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剑主 第四卷 万法永恒 第九百九十九章 磨灭 (终章) 滚开



    谢谢阅读,文字仅供大家学习参考写作,不定期删除,敬请及时阅读


    时间如同光,从林新身边划过流逝。

    他端坐在社清山上,周围光阴变化。

    尼诺星从最初的土黄色,渐渐变成淡绿色,然后是淡蓝色。

    最后慢慢开始朝着微黑色转化。

    而附近的那颗恒星,被命名为安吉里拉的巨大恒星,也逐渐开始降温。

    时光太久太久了,久到林新已经记不起自己来到这里多少年了。

    恒星的热量每况日下,太阳风的频率也开始逐渐变弱。

    渐渐的,恒星开始坍缩,开始缩小,变冷。

    整个太阳系逐渐开始陷入冰冷和死寂。

    没有了太阳的温暖,尼诺星也渐渐失去了往日的生机。

    林新在社清山上等着,等待自己播下的种子传承崛起,可惜。。三个种子撒下去后,如同撒入大海的砂砾,没有半点动静。

    直到一艘巨大无比的运输飞船朝着外太空缓缓驶离这里。

    他也没能从其中感受到一丝丝和他有关的气息。

    甚至连方狱的气息也没有。

    “生命就是这样,一轮轮的循环。”

    咏星神又开口了。

    “这样的生活毫无意义,看得多了,也就这样了。”

    林新有些可惜。

    他将神风剑决传下去,最为期待的,其实是看看有没有人能将怜悯之剑领悟出。

    神风剑决是一套很奇妙的剑诀,它没有先后顺序,能先领悟哪一种剑,就先领悟那种。

    所以就算有人能一开始就领悟怜悯之剑,林新也不会有任何奇怪。

    可惜的是,直到最后,他也没能看到有人领悟怜悯之剑。

    三大宝典是可以密传的,这点他早就设置好了。

    但依旧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算了,走吧。”

    【敌无龙】林新同样也厌倦了。

    他有些理解原初者们为什么不愿意现身了。

    对于他们而言,宇宙就是不断的重复循环电影。

    一切的主题都只是重演,毫无意义。看得太多,再精彩的故事也会腻味。

    “你想通了?”咏星神笑了笑。

    “确实毫无意义。”林新淡淡道。

    以他的变态本质,直接吞噬,便可以疯狂的强化自身,甚至到最后连大宇宙都可能吞噬殆尽。

    可这样又有什么意义。

    “走吧,去虚言湖。”

    他缓缓闭上眼,庞大恐怖到极点的思维迅速一动。

    整个社清山轰鸣一声,直接冲入了三十三天最高处的一层。

    第三十三层天界·恒沙天。

    再度睁开眼时,林新看到的是无数画卷在自己身边闪耀飞舞。

    仿佛电影被按下了无数倍的加速键,画面的闪烁飞掠就算是他的思维速度,也有些跟不上。

    速度太快了,一亿年的光阴甚至就在一瞬间就浮光掠影闪烁而过。而且还是按照一秒秒的画面展现。

    展现区域则是一处处他曾经熟悉的,呆过的地方。

    不得已下,林新开始调动原界的力量,庞大恐怖的属性力量疯狂涌入体内。

    他渐渐也变得能跟上光影的闪烁了。

    咏星神没有再出现。

    这片彩色空间中只有他一个。

    这里也没有其他什么东西能够待得住。没有永恒本质的存在,在这里瞬间就会被无数年的光阴流逝,烧成灰烬都不剩。

    世界上最强大的力量,或许没有什么能够比得上时间了。

    林新脖子上的金色眼睛不断开合,领悟这光阴流逝的其中规律。

    渐渐的,他开始对时光的流动越来越熟悉,越来越清晰。

    百年时间转瞬即逝。

    再度回过神来,还是咏星神又来提醒。

    他体内因为有着咏星神的一部分力量血脉,所以两人联系异常紧密而简单。

    “时间到了,你的宇宙快要崩灭了。也快到虚言湖的时间了。”

    在毁灭和初始的瞬间,九大宇宙会有一瞬的勾连。那里就是虚言湖的所在。

    林新回过神,思维一动。

    他瞬间又破开第三十三天界,整个人连同社清山一起,猛地破开界膜,冲入大宇宙。

    轰

    刚刚出来时,他身边一颗黑洞直接崩溃爆炸。

    里面吸纳了无数年的无数物质,像是一个巨大的垃圾箱,轰然散开。

    无以计数的物质和能量,被光和热还有巨大的冲击力炸散,推动着朝其余区域覆盖而去。

    林新所在的区域就挨着黑洞不到一光年。

    但巨大的爆炸威力,在快要触及到他时,便自动避开,仿佛这里有着一块巨大礁石,无法摧毁。

    “这就是宇宙末日?”

