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阅读,文字仅供大家学习参考写作,不定期删除,敬请及时阅读


    吴尽欢和江俊杰回到病房里,没等他俩开口说话,丘子文转过头来,问道:“还有什么事情是要背着我,不能让我知道的?”

    江俊杰愣了一下,连忙说道:“六子,没……没什么事,你好好养伤,争取早日出院,公司还等着你接手呢……”

    他话音未落,丘子文再次问道:“二哥,到底什么事?”

    江俊杰嘴唇动了动,欲言又止,最后无奈地看向吴尽欢。吴尽欢沉吟片刻,把手中的掌电递到丘子文面前,说道:“六哥,你叔叔受伤之后,我帮你转了病房。”

    “嗯。”丘子文先是看眼面前的掌电,而后又不解地看向吴尽欢。

    吴尽欢继续说道:“在你转了病房的当晚,便有两名杀手潜入医院来暗杀你。”

    丘子文脸色一变,问道:“还有这事?是谁派来的杀手?”

    吴尽欢没有再说话,而后将掌电上的视频点开。

    看完了整段的视频,丘子文更加迷惑,不明白这段视频有什么问题。吴尽欢说道:“和你叔叔一起吃饭的那个人,就是潜入医院里的杀手,他的名字叫赵沙。”

    听闻这话,丘子文呆住了,好半晌回不过来神。

    不用再仔细追问,事情已经很明显了,自己的叔叔和前来暗杀自己的杀手一起吃饭,那么究竟是谁派来的杀手,已不言而喻。

    过了半晌,丘子文的脸色又是一变,难以置信地问道:“车祸……难道车祸……”他眼中蒙起一层水雾,颤声问道:“车祸也是他搞的鬼?”

    吴尽欢摇摇头,说道:“现在还不好说。但,就算他不是主谋,也绝对是参与其中了。”

    丘子文猛的一挥手,把面前的掌电狠狠打飞出去,他再忍不住,抱着脑袋,放声大哭起来,“为什么?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吴尽欢和江俊杰默然。在利益的趋势下,一个人当真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脸面、良心乃至亲情,都统统弃之不顾。许久,听丘子文的哭声渐渐小了下去,江俊杰揉了揉眼睛,忍不住长叹一声,抽出几张纸巾,递到丘子文面前,说道:“六子,你也别太伤心了,你爸妈的仇,我和小七一定会帮你报的!”说着话,他弯下

    腰身,把摔在床下的掌电捡起来。

    丘子文拿着纸巾,捂在自己的脸上,哽咽着说道:“谁都不用!我要【无龙敌】自己来!”

    “六子……”江俊杰想说什么,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正当三人都沉默无语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敲门声。吴尽欢站起身形,走到房门前,打开向外一瞧,站在门外的人正是丘毅恒。

    见开门的人是吴尽欢,丘毅恒满脸堆笑地说道:“吴先生,今天我感觉自己的身体好了一些,便来看看子文,子文的伤势怎么样了?”

    看到丘毅恒,吴尽欢的第一反应就是不想让他进来。丘子文的情绪已经处于崩溃边缘,现在再看到他这个罪魁祸首,岂不要失控了?

    没等他说话,病房里的丘子文开口说道:“小七,让我小叔进来吧!”

    吴尽欢回头看了他一眼,此时,丘子文的眼睛虽然还是红通通的,但表情却恢复平静。突然之间,他感觉丘子文好像一下子成熟了许多。吴尽欢沉吟片刻,向旁退了退,让丘毅恒进来。

    丘毅恒没有注意到吴尽欢的反常,还和平时一样,乐呵呵地走进病房里,见丘子文的双眼哭得又红又肿,他惊讶地问道:“子文这是怎么了?”

    江俊杰脸色阴沉地说道:“我们刚刚告诉了子文,丘叔丘婶过世的消息。”

    丘毅恒先是惊讶,而后露出不满之色,埋怨道:“子文的身体还没好呢,你们怎么能现在就告诉他?”

    说着话,他走到病床前,面露悲色地说道:“子文啊,人死不能复生,你要节哀顺变啊,可千万别再伤到身子骨了,这段时间,公司的事你也不用操心,小叔会帮你照看好的。”

    丘子文听着丘毅恒‘情真意切’的话,突然咧嘴笑了出来,他幽幽说道:“小叔,如果我死了,不是正合你的心意吗?”

    丘毅恒怔住,呆呆地看着丘子文,过了一会他才反应过来,沉着脸说道:“子文,你这叫什么话?”

    “小叔是你做的吧?”

    “什么?什么是我做的?”

    “车祸。”丘子文的眼睛眨也不眨地直视着丘毅恒,冷冷说道。

    丘毅恒身子一震,急声说道:“子文,你在胡说些什么?”

    “我胡说?”丘子文向江俊杰伸了伸手,后者会意,将掌电打开,放到丘毅恒的面前,里面播放的正是那段监控录像的视频。

    看到这段视频,丘毅恒的脸色一瞬间变得惨白,喃喃说道:“怎么会……怎么会……”

    “怎么会?你和杀手在那么隐蔽的地方见面,又怎么会被我们发现,这段视频,又怎么会落在我们的手里,是吗?”

    江俊杰接话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丘毅恒,为了接掌合图传媒,你的心也真够毒的!”

