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阅读,文字仅供大家学习参考写作,不定期删除,敬请及时阅读


    孙凡钧向吴尽欢笑了笑,点了点他拿在手中的名片,意味深长地说道:“别忘了打这个电话。”说完,他又点下头,快步走出房间。

    等李正义和孙凡钧二人离开,吴尽欢拿起名片,看着上面的电话号码。名片没有名头,也没有名字,就是一串白城本地的电话号码。

    金看了名片一眼,小声问道:“欢哥,我们能信任他吗?”

    吴尽欢摇头苦笑,说道:“我们没有别的选择。”说着话,他拿出手机,拨打名片上的电话号码。

    时间不长,电话接通,话筒里传来英文的说话声:“你好,这里是巴比扬烤肉店。”

    烤肉店?吴尽欢扬了扬眉毛,用汉语说道:“你好,我叫吴尽欢,是大使馆武官孙凡钧给我的这个电话号码,说我如果在白城遇到了困难,可以打这个电话求助。”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对方也改用汉语说道:“吴先生,请你稍等一下。”

    吴尽欢拿着手机,这一等就是十多分钟,如果不是手机上显示仍在通话中,他都怀疑对方是不是悄悄把电话挂断了。

    正在他等得不耐烦的时候,话筒里终于再次传来说话声:“吴先生,你还在吗?”

    “我在。”

    “吴先生,如果方便的话,可以到我们烤肉店来坐坐。”

    “给我地址。”

    “我们在巴扎的沙法尔大街,巴比扬烤肉店。吴先生想吃什么,尽管过来点。”说完,对方也不等吴尽欢接话,把电话挂断。

    吴尽欢放下手机,巴扎!巴扎又是个什么地方?吴尽欢起身,迈步向外走去。

    凯丽急忙问道:“吴先生要出去吗?晚上……晚上这里很危险的!”

    “至少比白天要安全一些。”吴尽欢以前是没来过巴国,但对伊斯兰人的起居习惯还是有一些了解。

    白天因为气候炎热的关系,人们要么是工作,要么是休息,城市里反而显得冷【敌无龙】清,等到了晚上,人们纷纷从家里出来,在街上闲逛,城市倒是会热闹不少。

    “吴先生,我跟你一起去。”

    “不用,你留在酒店,等大使馆那边的消息,如果传来了消息,第一时间通知我!”

    “好,好的,吴先生!”凯丽呆呆地点下头。

    看她在自己面前表现的又慌乱又自责,吴尽欢微微一笑,说道:“凯丽。”

    “啊?”

    “婷婷的事,与你无关,而且,我也不会让她有事,相信我。”

    听闻他这番话,凯丽眼圈一红,眼中蒙起一层水雾,带着哭腔,哽咽着说道:“吴先生……”

    吴尽欢淡然一笑,带着金、项猛、洪云芸、叶末四人,走出房间。

    他打算到酒店的大堂去问问,巴扎的沙法尔大街怎么走。他们刚走进酒店大堂里,便看到迈哈勃布快步迎了过来,满脸堆笑地说道:“吴先生!”

    吴尽欢好奇地问道:“你还没有回伊斯兰堡?”

    迈哈勃布解释道:“我不想空跑回去,看看在这里能不能等到活儿。”

    吴尽欢点下头。迈哈勃布问道:“吴先生,你们要出去吗?”

    “是的,我们打算去巴扎的沙法尔大街。你知道巴扎是什么地方吗?”

    迈哈勃布笑了,说道:“吴先生,巴扎就是白城。只不过巴扎是白城的老城区,巴扎之外的地方是后来扩建的新城区。”

    “原来是这样。”吴尽欢无奈地摇摇头,若没有当地人介绍,鬼知道巴扎是个什么地方。他问道:“迈哈勃布,你知道沙法尔大街吗?”

    “我知道。”迈哈勃布应得很快,说道:“沙法尔大街是巴扎最热闹的商业街区之一,吴先生想去那里逛逛?”

    吴尽欢点头,笑问道:“你可以送我们过去吗?”

    “当然没问题!”迈哈勃布答应得干脆,不过他又面露难色地说道:“吴先生,我送你们过去没问题,但我不建议你们在白城内闲逛,这里有很多恐怖分子专盯着外国人袭击,万一出了事情……”

    吴尽欢一笑,说道:“你不用担心,我们就在闹市区随便走走,逛一会就回酒店了,不会待得太晚。”

    “呃,好吧!”迈哈勃布见自己劝不动吴尽欢,也只好点头答应了。

    白城的市区与伊斯兰堡比较,相去甚远。

    主要是街道很脏,市内随处可见土路,汽车跑过去,尘土飞扬,那叫一个遮天蔽日,当地人都习以为常了,外国人大多会在脑袋上包裹头巾,只露出两只眼睛。

    车内,洪云芸正在和头巾奋战。伊斯兰的女人都会包裹住面部,她不想招惹麻烦,琢磨着自己也该入乡随俗。

    开车的迈哈勃布看了她一眼,笑道:“洪小姐,你还是不要包了。”

    洪云芸把头上缠得一塌糊涂的头巾狠狠扯下来,不满地说道:“在这里,女人不是都要裹头巾吗?”

