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明星夫人 难结连理 第837章 我不想再入泥潭! 贵族丑丑



    谢谢阅读,文字仅供大家学习参考写作,不定期删除,敬请及时阅读


    短短半日间。

    这世界,就好像认不得了。

    小辈们承受的压力,实际上还是算不得什么的。

    当那一句“世间正好少一家”犹如利剑倒悬在所有曾图谋天易的世家之后,那天空的气氛都仿佛沉重如泰山。

    真不如从前了。

    这一次,竟连反抗的勇气,都似乎不曾有人升起。

    当他回来,便一切注定。

    “有大功于天下,英雄不死,却面对凄凄惨惨!”

    这句话,在所有人心头回荡。

    若换做云易那些牺牲的战友,他们或许不怕,毕竟这世间从来不缺阴暗。

    总有办法能够摆平那看似不堪的事实。

    但云易,一个早在数年前就已经确【龙敌龙】定其刚毅,世间莫有挡着的存在。

    他有权,有财,有势,有声望,有威严,有手段,有魄力,有决心……

    当然,人们不会忘。

    他还有胆魄,敢翻天覆地!

    没有人能猜度他的底线到底在哪里,只要能想得到,他似乎都能做的到。

    比如,在交代还没有来之前。

    几大互联网重要平台,便有一条震惊世界的消息发布了。

    “英雄不死,云易归来!”

    这一次和先前不同了,有图有真相。

    他西装笔挺,淡然的站在穆琳身边,含笑而立的身影,彻底暴露在世人面前。

    毫无疑问,只需一瞬间,全民沸腾了。

    整个中国,或者说凡是有华人和网络的地区,刹那间就只剩下了一个话题。

    云易归来!

    虽然那不久前的喧嚣已经得以平复,但这个名字,却早已刻进了当代人的血脉之中。

    这一次,相比之前的热血,不但没有减少,反而更加沸腾了。

    活着的当代英雄,岂能不引人注目?

    全球媒体应声而动!

    政治层面,很快给出回应:“铁血而战,我中华民族的脊梁不会崩塌!英雄不死,荣耀归来!”

    “云易活着归来,谁还敢再挑衅我中华!”

    “千军万马中,杀到天翻地覆,依然或者归来,云易不出,世界谁敢称兵王?”

    “小小南洋,岂能困住我中华英雄?”

    ……

    似一种志气,在人们心中升华,胆气突然之间便壮了。

    又是一种正义,在世间显现,他已经毫无疑问的获得了全民信任!

    生命洗就得荣耀,在爆发。

    媒体在蜂拥!

    商界在颤动!

    娱乐圈在狂舞!

    人们在雀跃!

    他影响着方方面面,没有人能够阻止他的消息传播。

    但很诧异!

    这种声势之下,又一条消息,竟杀出重围,直奔热榜!

    “重磅:云易归来,欲携天易迁离祖国!”

    很突冗!

    又似乎是笑话一般,这怎么可能?

    “好大的胆子,谁敢造谣?”

    “定是别有用心,挑拨离间!”

    “愚蠢,真以为咱们这么好摆弄,污到云易身上去了。”

    “哈哈……这消息比云易活着是谣传更让我震惊!”

    两条消息,同时吸引眼球。

    只是,人们已经不用判断便分出了真假。

    但,这一刻,在有心人眼中,却是吓得浑身发麻。

    “他不敢吧?”有人牙齿打颤!

    “定然不敢!”有人咬牙切齿!

    “但他绝对有胆量将事实爆出,翻了这条船!”

    沉默了。

    有心人都明白,这条消息代表着什么。

    云易的确不会叛国,但却没有人能负得起他一怒之下将事情爆出的后果。

    虽然,这并没有好处,至少即便是上层,也绝对不愿意见到。

    民心不会接受这种事啊!

    稍一出事,那沸腾将是山崩海啸,没人能负得起责。

    但曾为穆琳战天下的云易,谁敢怀疑他此时的怒火?

    谁敢说一句,他不敢?

    交代!

    他要交代,在大家还来不及准备的时候,他就已经要开始动手,这态度很可怕!

    云家。

    云泰被送回京的消息,已经传到了云木一这里。

    那句禁足,也已传回来。

    然而,此时此刻,云木一却是深沉道了极致,他已经清晰明白了。

    “他……和以前不同了!”

    云木一的深沉话语,让夫人心中惊颤:“阿桐呢,让阿桐去……还有云芝!”

    娘家的电话一道接一道的打来,赵前等人还没能出临海就已经被带走了。

    这简直是晴天霹雳,虽然都并非是从政的后辈,但如此多人,全部被拿下,谁家也受不了啊。

    而此时夫人却已经关注不到这些了,再亲的人,也没有自己儿子亲啊。

    云泰被禁足终身,那岂不是废了吗?

    很明显,云易这次已经动了真火,连云家也不认了,所有人还没收拾之前,便先拿云家开了刀。

    这便是交代之一。

    云木一沉沉的叹口气,他真的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今天。

    然而,并不等他打电话,电话就响起了。

    “阿桐!”云木一眼睛微亮,看向夫人。

    “快,他说话云易会听……”夫人连连道。

    云木一心中一抽,他才是云家家主啊!