    丘毅恒的表情变换不定,他下意识地倒退两步,转身要往外跑。

    这时候,房门打开,金和项猛走了进来,二人回手把房门关严、锁死,仿佛两尊门神似的,站在玄关处,将病房的出口堵了个严实合缝。

    见自己跑不出去,丘毅恒忙又转身,对病床上的丘子文说道:“子文,这……这是误会……”

    “误会?和你一起吃饭的人叫赵沙,他是潜入医院,要暗杀我的人!小叔,你现在还告诉我这是误会?”丘子文看着丘毅恒,眼中又有陌生又有仇恨。

    谁能想到,害死自己父母的人,竟然是自己的亲叔叔,这还不算,他还要致自己于死地。

    丘子文凝视着丘毅恒,一字一顿地说道:“我现在真想知道,你的心究竟是红的还是黑的!”

    丘毅恒的脸色越发的难看,想要说话,但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一个劲的吞咽唾沫。

    吴尽欢缓缓开口说道:“丘先生,你的确应该好好解释一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为何要这么做,是你自己的策划,还是听了旁人的指使。”

    “我……我……”丘毅恒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目光一个劲的向房门那边瞄。

    看出他还抱着侥幸心理,吴尽欢直截了当地说道:“既然今天把话都说开了,那我们就讲个清楚明白,如果你什么都不肯说,今天你肯定是走不出去了。”

    随着他的话音,金和项猛不约而同地从后腰抽出一把手枪,二人双手交错,将手枪上膛。

    见状,丘毅恒的脸色更加难看,向后一退再退,一直退到窗台前,他扭头向外望了望,这里是七楼,如果从这里跳出去,只会被摔个骨断筋折。

    “丘先生,我再等你的回答,不要再让我问你第二遍。”吴尽欢冷冷说道。

    金提着手枪,迈步向丘毅恒走过去。后者吓得一屁股坐到窗台上,尖声叫道:“别过来,再过来我就跳下去了!”

    没人会受他的威胁,丘子文看着他的眼神如同淬了毒似的,都恨不得饮其血、啖其肉。

    自己的威胁无效,阻止不了直奔自己而来的金,丘毅恒又扯脖子大叫道:“来人啊,救命啊……”

    他只喊出一声,金已到了他近前,伸手揪住他的头发,把他从窗台上一把扯到地上,紧接着,金一枪把砸了下去,正中丘毅恒的嘴巴。

    啪!丘毅恒嗷的痛叫一声,险些没当场疼晕过去。金把他的门牙硬生生地砸掉了两颗,丘毅恒的嘴巴里全是血水。

    金低头看了一眼哀嚎不止的丘毅恒,扬起手枪,对准他的脑袋,啪啪啪又连砸了好几下,顿时间,丘毅恒的头顶血流如注,人趴在地上,四肢都直抽搐。

    “别打了……别打了……”丘毅恒双手抱住血淋淋的脑袋,有气无力地颤声求饶道。

    金在他的头上又锤了一枪把,然后看向吴尽欢,得到后者的示意,他方把丘毅恒狠狠推开。

    吴尽欢说道:“丘先生,你还打算让我等多久?”

    “是……是刘……刘嘉敏主使我的,他……他说,只要……只要我能拿到大……大哥的股份,他可以给我十个亿,换我手中的股份,十……十个亿啊,我……我没有办法拒绝……”

    对刘嘉敏这个人,江俊杰和丘子文都不太熟悉,但吴尽欢和他打过交道。

    刘嘉敏是泽帆公司的总经理,泽帆公司是国内最大的游艇制造商,它也是圣庭游艇在国内最主要的竞争对手之一。

    虽说刘嘉敏有一个很正当又很光鲜亮丽的身份,不过根据吴尽欢的推测,这个人和黑帮刺堂有很深的关系,甚至,刘嘉敏很可能就是刺堂的人,而泽帆公司也是刺堂的白道产业。

    在Z市时,吴尽欢搞垮了刺堂的Z市分部,也正是从那时候开始,他渐渐关注起刺堂这个势力庞大的黑帮组织。

    “你说的刘嘉敏,是泽帆公司的总经理?”

    “是……是的。”

    “他要用十个亿买丘家手上的股份?”

    “是是的!”

    “你知不知道,六合曾出过上百亿买丘家的股份。”丘毅恒低下头,鲜血顺着他的头顶滴滴答答的向下流淌,他神志不清地说道:“大哥就是个死心眼,冥顽不灵的死心眼,他根本斗不过他们,还死抓着合图的股份不肯放手,就算我不去动他,早晚有一天他

    也得被这些股份害死,还……还不如让给我,我还能拿股份去换回十个亿……”

    听闻丘毅恒的这番心里话,丘子文一下子从病床上坐了起来,咬牙切齿地嘶吼道:“丘毅恒,你他妈还是人吗?你简直就是个畜生……”

    话没说完,他噗的一声吐出口血水。

    江俊杰吓得惊呼道:“六子!”

    把憋在胸口里的这口老血吐出去,丘子文反而感觉舒服了一些,脸色也恢复了些许的血色,他看向金,凝声道:“把枪给我!”

    金当然不会听他的。他非但没有把枪递过去,反而还退后了两步。吴尽欢向丘子文摆摆手,而后走到丘毅恒近前,说道:“赵沙是刘嘉敏派给你的?”

    “是……是,刘嘉敏……让他来协助我……”丘毅恒喘息着说道。

    这样看来,赵宏轩是被刺堂庇护起来了。可是刺堂不会无缘无故的去庇护他,由此可见,赵宏轩乃至刺堂的高层,很可能都已加入了共济会。只有是统一组织的兄弟,他们才会如此的帮衬对方。





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



好书要支持。
下一主题返回列表上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