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阅读,文字仅供大家学习参考写作,不定期删除,敬请及时阅读


    冯锐和丘子文并没有多熟,丘子文怎么样也和他无关,关键的问题是,丘子文和吴尽欢熟啊。

    看得出来,他两人的交情很不一般,现在丘子文当众把丘毅恒给杀了,那自己要不要抓人?

    若是不抓,现场有这么多的医生、护士还有刑警队的警员,自己能封住他们所有人的口吗?

    若是抓了,又会不会得罪吴尽欢?马玉川最后落得什么下场,只是想想都让人不寒而栗。

    冯锐急得抓耳挠腮,转头看向吴尽欢,满脸为难地说道:“吴先生,你看,你看这事?”

    此时的吴尽欢也是感觉一阵阵的头疼,他知道丘子文恨丘毅恒,也能理解他的心情,但没想到,丘子文恨丘毅恒恨到这个地步,甚至都不惜一命换一命的地步!

    这真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他原本还打算保住丘毅恒的命,借用警方的势力除掉刘嘉敏,打击刺堂,结果现在不仅丘毅恒死了,还把丘子文也搭进去了。人算不如天算啊!吴尽欢无力地抚了抚额头。坐在病床上的丘子文抬起头来,看看吴尽欢和江俊杰,慢慢的笑了出来,他仰天深吸口气,说道:“二哥、小七,你们不用再为我的事操心了,现在我也没什么

    未了的心愿了,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小七,你代我照顾好公司。”

    说着话,他又看向冯锐,正色道:“冯局长,你在这里帮我做个证明人,我现场正式立下口头遗嘱,如果我死了,合图传媒的股份便由吴尽欢来继承。”

    “这……这……”冯锐的脑门子见了汗珠子,事情到了这一步,他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了。

    “我不会帮你管理你的公司,我自己的事情已经足够多了,要管你就自己去管。”

    吴尽欢看也没看丘子文,对在场的几名医生说道:“我怀疑丘子文受刺激过度,现在正处于神志不清的状态,你们立刻帮他诊断一下。”

    旁人或许没听懂吴尽欢这番话的意思,但冯锐听懂了。【敌无龙】

    他怔了怔,而后啪的一声拍了下脑门,连连点头,附和道:“对对对,是神志不清了,丘子文肯定是神志不清,现在都开始胡言乱语了,你们赶快给他做出诊断。”

    神经出了问题,这一点是可以帮丘子文免罪的。冯锐对在场的众人说道:“医生留下,其它人都先出去!”

    在冯锐的指挥下,在场的护士、警员们纷纷退出病房。

    吴尽欢走到病床边,低头看着丘子文,握住他的手,贴近他耳边小声说道:“只管好好养伤,其他的事不用你操心,只要有我在,就不会让你有事。”丘子文闻言,再忍不住,抱着吴尽欢的腰身放声大哭起来。吴尽欢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将他慢慢推开,而后他挺直身形,转头看向在场的几名医生,说道:“丘子文的神经一定是出了问题,你们好好诊断

    ,谁要是诊断错了,可别怪我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在他说话的同时,金和项猛不约而同地将已经上了膛的手枪退膛,从枪膛中各退出一发子弹,拿在手里一本正经地看了看,然后揣进口袋,顺便把手枪别在后腰。

    这是赤裸裸的威胁啊!几名医生也不是傻子,哪能看不出来吴尽欢的警告之意,人们瞪大眼睛,呆了片刻,又齐刷刷地看向冯锐。

    冯锐可是市局长,吴尽欢当着市局长的面威胁他们,市局长不管吗?

    嗯!就真的不管!冯锐此时正背着手,扬着下巴,举目眺望窗外,对于吴尽欢的话,以及金和项猛的举动,置若罔闻,视而不见。

    见状,在场的医生们也就都懂了,吴尽欢这个人,是连冯锐这位市局长都惹不起的,更别说他们了。

    其中一名医生反应也快,急忙说道:“吴先生请放心,我们一定认真诊断,给吴先生一个满意的答复。”

    “很好,聪明人往往会比笨蛋得到的更多。”吴尽欢对说话的那名医生一笑,又扫视一眼其他的医生,再什么话都没多说,转身走出病房。

    江俊杰和冯锐等人也一同跟了出来。

    到了外面的走廊,冯锐尴尬地清了清喉咙,摊着手说道:“吴先生,我真没想到事情会搞成这个样子,这次是我失责了啊,没能保护好丘毅恒。”

    以退为进,这就是冯锐的聪明之处,不管自己有没有过错,先把过错揽到自己身上,这样一来,让人家想怪他都不好意思怪到他的头上。

    对于这位官场上的老油条,吴尽欢也没有好迁怒他的地方。他幽幽说道:“丘毅恒并不是唯一的幕后真凶,在他的背后还另有其人。”

    冯锐一惊,下意识地问道:“吴先生,在丘毅恒背后的人是?”