    但能奈何,当真正和云易面对面碰上,当真正翻脸,他才明白云易真的已经成了气候,实际上,应该说多年前便应该有这个感悟,只是一直没有正视,从没有正视过有朝一日会和云易为敌。

    电话接通。

    “阿桐,你都知道了……”云木一直言道。

    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那一项守礼的桐叔,却是打断了他的声音,话语中充满了疲惫和不忿:“大哥,这一次你们真的伤到云易了,别说我不行,恐怕就是老爷子在世,也压不住他了!”

    云木一的眼皮骤然狂抽。

    老爷子在世也压不住?

    “他也姓云,是要将云家毁了吗?”云木一低吼道。

    “你也知道他也姓云,为什么要做到这种程度?”桐叔也压制不住怒火。

    “我也是为了云家好……”云木一道。

    “他给了我一句话……”桐叔再次打断了他的声音。

    云木一站起身来,微顿道:“他想怎么样?”

    “京城云家护不住云姓,临海云家可以!”桐叔的声音也不由得为这句话而发干。

    “他疯了!”云木一几乎刹那间,便再也抑制不住自己那深沉的威严,而是陡然一声狂吼,随即狠狠将电话砸了。

    他这突然的举动,让一边的夫人吓呆了。

    多少年来,何曾见过云木一如此表现。

    “怎,怎么了?”夫人颤抖道。

    云木一回头看向她,某种竟有了血红:“他要毁了云家!”

    ……………………

    ……

    董事长办公室。

    云易第一次来,此时正和穆琳,兰若坐在一起。

    “云易!”穆琳此刻脸上明显有些惊色,望着云易担忧的开口。

    兰若也没有了先前的气势,此刻那张小脸上,满是忐忑。

    这一切,就要从云易对桐叔说出那句话开始了。

    什么意思?

    很明显的意思,京城云家没用了,那便不要了。

    有他在,大不了再竖起一个云家。

    云易看向她们俩人,眸子中微闪,但很快又坚定下来道:“不用再说了,我心里有数!”

    说完,他站起身来到窗子边站立,背对两人。

    “穆琳,姐,他们已经习惯了索取,别以为我回来了就太平,这一次如果我放过他们,今后我们依然不会有太平日子过!”

    “当年我就明白这个道理,在大家族里,没有什么能够不掺杂利益。他们认为这是正常的,因为云家的利益是大家共享的。所以在要求别人付出的时候,他们心安理得。”

    “和穆琳结婚的时候,父亲是希望我从政的,但我还是选择了经商,当时就是抱着远离这些的目的。但一切的错误,就在,我最终还是心不死。当云家有难,我让穆琳唱了《春天的故事》!”

    “这一步,在正常家庭来说,我应该是有功的,应该被夸赞的。但是在云家,却不是这样。”

    “他们看到的是原来我也可以付出,我也有价值可以被索取!”

    “我很清楚他们的想法,但他们却忽视了我的想法,他们忘了,在分享云家利益的人之中,并没有我们临海云家。”

    “不过,他们并不这么认为,他们认为我姓云,就已经分享了利益,所以我应该被索取。”

    “其实,我从来不对这一点买账,就凭一个云字,束缚不了我。我姓云,但我临海一家,我只身站在门口,就足以挡风遮雨,何须对他们屈膝相迎?”

    “但,说来可笑,我看似强硬,但最终却还是逃不过。”

    “爷爷在世,我身为孙儿,也不能看着云家有难,他老人家八十高龄还出山吧!”

    “父母关心云家兴衰,我总不能视而不见吧!”

    “而且,最无奈的是我心中时常不安,若有一日,我有难!云家终究是我家,他们终究是我的亲人,帮助他们让他们更好,总不是坏事。而当我有难时,你们也算是有了一个让我安心的托付!”

    “我一次次虽不愿,明知会越陷越深,甚至知道,再这样下去,我恐怕不得善终,却迫不得已之下,还是只能站在他们一边,被他们索取价值!”

    “我沉默的面对这一切,并且始终坚持不去分享云家的利益,这源于我自己有能力,也源于我始终希望我的付出,能够在将来保我一家平安!”

    “但,结果,他们真的超出了我的底线,利益挣扎之下,他们已经没有了底线,爷爷虽然过世,但这才是第二代,他们是亲兄弟,我和云泰他们也可谓是嫡亲堂兄弟。现在便如此,下一代关系再疏远一些呢?”

    “这一次,他们也算是让我彻底看清了,不再抱有那份幻想。而且,你们也应该清楚认识到一点,不要以为,这一次他们会因为所作所为而惭愧,我可以百分百确认,这一次我如果轻轻放手了,那么在不久的将来,他们必然会再次利用我,将我再次拖入泥潭!”

    “不要以为他们没有手段,父母,小姑,桐叔,甚至已经去世的爷爷,只要我心底不冷血,那么就有一万种方法逼我就范!而且,当我再一次遇难,你们还是会承受一样的结局,因为,他们不疼,他们始终将我压制在情义下,不得动弹。他们不会因此而付出任何代价,怎么会怕?”

    云易转身,眼中精光闪烁:“他们从来没有真正了解我,云?我姓的不是他们的云!”





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



书中自有千钟粟;书中自有黄金屋;
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车马多如簇。
以迅速回贴为荣,以看贴不回为耻。
好书要支持。
下一主题返回列表上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