对面的路边,然后众人坐在车子里,默默地观察对面的旅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金说道:“欢哥,现在我盯着,你们都先在车上睡一会吧!”

    他们不能光明正大的进去找人,动静太大,现在只能在这里蹲守,确认对方到底住不住在这里。吴

    尽欢没有多言,他点点头,对众人说道:“金守上半夜,老项守下半夜。”

    说完,他把座椅的椅背向后放了放,半躺下来,闭上眼睛,很快呼吸便变得匀称冗长。

    项猛定好时间,和洪云芸、叶末也一并闭眼睡觉。迈哈勃布看了看车内的众人,最后,他也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一夜无话,翌日早上,天色大亮,吴尽欢等人纷纷醒过来。在车里睡了一宿,并不舒服,浑身的骨头都像生了锈似的。

    不过吴尽欢等人不敢出去伸展筋骨,毕竟中国人的长相太扎眼了,在这里露面,容易引起对方的警觉。吴

    尽欢对迈哈勃布说道:“你能不能去帮我们买几套当地人的衣服,最好能遮住脸面的那种。”

    迈哈勃布想都没想,点头应道:“吴先生,我这就去买!”他扭头刚要下车,吴尽欢拉住他,从口袋中掏出一打卢比,递给他。迈哈勃布摆手一笑,说道:“吴先生,我身上有钱。”说完,他推开车门,下了车,向街道的两侧望了望,然后迈步往结尾方向走了过去。

    通过倒车镜,金一直盯着迈哈勃布,直至他的身影消失在街尾,方问道:“欢哥,我们真能信任这个人吗?”

    吴尽欢耸耸肩,说道:“我没有在他身上感觉到不怀好意。”他

    不敢说迈哈勃布一定没有另有所图,但他的另有所图,只是想要过上更安稳、更舒适的生活,这与己方的目标并不发生冲突。金

    点点头,没有再多问。他扭头望向车窗外,喃喃说道:“不知道照片里的人是不是真的住在这里,如果他一直不露面,那事情就难办了。”

    他正说着话,绿色旅馆的房门突然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位穿着淡蓝色阿拉伯服饰的青年男子。

    他头发略长,梳着中分,眉毛浓密,又粗又长,眼窝深陷,晶亮的眸子,炯炯有神。满脸的络腮胡须,一直连到鬓角。

    看到这个人,金的眼睛顿是一亮,低声说道:“欢哥。”

    听闻他的话,众人纷纷抬头,看外望去,看清楚站在旅馆门前的青年,人们精神同是一震,没错,就是他,和照片里的人一模一样。

    青年在旅馆门前站了一会,深邃的目光扫向对面的汽车。他

    凝视着汽车许久,久到吴尽欢等人怀疑他是不是已经看清了车厢的内部。

    但这是不可能的,车窗上都贴着墨黑的挡光膜,从外面往里看,根本看不清楚车内的情况。

    也不知过了多久,那人收回目光,迈步向旅馆的左手边走过去。

    见状,金低声问道:“欢哥,我们要不要跟上去?”吴

    尽欢摆摆手,说道:“坐在车里,谁都不要动。”以他们的长相和穿着,只要一下车,立刻就会引起周围人的骚动,对方像注意不到他们都难。

    庆幸的是,那名青年并没有走出太远,行到距离旅馆有二十多米远的一家餐厅时,他停下脚步,向左右看看,然后迈步走进餐厅里。看

    到他进入餐厅,吴尽欢等人也不约而同地暗松口气。他们还真怕他走远了,以他们目前的这幅模样,根本完成不了跟踪对方的目的。现

    在他们只能在心里默默祈祷,对方在离开餐厅之前,迈哈勃布能带着衣服赶回来。时

    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进入餐厅的青年没有出来,不过迈哈勃布也没有回来。

    就在众人心急如焚的时候,随着车门打开,迈哈勃布提着好几个塑料口袋,从外面坐了进来。他

    把几包塑料口袋递给吴尽欢等人,气喘吁吁地说道:“吴先生,我在附近没有找到服装店,只找到二手货市场,我买了几套干净些的旧衣服,你看看行不行。”吴

    尽欢从塑料袋地拿出一件白袍,的确是有些旧了,还能看到明显缝补过的痕迹,不过在他看来,穿这些旧衣服比穿新衣服更加安全。

    他满意地点点头,赞道:“做得很好!大家把衣服都换上!”在

    吴尽欢的示意下,众人纷纷脱下衣裤,换上迈哈勃布买的这些二手长袍子,包括洪云芸在内。

    看到洪云芸脱得只剩下胸罩和内裤,吴尽欢等人没怎么样,迈哈勃布脸色红得都快滴出血来,眼睛都不知道该往哪看好了。

    时间不长,吴尽欢等人都换好了衣服,里面是长衣长裤的套装,外面是长长的白袍子。吴尽欢罩着镜子看了看,问道:“迈哈勃布,你车里有胶水和剪刀吗?”

    迈哈勃布下意识地点点头,连忙打开储物箱,从里面拿出胶水和剪刀递给吴尽欢。吴尽欢环视了一圈,最后目光落在洪云芸身上,说道:“你头发还挺长的。”

    还没等洪云芸反应过来,吴尽欢已一剪子下去,从洪云芸头上剪下一小溜头发,然后又用剪刀把头发剪碎成细屑状。

    他把胶水慢慢涂抹在自己的脸上,嘴唇上,不等胶水干掉,他把手中的碎头发扑在自己的脸上。

    碎头发匀称地粘在胶水上,如此一来,吴尽欢也成了满脸的络腮胡须。

    打眼一瞧,还真和阿拉伯人有那么几分相识。这是最简单又最便捷的易容方法之一,利用随处可见的工具,在短时间内便可以改变自己的容貌。





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



好书要支持。
下一主题返回列表上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