    林新环顾四周,他的思维在一瞬间,便扫描了四周数十亿光年的范围。

    无数的恒星黑洞都在爆炸,所有的行星物质,堵在湮灭。

    物质湮灭爆发出的能量是毁灭性的。

    每一秒钟,就有能毁灭上千万个道祖的恐怖力量,在林新身边区域不断碾压爆发。

    整个宇宙在一种规则崩溃的连锁反应下,所有一切的物理法则都崩塌了。

    只剩下不同层级之间,蕴含能量的自由爆发。

    规则就像是一张巨大的网格,将不同的层级能级划分开,将其中的能量也划分开。

    而现在,网格断裂了。

    不同层面的能量交汇在一起,形成史无前例的巨大毁灭。

    林新长叹一口气。

    在这种无数毁灭能量聚集的地方,他只一瞬间,就找到了虚言湖所在的位置。

    那是所有能量风暴唯一没有波及的地方。

    那里仿佛有着一种奇异的力量,保护着它不受外界影响。

    林新轻轻往前一飞,身体顿时爆射而出,狠狠撞入一片莫名的极其细微微小的物质内部。

    “这不就是第六十六层以下的深渊么?”

    他忽然反应过来。

    他此时已经变得无限小了,比宇宙中最小的粒子还要小无数倍。

    虚言湖,与其说是一个湖,不如说是一颗宇宙粒子内部无限细小的一小块空间。

    这颗粒子存在的时间极短,其体积也极小。

    一般存在根本连发觉都没法发觉。

    林新一进入这片空间。

    第一眼看到的,是一片蔚蓝色的椭圆形小湖。

    湖水蓝得像宝石一样纯净,里面不时能看到细小的电弧在跳跃流动。

    “欢迎你,我们的同胞。”

    一个扭曲尖锐的声音从湖边传来。

    林新一眼望去,看到的是一团模糊不清的马赛克。

    马赛克似乎是人形,但浑身不断扭曲着,无时无刻不在释放巨量的彩色烟雾。以至于让人根本看不清他的本体是什么。

    “我是恐惧。”这一位声音虽然尖锐,但语气很温和。

    “我的本质是存在,永恒存在。

    那么你可以叫我永恒剑主。”

    林新回答道。

    “也好,永恒剑主,嘿嘿,我活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到本质是存在永恒的圣人。”

    恐惧笑着道。

    “你来了?”风暴从湖水一侧浮现出来,此时的他是一身漆黑长袍,头上有着密密麻麻无数的触须一样的黑色犄角,全部犄角都向后弯曲,他的身后是一片燃烧的漆黑火焰。

    “原初者的聚会,是为了什么目的?”林新点点头,追问道。

    “目的?没有什么目的,我们唯一的愿望就是突破桎梏,成就太初。

    至于聚会,这就像是你和几个朋友在家里不时的会聚一聚一样。没有什么意义,就是排解一下寂寞无趣。”风暴平静道。

    “九大原初宇宙,现在终于到齐了。”

    另一个身影缓缓从虚言湖的一侧浮现出来。

    那是一团漩涡一样的黑暗。除了黑暗,里面什么也没有。林新感应过去,甚至感应不到任何存在的生命气息。

    “你好,新人,我是黑暗,九大宇宙一切与黑暗有关的存在,都归属于我。是我的一部分。”

    这团黑暗低沉说着。

    “其余几个呢?”

    风暴询问。

    “咏星神不是早就到了么?”

    “阿罗嘉呢?”

    “它家大宇宙在造反,它忙着镇压。”

    “那秩序呢?”

    “在重建法则,他认为现在的宇宙法则太过脆弱,需要重新修正。他的大宇宙里,成神的生命太多了,需要削减一些。”

    几位闲聊中,很快又来了一个。

    这次是一位长着鹿头人身的年轻女人。

    她披着星光闪烁的黑色斗篷,手里握着一把粗糙的桐木手杖。

    “我是布拉玛·玛琉戈斯·极昼者。欢迎你,我们的新同胞。”

    女人神情柔和的向着林新打招呼。

    “您可以叫我永恒剑主,我的名字是林新。”

    林新回以微笑。

    “我知道你,本质是永恒的圣人。。”

    玛琉戈斯似乎早就对林新有所关注了。

    “我的本质是光,所有有光的地方,所有的太阳,其光和热都来自于我。”

    “他的本质,不只是存在永恒。”

    另一个阴沉的女子声音传来。

    林新偏过头看去。

    从虚言湖一侧现身走出的,是一名长着一百个脑袋的巨大怪物人形。

    她背着她的一百个头颅,就像是顶着一个巨大的杂色蘑菇伞,步履蹒跚的在虚言湖边上浮现出来。

    “毁灭,你怎么现在才到。”

    咏星神略微有些不高兴。

    “有些事耽搁了。不过现在到也不晚。”毁灭回答道。

    “我的本质。。就是存在,永恒的存在。”

    林新认真回答。

    “我能问问,你本质依托是什么么?”

