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阅读,文字仅供大家学习参考写作,不定期删除,敬请及时阅读


    凯丽是喻连婷的秘书,平日里表现得一直都很成熟稳重,现在却慌乱得不成样子,吴尽欢预感事情肯定小不了。

    “你先等一下。”他看了一眼江俊杰,然后若无其事地站起身形,向阳台走了过去。

    进入阳台,他回手关上房门,问道:“凯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凯丽吞了口唾沫,颤声说道:“喻小姐在白沙瓦的附近被……被恐怖分子绑架了。”

    吴尽欢闻言眉头紧锁,下意识地问道:“你们去白沙瓦做什么?”

    白沙瓦是巴基斯坦西北边境省的省会。位于丝绸之路上,一座历史悠久的古城,但它也是世界上最危险的城市之一。

    主要是因为这里的部落多,武装势力也多,本地的部落之间有纷争,当地和外来武装势力之间也有纷争,部落和武装势力之【龙敌龙】间还有纷争,打来打去,乱成一锅粥。

    凯丽小心翼翼地说道:“公司投资的电站,就位于白沙瓦附近。”

    吴尽欢揉了揉额头,暗叹口气。喻连婷临走之前,只说她是去巴基斯坦,但并没有说具体是去哪个省,当时他正忙于处理丘子文的事,也恰恰疏忽了这一点。

    如果早知道她去的是西北边境省,他压根就不会让她去那里。

    他沉吟片刻,问道:“是什么时候的事?”

    “今天!就在刚刚!”

    吴尽欢看眼自己的手表,问道:“老爷子知道了吗?”

    “还不知道,我……我正要给老爷子打电话。”凯丽语无伦次地说道。

    “好,我知道了。”吴尽欢点点头,安慰道:“你不用慌张,中国人在巴基斯坦只要没有触碰到宗教这个底线,通常不太会有生命危险,对方想要的只是钱而已。我会乘最近的航班赶过去。”

    凯丽早已经六神无主了,听了吴尽欢的话,她的心情稍微平稳了一些,颤声说道:“吴先生,那我?”

    “你留在白沙瓦城,不要乱走,更不要私自去接触那些恐怖分子,还有,找中国领事馆以及当地的政府协助。”

    “好……好的,吴先生。”凯丽连声答应着。

    吴尽欢又安慰了凯丽几句,而后挂断电话,走回客厅。江俊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好奇地问道:“小七,怎么了?神秘兮兮的!”

    “没什么事,我得去一趟巴基斯坦。”

    “去巴基斯坦?为什么?”江俊杰满脸的茫然,不明白他为何突然要去巴基斯坦。

    吴尽欢轻描淡写地说道:“婷婷到巴基斯坦出差,我正好过去和她一起度个假。”

    最近丘子文的事,已经够让大家烦心的了,吴尽欢不想因为自己的事,再让大家继续跟着提心吊胆。

    别看他对凯丽说得轻松,很笃定的认为对方想要的只是赎金,但实际,西北边境省的情况要远比他说的复杂。

    通常情况下,当地的武装势力不会绑架中国人,一旦动了手,那肯定不是小事,他现在还不清楚喻连婷他们到底是怎么踩到了人家的底线。“原来是这样。”江俊杰闻言,提起来的心算是放了下来,他点点头,感叹道:“去旅旅游、散散心也好,最近的事情太多,让人烦躁。如果不是公司的事情等着我回去处理,我都想跟着你们一起出去玩玩。

    ”

    吴尽欢笑了,说道:“二哥,我今晚就动身。”

    “嗯,祝你一路顺风。”江俊杰拍了拍吴尽欢的胳膊。后者一笑,说道:“二哥这几天也累得够呛,今晚早点休息。”

    吴尽欢乘坐晚上十点的飞机,从S市去往巴基斯坦的首都伊斯兰堡。

    这次去往巴基斯坦,吴尽欢并没有带太多的人,随他同行的只有金、项猛、洪云芸、叶末四人。

    他这次巴基斯坦之行虽然是为了营救喻连婷,但动用武力的可能性不大,带去的人再多也没用。

    中国人到巴基斯坦短时间停留的话可以落地签,这为吴尽欢等人提供了不小的便利,起码不用提前申请签证了。

    行程有二十个小时,在翌日下午七点多,吴尽欢一行人抵达伊斯兰堡的布托国际机场。

    这座机场已经有些年头了,又小又破旧,而且十分的混乱,走在机场大厅里,小商小贩和乘客都挤在了一起。

    见到有拖着行李的游客,小商贩们便一股脑地涌过来,围在四周,叽里呱啦地说个不停。

    巴基斯坦的官方语言是乌尔都语,但很多人也能说英语,只是他们的英语和印度英语有着一拼。

    听他们讲话,让吴尽欢这个十分精通英语的人也只能边听边琢磨他们究竟要表达什么意思。

    看着四周凑过来的脸,以及伸过来的手,洪云芸缩了缩身子,凑到吴尽欢的身边,小声问道:“欢哥,他们想干什么?”

    “别紧张,他们没有恶意,都是的士司机,想让我们搭乘他们的的士。”吴尽欢用英语对周围的小商贩们说道:“我们不去伊斯兰堡市区,要转机去白沙瓦。”

    听闻这话,围在四周的小商贩们一哄而散,纷纷去寻找别的目标。最后,只有一名二十出头的青年没有离开,用半生不熟的汉语笑问道:“你们都是中国人?”

