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阅读,文字仅供大家学习参考写作,不定期删除,敬请及时阅读


    尽管在保密局传递过来的消息里面,帝都天京在短短几日内就被邪兽包围的水泄不通,情况十分危急。

    但是当李小白终于赶到帝都附近的时候,实际情况比他预估的更加严重。

    作为当世第一大城的天京城外,方圆百里内人畜无踪,不是逃往帝都,就是葬身于兽口,渐渐发黄的稻谷无人收割,村庄内不见人烟,只有四处出没的邪兽,就像末日一般的景像。

    “还是来晚了一步!”

    李小白连续激发了数百张灵符,将方圆两三里内的邪兽剿灭一空,形成了一片极大的死亡禁区,不过这对于聚集到天京附近的邪兽们来说,区区九牛一毛罢了。

    两道剑光突然从远处飞来,悬在了十余丈开外,正是天邪教教主和他的右神尊,正一脸难以置信的望着草龟背上的李小白和两个妖女。

    “魔头,你竟然赶到了!”

    不是冤家不聚头,仇人相见恨晚,天邪教教主的眼睛立刻红了起来,他似乎没有想到这个域外天魔竟然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赶回大武朝帝都。

    “呵呵,好久不见啊!”

    李小白跟这个相见恨晚的仇人打了个哈哈,悄然捏起剑指。

    天邪教教主咬牙切齿地低吼道:“既然来了,那就别想走,一块儿成为邪神大人的祭品吧!”

    他仿佛认定了李小白这个域外天魔是与天外邪神共争这方天地的强劲对手,丝毫不敢再有任何小觑,反而如临大敌。

    “暴横!”

    李小白却不过多废话,抬手剑指一点,三道剑光激射而出,旋即又是三道剑光,就像机枪一样连续激射出27波三连射的剑光,瞬间封死了天邪教教主身周所有规避空间。

    无论是谁,一旦挨上混沌青莲的必杀剑光,定是有死无生,尽管如此霸道,但是对于术道修为在全真境以上的术士,却并不能构成百分之百的威胁,总能凭借着敏锐的危机预感而屡屡躲闪成功。

    在十几丈距离内,如同自动步枪火力全开一样的“暴横”剑光可以说是布下了一个避无可避的杀局,然而就在剑光临身的那一刹,天邪教教主抓过跟着一起疾退的右神尊往自己身前一挡。
【无龙敌】
    猝不及防的右神尊面对及身的剑光,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但是眼中的神彩却迅速黯淡了下去,即使是神通境尊者,在面对混沌初分时的先天异宝混沌青莲霸道剑光面前,依然如同小鸡崽一样,毫无抵抗能力。

    谁能想到,天邪教教主竟然拿自己的得力干将挡枪,不,挡剑!

    “可恶的家伙!我要杀了你!”

    天邪教教主虽然口中放着狠话,但是逃得比谁都快,眨眼间退到了百余丈开外,邪兽群又再次涌了上来,还有许多刀嘴飞蝠邪兽冲着李小白所在位置发动了俯冲。

    突然间雷声滚滚,电蛇狂舞,向四面八方暴射的紫蓝色电光覆盖了百丈范围内,许多邪兽被电的浑身抽搐,前仆后继的一头栽倒在地,掩护天邪教教主逃跑的刀嘴飞蝠邪兽就像下饺子一样,呯呯嘭嘭砸得筋断骨折,死伤无数。

    兽海战术对李大魔头根本构不成任何威胁,轻轻一顿足,草龟足球立刻心领神会,瞬间出现在千步开外,凭借着坚硬的龟甲又是压倒了一片邪兽。

    利爪邪兽的爪牙连在龟甲表面留下一道浅浅的痕迹都不办不到,长毛巨人邪兽挥出的木杖甚至会反弹,将自己砸得头破血流,巨甲邪兽的厚重甲片在龟甲面前完全是小巫见大巫,粗大的尾锤无论使出多大的劲儿,也会像长毛巨人邪兽的木杖一样,被龟甲的反弹效果误伤己方,甚至是直接击杀。

    “小样,继续跑啊!本魔头一指头就能戳死你!”

    李小白再一次举起了剑指,天邪教教主的眼睛猛然瞪得老大,背后寒气直冒。

    这个看上去修为只有凝胎境的术士能够成为与五宫七宗平起平坐的天宫之主,绝非浪得虚名,像刚才那般一指击杀神通境尊者的手段,让他心生寒意。

    不过此时此刻却再也没有能够让天邪教教主拉来当挡箭牌的下属,当即毫不迟疑的坠入自己不屑于靠近的邪兽群当中,周围那些密密麻麻的兽兵立刻掩住了他的身影。

    天邪教教主得了邪兽群的掩护,心下大定,立刻豪气顿生地挑衅道:“小子,有种你来杀我啊!”