    她的不满倒不是对迈哈勃布,而是对她自己,竟然连条围巾都缠不好。

    迈哈勃布笑道:“本地人讲究,外国人不用讲究,也没人会追究,而且你刚才缠得方式也不对,只有恐怖分子才会像你那么缠。”

    “……”洪云芸彻底无语了,把头巾扔在一旁,再也不往自己头上摆弄了。

    向车窗外面看,即便现在已经很晚了,街上仍能看到行人,道路两边也有很多的店铺在营业。

    在这里,有个奇怪的现象,街道两边的建筑,除了一楼的店铺亮灯,二楼乃至再往上的楼层,都是黑漆漆的一片,一点亮光都没有。

    不要以为这些房子都没人居住,而是居民们都在玻璃上涂了黑色的油漆,即便屋里点了灯,外面也看不出来。

    至于为什么,迈哈勃布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在伊斯兰堡并没有这样出习俗,他猜测人们是不想引起恐怖分子的注意。

    白城和伊斯兰堡虽然同属巴国,但民风民俗乃至种族,完全不同。

    伊斯兰堡的人,更接近印度人种,皮肤黑,五官粗犷,毕竟两国以前是同一国家嘛,而白城这边的人,更接近阿拉伯人,皮肤白,五官也精致,像新疆人,很大程度上符合中国人的审美。

    路上,迈哈勃布边开车边滔滔不绝地向吴尽欢等人介绍这、介绍那,还不时提醒他们要注意那些事项。

    白城的普通居民,民风很淳朴,对人也十分友善,但你在这些看起来都很普通的人群当中,根本分辨不出来谁是真正的普通人,谁又是极端的恐怖分子。

    所以国外人在白城的街道上行走,就尽量不要盯着任何人的眼睛看,省得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他们乘车,从酒店来到沙法尔大街,一路上,在路边看到的哨卡不计其数,有的是普通哨卡,有的是机枪哨卡,就连一些大型的店铺门口都站着荷枪实弹的保安人员。

    对于外国人而言,白城实在不是个旅游的好去处,整座城市给人的感觉就是压抑,破旧、贫穷、不安全。

    但它又有自己独特的魅力,在许多残破不堪的建筑上,都能看到精美绝伦的浮雕。

    有的是动物浮雕,有的是建筑浮雕,每一处浮雕都让人觉得是一件美妙的艺术品。如果这里没有饱受战火摧残的话,完全可以成为一座令人向往的艺术之城。

    到了沙法尔大街,吴尽欢等人下了车,别过迈哈勃布,他们顺着大街往前走。

    街上的交通非常混乱,人车都混在了一起,尤其是三轮车,当地人称之为突突车,四处乱窜。

    看得出来,到这里的外国人不多,吴尽欢等人走到街道上,不时引来行人的侧目。

    路边有大量的水果摊,当地的水果以芒果、哈密瓜、葡萄、苹果为主,价格都很便宜。

    一大杯的纯芒果汁,只要五十卢比,三块多的人民币而已。吴尽欢五人各买了一杯芒果汁,感觉就一个字,甜。

    巴比扬烤肉店并不难找,位于大街的中段,偌大的英文招牌,门口的橱窗里有烤鸡和烤羊,香气扑鼻。

    当吴尽欢等人走过来的时候,四周也不知道从哪冒出来一大群破衣烂衫的乞丐,围在他们的四周,叽里呱啦地说着话。

    其中一名看起来还不到十岁的小女孩拉着洪云芸的衣服,用英语说道:“一卢比,我只要一卢比!”

    一卢比,还不到一毛钱人民币。洪云芸下意识地摸向自己的口袋,这时候,烤肉店里快步走出来一名青年店伙计,冲着乞丐挥手喝道:“走开、走开,都走开!”

    说着话,他拉着吴尽欢等人向店里进。拉洪云芸的时候,力气用得尤其大。洪云芸暗暗皱眉,如果不是在巴国,不是在白城,她恐怕早一脚踹过去了。

    打发走店门口的乞丐,店伙计这才回到店里。他打量吴尽欢等人一番,最后目光落在吴尽欢的脸上,端详片刻,用汉语笑问道:“吴先生?”

    他说的汉语可是字正腔圆,听不出一点外国人的口音。

    可他的样子,却是卷头发,白皮肤,五官深刻的阿拉伯人模样。吴尽欢与他对视片刻,点头说道:“我是吴尽欢。”

    “吴先生,楼上请。”青年店伙计把吴尽欢一行人领到二楼。二楼坐着三人,两人坐在楼梯口处,年纪都不大,和青年一样,同是阿拉伯人的模样。

    另一人年纪较大,坐在里面,正在喝着茶。

    随着吴尽欢等人上来,坐在楼梯口的两名青年双双起身,打量他们一番,向里面摆摆手,示意他们进去。吴尽欢一直走到那名中年人的近前,站定,低头看着他。

    中年人看起来有四十多岁,短头发,也是阿拉伯人长相,看起来乐呵呵的,很憨厚。

    未等吴尽欢开口说话,中年人站起身形,主动伸出手来,含笑说道:“吴先生,你好,我叫库尔班。”

    吴尽欢和中年人握了握手,他有种错觉,自己好像又回到了中国,他们这些人的汉语,一个个都是字正腔圆,完全没有一丁点外国人的口音和生硬。“库尔班先生,你好。”





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



好书要支持。
下一主题返回列表上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