    “这起案子,如果真能破获,无疑会是一场惊动全国的大案子,对于冯局长而言,也会是一笔了不起的功绩,可惜,现在丘毅恒已经死了,一切都已成妄谈,不说也罢。”吴尽欢摇了摇头。

    冯锐的好奇心已经被他勾起来了,又哪有不听完的道理?他拉着吴尽欢向僻静之处走去,小声问道:“吴先生,是不是丘毅恒有说到他背后之人?”

    “冯局长想知道?”

    “当然。”

    “是泽帆公司的总经理,刘嘉敏。他找上丘毅恒,开价十个亿,买丘家手上合图传媒的股份,这也是丘毅恒为何会丧心病狂到要害死大哥全家的原因。”

    原来是这样!难怪丘毅恒在临死之前会提到什么十个亿呢!冯锐扼腕叹息地说道:“现在丘毅恒死了,没有了人证,无凭无据的,也无法再调查刘嘉敏了。”

    吴尽欢说道:“刘嘉敏和一个叫刺堂的黑帮组织有很深的瓜葛,在S市,也应该有刺堂的势力,我希望冯局长能派出人手,调查一下S市的刺堂势力,或许能从中找到些线索。”

    冯锐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正色说道:“谢谢吴先生告诉我这些,对这个叫刺堂的黑帮,我会重点‘关照’的!”

    稍顿,他话锋一转,问道:“吴先生,这丘先生的事?”

    “精神疾病应该可以规避一些法律上的责任吧?”

    “是可以,如果真确诊的话。”冯锐苦笑道:“不过一旦确诊了,虽然可以规避法律上的刑责,但接下来可是要在精神病院里接受精神方面的治疗啊!”

    “先免刑,接下来的事情都好办。”

    冯锐了然地点下头,是啊,有钱能使鬼推磨,只有钱给到位了,即便住在精神病院里也可以像疗养度假一样,过个一年半载,再向外宣布治疗成功,便可以像正常人一样出院了。

    吴尽欢含笑说道:“对于法律上的一些规避,我不太了解,还需要冯局长多多帮忙才是。”

    说着话,他扬起目光,看向站于冯锐身后的金。后者上前,从怀中掏出一张银行卡,随手放进冯锐的口袋中。

    他的动作很快,旁人看不到,但冯锐还是有所感觉,他下意识地要摸向口袋,吴尽欢拉住他的胳膊,含笑说道:“冯局长,一点心意而已,如果冯局长不收,就太不给面子了。”

    冯锐呆呆地看着吴尽欢,过了半晌,他吞了口唾沫,小声说道:“如此,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在吴尽欢的打点下,丘子文很顺利的被诊断出精神分裂。即便如此,他也不能再住在普通病房了,被转到监护病房,由警方负责看管,不能随意探望。

    一天忙碌下来,晚上回到公寓,吴尽欢和江俊杰都是身心俱疲。江俊杰瘫软在沙发上,仰天长叹一声,有气无力地说道:“六子怎么就这么冲动呢?”

    吴尽欢说道:“如果我是六哥的话,或许我也会这么做的。”当杀害自己父母的凶手就站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如果还能保持冷静,心如止水,那未免也太过冷血。

    江俊杰看向吴尽欢,问道:“六子以后怎么办?”

    “先在医院里养伤,等伤情好转,会被转到精神病院。”

    江俊杰忧心忡忡地说道:“进了精神病院,正常人都变成精神病了!”

    吴尽欢说道:“先在精神病院住一两个月吧,然后以身体原因,转到相对幽静点的地方做私人治疗。”

    “幽静点的地方?”

    “我觉得新华岛不错。二哥,你认为呢?”吴尽欢笑问道。

    江俊杰与吴尽欢对视片刻,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说道:“还是你的点子多!这哪是去治病啊,简直是去享受的!”

    他并不怀疑吴尽欢能说到但却做不到,这么多年的相处,吴尽欢是什么样的人,他早就清楚了,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他是不会把话说出口的。

    而且在他们这些兄弟当中,吴尽欢的能量的确是最大的。

    他问道:“对了,那个刘嘉敏怎么办?”

    吴尽欢收敛笑容,说到:“这个人倒是挺麻烦,主要是刺堂这个黑帮比较难办,它虽然没有洪门、青帮那样的实力,但在国内的实力倒也不容小觑。”

    关键还是他对刺堂的了解太少,就算想对付它,都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

    江俊杰若有所思地说道:“等回去之后,我也要好好查一查这个刺堂。”

    吴尽欢正色道:“二哥,你别自己行动,刺堂可不是等闲之辈,即便要动手,我们也得先做好万全的准备。”

    “嗯,我明白。”江俊杰随口应了一声。

    他们正说着话,吴尽欢的手机响起。他把电话接通,话筒里传来女人紧张的话声音:“请问,是吴先生吗?”

    “我是吴尽欢,你是……凯丽?”吴尽欢不确定问道。“吴先生,是我,喻小姐……喻小姐在巴基斯坦出事了!”打来电话的凯丽带着哭腔颤声说道。





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



好书要支持。
下一主题返回列表上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