    这货也是个贱的!

    对付这种贱货,李大魔头只有一招。

    “曦和!”

    一道淡淡的剑光直射而出,贯穿了一条线上的所有邪兽,甚至没入了极遥远处的山峦,仿佛完全没有尽头的能够洞穿一千。

    嗷嗷乱吼的邪兽立刻倒下了一长串,死亡胡同延伸到邪兽群外围,将瞠目结舌的天邪教教主暴露了出来,他的背后完全被冷汗浸透。

    方才那道纤细的死亡剑光几乎是擦着他的脖子掠过去的。

    在那么一瞬间,天邪教教主真以为自己已经死了。

    天邪教教主哪怕再猖狂,这会儿也知道怕了,他颤声道:“你,你,你这家伙,我,我要把你们统统献祭给邪神大人!”

    从怀中捧出一支玉色骨笛,狠狠一捏,整个大地突然震颤了一下,一道道血色光柱冲出地面,直射天际。

    许多被光柱蹭到的邪兽直接化作一团血水,越来越多的血色光柱出现在天京城外,并且向城墙不断逼近。

    守护帝都的护城大阵在第一时间被激活,一道光幕升起,笼罩住了每一段城墙,形成了一道环绕天京的光墙,将血色光柱隔绝了开来。

    “你这是找死!”

    李小白往帝都方向看了一眼,回过头来却发现发动献祭的天邪教教主已经不知去向,这死货逃的倒快。

    远远传来飘忽不定的声音。

    “献祭已经开始,此地只进不出,谁也别想逃走,三日后天门大开,便是邪神降世之日,魔头,你了。”

    天邪教教主依然不忘放下狠话。

    仿佛知道大魔头的心意,一道电网炸开,又是成片通体焦黑的邪兽抽搐着倒下,依然不见天邪教教主的身影。

    “哼,等邪神降临,看我不抽它个满脸桃花开!”

    李小白话音未落,身形突然消失,草龟足球带着他和大小妖女瞬间移动到十余丈开外,一道三丈粗细的血色光柱在他们方才所在位置破土而出。

    如果从天空俯瞰,可以看到一根根赤红色光柱直刺天空,地面上邪兽的血水横流,一点点交织成诡异的符文法阵,不止是帝都天京城内的百万人族,连带着城外的这些邪兽都是献祭的祭品之一。

    为了迎接天外邪神的降临,天邪教不惜孤注一掷,亮出了自己积累的所有邪兽。

    狂风呼啸掠过,扑扇着两对巨翼的赤鹏兽王缓缓来到李小白的头顶上空,冲天而起的血色光柱穿透了它的身体,却仿佛只是一根根虚影,庞大的身躯毫发无伤,只是不时脱落一些赤色羽毛,在半空中化作点点雨幕,无差别的洞穿了下方的一切,无论是屋舍,草木和邪兽,另快了血水符阵的形成过程。

    “是兽王!”

    李小白第一时间认出了这头赤羽巨鹏的真正身份,天邪教的兽王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就是体形巨大,或许外形诡异,与自然生长的飞禽走兽和妖族截然不同。

    “好,好大的鸟!”

    草龟足球眼睛都直了,它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鸟儿,遮天蔽日,投下来的阴影几乎能够覆盖一座小城。

    “我们把它烤了吃吧!”

    鹏之大,需要两个烧烤架,李小白可找不到像天京一样大的火锅,只好上烧烤架了,他根本没的选择。

    “好呀好呀!”

    清瑶雀跃着,鹰鹏猛禽向来是蛇族的天敌,能够拿天敌烧烤了吃,不啻于妖生大快之事。

    “会不会吃不完?”

    小妖女洪璃有些怀疑,自己这辈子能不能吃得完这只巨禽,上次在伊洛妖域带回来的赑屃妖王的肉现在连千分之一都没有吃完,估计还得再吃上百十年。

    “没关系,吃不完打包送人!”

    李小白开始在想着蜜烤还是熏腌,话音未落,一片密集的雨幕劈头盖脸的砸了下来。

    附近先落下来的雨点发出敲小鼓似的凶猛撞击声,还有妖兽尸体上腾空而起的血雾,显然这些雨点有些不同寻常,然而落到距离龟背还有十丈时,雨点突然停了下来,再也无法寸进,一颗颗定在十丈开外,形成了一片晶莹剔透的雨珠罩子。

    “止水!”

    小红鲤抬头望着天空,再环顾四周,有些吃惊,作为水族一员,她的控水天赋是得天独厚。

    “止水?你不是止住了吗?”

    琉璃心虽然察觉到这些从天而降的雨点有些异样,却没有料到它们落在物体上时竟然能够产生如此恐怖的穿透力和破坏力。

    小红鲤认真地说道:“它们很重!比水银还重,能够消蚀血肉!”-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下一主题返回列表上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