    吴尽欢看了看这名青年,巴基斯坦人的长相,皮肤略黑,一头的卷发,五官深邃,个子不高。他点点头,说道:“我们是中国人,你会说中国话?”

    “只会一点点。”青年比着手势,改用流利的英语说道:“我可以带你们去兑换卢比、买机票。”

    机场里混乱不堪,标识也太明显,第一次来到这里的吴尽欢等人还真需要一位当地的向导。吴尽欢含笑说道:“那就谢谢你了,我会付你小费的。”

    青年闻言,更加热情,主动帮着吴尽欢等人拖行李,然后带他们先去兑换卢比。

    吴尽欢等人来得比较匆忙,并没有在中国兑换卢比,好在有青年这位当地的向导,找到的中间商也算公道,以一比十五的价格兑换了三十万卢比。

    带他们去买机票的时候,青年碎碎唠叨着:“其实你们可以坐汽车去白沙瓦,汽车票一人只要两百卢比,坐飞机的话,一个人要好几万卢比呢!”

    吴尽欢解释道:“我们赶时间。”

    青年停下脚步,说道:“如果你们赶时间的话,就更不能坐飞机了。”

    “哈?”吴尽欢不解地看着青年。

    青年解释道:“从伊斯兰堡到白沙瓦的飞机通常都要转机,最快也要五、六个小时,慢一点的要十几二十几个小时,其实伊斯兰堡距离白沙瓦只有不到两百公里,坐汽车的话,最多两个多小时就到了。”

    人人都以为飞机要比汽车快,可在巴基斯坦,恰恰相反,汽车要比飞机快得多,只需顺着公路一直往前跑就好,不像飞机,要绕来绕去。明明只不到两百公里的路程,却要飞上几个小时才能到达。

    如果没有青年这个当地人,吴尽欢等人又哪能知道这些事?

    吴尽欢问道:“你知道怎么找气车吗?”

    “当然!我有车,我可以送你们去白沙瓦!”青年笑道。

    “你叫什么名字?”

    “迈哈勃布。”青年乐呵呵地说道。

    “好,迈哈勃布,你送我们去白沙瓦,我给你五万卢比。”

    迈哈勃布的眼睛顿是一亮,连连点头,应道:“没问题、没问题!都包在我身上!”

    在迈哈勃布的介绍下,吴尽欢等人放弃了乘坐飞机,改乘汽车去往白沙瓦。

    迈哈勃布的汽车是一辆商务车,总共三排座,坐下他们六人绰绰有余,行李一部分放在车厢里,另一部分绑在车顶上。

    伊斯兰堡还是挺漂亮的,也很有异域风情,街道平坦又宽敞,向车外的两旁观望,路边既有高楼大厦,也有矮平的土石建筑。

    等汽车开出市区,路边便没什么看头了。现在已经是晚上,能见度有限,即便能看得清楚,目光所及之处也都是光秃秃的黄土地。

    车行的速度比吴尽欢等人预想中要快,在公路上一路狂飙,当晚十点多种,吴尽欢等人便已抵达白沙瓦。

    白沙瓦可不同于伊斯兰堡,市内的路面不再是单纯的板油马路,还有很多被压得平平的土路。

    而且路边设立很多的哨卡,外面用水泥桩子围出界限,里面用布袋累成掩体,掩体内站着成群荷枪实弹的政府军士兵。

    塔利班在白沙瓦一带十分猖獗,时不时的对市区发起进攻,到处制造爆炸。迈哈勃布边开着车边讲述道:“不久前,塔利班还在白沙瓦炸毁了一家手机店。”

    吴尽欢随口问道:“为什么要炸毁手机店?”

    迈哈勃布正色说道:“塔利班认为人们不该用智能手机,智能手机会让人沉迷,变得不务正业,影响到了学习、工作,还有会大大缩减念古兰经的时间,这与教义是相违背的。”

    “哦。”吴尽欢淡淡应了一声,心里嘀咕:这纯粹是吃饱了撑的!他从口袋中逃出手机,给凯丽打去电话。

    “吴先生!”接到吴尽欢的电话,凯丽又惊又喜。

    “凯丽,现在有婷婷的消息吗?”

    “还没有!大使馆已经派人来白沙瓦了,巴基斯坦政府的人也去找那些恐怖分子谈判了,可他们就是不肯放人……”

    吴尽欢打断她的话,说道:“凯丽,你把你现在的地址发给我,我过去。”

    “吴先生,你到巴基斯坦了?”

    “我现在就在白沙瓦。”

    “啊?”凯丽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没想到吴尽欢来得这么快,昨天晚上自己打电话通知的他,今天晚上他竟然就到白沙瓦了!

    “好、好好!吴先生,我现在就把地址发给你。”

    挂断电话,没过多久,吴尽欢收到了凯丽发来的地址。吴尽欢把手机递给迈哈勃布,后者记下地址后,通过在电子地图找到确切的位置,开车送吴尽欢等人过去。过了有二十多分钟,汽车终于抵达目的地。这是一家名叫珍珠大陆的酒店,在白沙瓦算是最豪华的酒店之一。





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



好书要支持。
下一主题返回列表上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