    毁灭低声问。

    林新低下头,思索片刻,然后抬起头认真回答道。

    “我的本质依托于认知。

    只要是知晓并认知到我的存在,就可以为我提供一份力量和根源。只要还有一个这样的存在留存在世上,我就永不消亡。”

    “所以,我们之中,你才是最可能触摸到太初的一个。”毁灭认真道。

    “只要还有谁听过你的名,或者知晓你的事迹,你便永远不会消亡。”

    “你的意思是。。让他去试试心核之窗?”

    极昼者玛琉戈斯皱眉道。

    “每一位原初者的产生,都会在太初的注视下被确定。

    也就是说,永恒剑主的崛起,同样是被太初认知到了的。理论上,林新是可以通过这份认知,触摸到太初的层次。”

    毁灭低沉解释。

    “追求太初,有什么意义?”林新并不感兴趣,他才成为原初没几天,都还没熟悉这个全新的身份,让他去追求什么太初,简直就是无聊。

    “意义?”

    几个原初一下沉默了。

    “要说意义,我们也不知道什么意义。只是全当无聊了。”

    咏星神苦笑。

    “更多的是一种向往,一种好奇吧。”

    极昼者玛琉戈斯回答。

    “好奇?”林新笑了笑。

    “那等我活得腻味了,再去看看太初到底有什么不同吧。不过现在,我想先掌握时间的控制。

    还有很多东西,很多遗憾,我想要回去弥补。”

    “也是。。你还年轻,一次大循环也没经历过。”风暴顿时了然,知道了他想做什么。

    大循环不只是说的一个大宇宙的毁灭,而是九大原初宇宙的同时毁灭,达到同调的瞬间,才能算是一次大循环。

    “掌握时间的方法其实很简单。”他手一挥,顿时一道彩色光球飞射而出,瞬间悬浮在林新身前。

    林新伸手去触碰这颗光球。

    顿时大量关于如何利用自身永恒本质,去影响并操纵时光的办法,直接出现在了他脑海中。

    “你想复活自己曾经的最重要的生命?”

    咏星神问道。

    “是啊,有些东西,总要亲自尝试过之后,才会厌倦。”

    林新不只是想复活萧玲玲安颖她们,他还想回最初的地球去看看。去看看自己是如何觉醒自己的永恒本质的。

    虽然不能干涉自己的历史,但观察观看还是可以的。

    还有几位原初者没到,但在场的原初者们,对于林新的选择,更多的是遗憾。

    “看来得多等一个循环了。”

    极昼者玛琉戈斯耸耸肩道。

    “我们最不缺的,就是时间,不是吗?”

    风暴却是无所谓道。

    “有些东西,有些人,总是想要让其停留在最美好的时间。我只是想回到以前,把那时候的一切记录下来,直到我厌倦。”

    林新微笑起来。

    “美好总是难得而短暂的,努力想要留下美好,换来的只能是变质。”

    咏星神提醒了句。

    “但我不同。”

    林新顿时笑了。

    “因为我是永恒。所以我的美好,会随着我的永存而永远存在下去,不是吗?”

    “永恒的美好?”

    咏星神沉吟了下,随即也流露出一丝微笑。

    “那么,便祝你成功吧。”

    “多谢。”

    林新得到了想要得到的,转过身,便缓缓朝着自己来时的大宇宙离去。

    他还有很多事要做,操纵时光回到数千亿年以前,甚至更早的时候,这样的工作量可不是简简单单就能办到的。

    至于太初,以后总会有机会,等他腻味了,或许就会去尝试。

    他拼搏挣扎了一辈子,现在终于有机会能稍稍休息下了。





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



主题颇具新意,内容紧凑,情节跌荡起伏,人物特点分明,关键处,总有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变化!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涘。
溯洄从之,道阻且右。溯游从之,宛在水中沚。
开心就好
感谢转载。
~( ̄▽ ̄~)~~( ̄▽ ̄~)~
下一主题返回列表上一主题